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点点头,默默地记在心中。又过了片刻,二人走到了一处幽静的院落,若是不知这里是公子暮歌的住所,夏叶还以为此处是什么世外桃源呢,这公子府中本就清静,但是这个院落是可以用极静来形容的,除了她跟姜姐,夏叶全然感觉不到这个院中有活物的气息,不过院中的花草树木倒是繁多,还有一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潺潺流水,夏叶此时越发地想见见公子暮歌的模样,想象着或许有一天她能跟公子暮歌如朋友一般开怀畅饮一番。

    姜姐带着夏叶穿梭在这院落之中,不一会儿便到了一处房门前,姜姐给夏叶使了个眼色,夏叶立即领会姜姐这个在跟她说到了,让她一会儿小心说话,遂马上点了点头作为回应。看到夏叶回应,姜姐才抬手轻轻地敲了两下门,轻声说道:“公子,奴婢带夏叶来了。”

    门中并无回应,也没任何响动,姜姐只是低着头在等着,再未出声,夏叶虽觉得这气氛有些诡异,但此刻心中还十分惊慌且未拿定主意,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又过了一会儿有清幽的男声从屋内传来:“姜姐,你先下去吧,让她自己进来。”

    虽隔着房门,姜姐依旧恭敬地行了个礼,然后悄悄给夏叶使了个眼色,便转身往院外走去。

    夏叶深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想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然后伸手推开了房门,又将房门轻轻管好,才低着头转过身来,也不知公子暮歌身在何处,便行礼道:“奴婢夏叶拜见公子。”

    “罢了,进来吧。”公子暮歌的声音自夏叶右侧传来,夏叶悄悄抬头一看,见一身材欣长的男子正站在她的右侧低着头写着什么,此人身着一身白衣似是不染纤尘,夏叶一时十分好奇,她一步步地走近,想看清楚他那张专注的脸,还想看看他究竟在写些什么。却不想男子突然抬起头来,与夏叶四目相对,夏叶如触电一般底下头去,心中暗自惊叹好精致的一张脸,如下凡的仙人一般,她之前一直以为公子暮歌会如其他教书先生一般一身的书卷气,满脑袋的迂腐之言,如今看来却不尽然,公子暮歌身上虽也有些书卷的气息,单完全不会让人感觉死气沉沉,他身如玉树,看起来也并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公子李暮歌,暮歌,此人真的如朝暮之歌声一般,于无形之中沁入人心。

    夏叶低着头,心中更加凌乱,她此刻才想起姜姐刚才嘱咐她的话,万一要是真的触及到了公子暮歌的逆鳞,往后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夏叶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生怕再出错。

    公子暮歌看着眼前的夏叶,突然觉得她十分有趣,而且她那双眼睛好像一个人。“你就是夏叶?”片刻之后夏叶才听到公子暮歌说出了这句话。

    “正是奴婢。”夏叶依旧低着头,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公子暮歌语气平常,但是却听得夏叶心中一惊,强自稳定心神之后,夏叶才慢慢地抬起头,眸如清水地看着公子暮歌。

    公子暮歌直视着夏叶的眼睛,一种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能散去,原来这个丫鬟的眼睛像她。公子暮歌陷入悠远的回忆之中,不能自拔,他的眼前突然看到一个身着红衣的妙龄女子笑,她那双眼睛如清水一边静静地望着他,然后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暮歌,暮歌……”

    夏叶察觉到公子暮歌的愣神,不过到底要不要叫他这件事情上有些拿不定注意,不过她也没有纠结太久,因为很快,公子暮歌便自己回过神来。公子暮歌只又将夏叶上下打量了一眼,轻咳了一声说道:“你长得很像我的一个故人。”

    夏叶此刻心中不可谓不惊异,她想起之前在满香居中听别人提起过有关罗月国当今圣上的事情,人人都说那个是如仙女一般的人,不过公子不也像仙人一样吗?家世也还可以,那为何……夏叶想到这儿,抬手喝了一口酒,然后擦擦嘴问道:“公子,虽然圣上身份尊贵,但是对你来说也不见得是高不可攀呀,既然已相思入骨,何不放手一试?”

    公子暮歌听到夏叶的话,转头看着她,眼神中略有些复杂:“姑娘在我罗月逗留了有些日子了,可曾听说过圣上要选妃的消息?”夏叶冲他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夏叶白日里确实从蔡老板那里听说过。

    公子暮歌看着手中的酒壶,嘴角扯出一个弧度,接着说道:“我罗月国自先祖立国之时便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每位女皇除了要立一个男皇之外,必须还要立下三个贵妃,男皇跟贵妃都要从在朝官员的家眷之中挑选。”“公子的意思是说,你府上现在无人在朝为官,所以不能参加这选妃?”夏叶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打断了他。

    公子暮歌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只是在暮歌心中,真正的爱只能给一个人,得一人之心,白首不离,这才是暮歌想要的生活……”“哦,我明白了,但是这件事,圣上却做不到。”夏叶转过头去,看着天上的月亮,不禁在心中又悲春伤秋一番。

    公子暮歌亦看着月亮,又喝下一口酒,心中却依旧没有半分暖意:“还有……”还有?夏叶在旁边竖起耳朵听着公子暮歌继续说下去。“还有,虞姬她心中未必有我。”这句话在夏叶心中就如同惊雷一样炸开,一句“不爱”伤了多少痴情人的心,又让多少人一辈子都在执着。

    公子暮歌见夏叶没有说话,单手支头躺了下去,干脆讲起了自己跟虞姬的往事:“我跟虞姬从小便相识,只是身份悬殊,我又是男孩,后来见得并不多。她小的时候就是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有一次我娘带着我进宫给先皇请安,路过御花园之时听到阵阵笑声,我跟在娘后面,故意放慢了步子,翘着脚往里瞧,就看到虞姬正因为游戏赢了在弹别人的额头,有个宫女还在抱怨着以后都不跟公主玩游戏了,因为从来没有赢过,虞姬听了这话便笑着说道那是因为自己聪明,我始终记着她那天的笑容,那么灿烂那么张扬,也许从那时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