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娘,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一听这菜名呀我就知道,你这侄女呀绝对是个见过世面。”姜姐笑着对孙二娘说,接着又转过头来,对夏叶说:“姑娘,你这光说自己会做吧,我也看不出你这手艺到底如何,这做菜最主要的就是味道,我这儿呀今日定好有条鲈鱼,不如,你就给我们做到清蒸鲈鱼来给我们尝尝鲜,如何呀?”

    夏叶在心中也隐约猜出了这姜姐的意思,这偌大的厨房就她一个人忙活,定是顾不过来,若是自己今日能做的好这道菜,姜姐定会将自己留在公子府中,这个个大机会,只要留下来,何愁见不到公子暮歌,何愁找不到线索呢,夏叶暗暗下定了决心,一边将自己的袖子挽起,一边笑着对姜姐说:“我自然全听姜姐的安排。”

    夏叶此时是信心满满,一边的孙二娘却是忧心忡忡,她未曾料想到姜姐会真的让夏叶当场做菜,这一举一动都在姜姐的眼皮子底下,就连她想给夏叶帮把手也是不容易的,而且就是她自己也没吃过夏叶说的三道菜,说起来帮手也是无从帮起,孙二娘转头再看夏叶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下也稍稍安稳了一些,又转头对姜姐说道:“我这侄女还小,要是一会儿哪里做的不好,还望姜姐能多加提点,不要怪罪。”

    姜姐自然听懂了孙二娘话中的意思,她转眼看看夏叶,又对孙二娘笑着说:“二娘莫要担心,我看你家这侄女是个心中有数之人,你放心,我自然不会无故责怪于她。”听了姜姐这话,孙二娘的心终于稍稍放下,那边夏叶也听出了孙二娘是在为自己担心,怕自己到时搞砸了会被姜姐责怪,于是她趁着姜姐不注意悄悄地按了按孙二娘的手,就像二娘今日在城门之时对她做的一样,让二娘宽心。

    孙二娘转头看了看夏叶,心中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随即退到了一边,静静看着。

    姜姐将夏叶领到灶台边上,给夏叶简单说了说,油盐酱醋的位置,又往灶里填了一把柴,然后就退到了一边,仔细地观察这夏叶。

    夏叶默默地在心中将姜姐刚才讲的回放了一遍,然后一手便将鲈鱼自水中捞出,朝案板上一方,右手持刀便开始开膛破肚。

    姜姐跟孙二娘在旁边开着,无一不目瞪口呆,夏叶这架势分明如同多年掌勺的厨子一般,既熟练又细致,而且刀工了得。

    姜姐慢慢地走上前去,想再看得仔细一些,刚上前一步便看到夏叶在鱼身上划了几道,这么短的时间已然将鱼处理好了。姜姐做了二十年的厨子,自己也不敢说自己会比夏叶处理的好或是快,不禁在心中啧啧称奇,由衷地将夏叶赞叹了一番。

    此刻孙二娘的心也是彻底地放下了,原来这姑娘并不是随口胡说的,这手上确实是有手艺的人。

    而此刻在夏叶心中却想的是,自己这好久没有动过手,手艺已然都有也生疏了。她随手拿了一些葱姜蒜,快速地将它们从块儿切成片然后再切成丝,接着夏叶将它们塞到鲈鱼的肚中,便将鱼放到蒸屉之中蒸上,完事之后夏叶不禁伸手用衣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微微一笑这第一步总算是做好了。

    姜姐看着夏叶整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会心的笑了笑,在心中暗暗想着,只要这菜出锅之后的味道大差不差,这姑娘呀她是留定了。

    将鱼蒸上之后,夏叶这边开始调汤汁,她将佐料放到锅中不断地翻炒着,慢慢地把汤汁中的香气全都翻炒出来,在熬着汤汁的时候,夏叶也不忘一直注意这那蒸屉中的鱼,这鱼肉多蒸一分就会觉得柴,少蒸一分就会觉得腥,所以这最难把握的就是火候。夏叶一停不停地看着蒸屉,心中默默地计算着时间。

    姜姐自然也知道这道理,默默地观察着夏叶想看她到底什么时候起锅,孙二娘虽也在自己做了许多年的饭,但是都是些粗茶淡饭,也不懂什么讲究,遂靠近姜姐身边,低声问道:“姜姐,我家侄女这是在等什么呢?”姜姐也扭头低声地答着:“这是在等那鲈鱼蒸好呢。”

    姜姐在扭回头来的时候,夏叶已经将鲈鱼从蒸屉中拿出,浇上汤汁,复又撒上了一些葱花,这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清蒸鲈鱼就做好了。

    夏叶转过身来,笑着对姜姐和孙二娘说:“菜做好了,还请姜姐跟二娘来尝尝。”

    姜姐跟孙二娘立即点了点头,一人拿上了一双筷子,只是这刚提起筷子却不忍下手。孙二娘对着姜姐,笑着说:“姜姐,你先下筷吧,像我们这种粗鄙之人吃着什么都是香的,也分不出什么好坏来。”

    姜姐也对孙二娘笑了笑,答道:“二娘,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这做的不也就是个伺候人的差事,再说了,这是你自家侄女做的,咱们呀就一起动筷吧。”

    孙二娘听到姜姐如是说,觉着有理,便一起动了筷。

    公子初起疑

    姜姐和孙二娘二人嘴里分别嚼着一块鱼肉,半天没说一句话,这厢可把夏叶急的不轻,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自己有段日子没做,手艺生疏了,不过即使生疏了,味道应是不会太差才对。

    夏叶这心里打起了鼓,接着便看到姜姐已然将筷子放下了,夏叶看着她的面色还倒如常,不过似是没有半分欢喜之情,不会是自己真的搞砸了吧。夏叶再看看二娘,二娘嘴里还在嚼着,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夏叶的心头,她悄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另拿了一双筷子夹了一块儿鱼肉放入自己嘴中细细地嚼着,那鱼肉入口松软又不失弹性,味道既保留了鱼肉本身的鲜美又加上汤汁的融合,简直好吃极了!

    “哎呀,二娘呀,你这侄女真是深藏不漏呀,这样年纪轻轻地居然还有这样一手的好厨艺,我这二十多年的厨子真是白做了呦。”姜姐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夏叶,又转身对孙二娘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