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听到公子暮歌这话,瞬间心潮澎湃,语带急切地问道:“公子说的,可是真的?你知道那东西的下落?”公子暮歌脸上再无玩笑之意,严肃地点了点头。夏叶看在眼里,心下立马盘算了起来,不就是帮人家保媒拉纤么?平常这种活她也不是没做过,况且现在又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何乐不为呢?想到这儿,夏叶看着公子暮歌坚定地说:“那夏叶就在此,与公子立下盟约,公子帮我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帮公子撮合您跟圣上,君子一言”夏叶说着抬起了右手。

    “快马一鞭。”公子暮歌一边接着话,一边抬手与夏叶击掌。

    啪,啪,啪,在三声击掌声之后,公子暮歌与夏叶这盟约是妥妥地定下了。只是后来夏叶每每想起那天的事情,总觉得是公子暮歌故意算计自己,说不定自己根本就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儿,也并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公子暮歌与夏叶立下盟约之后,便一起回到了落红院,因着圣上选妃在即,所以二人想着要早些定下计策,在圣上选妃之前便能让她明白公子暮歌的心意。

    就在二人苦思冥想之时,另一边的李沐儿有些坐不住了。李沐儿本以为在这公子府中长此以往只会有她这么一个女主人,所以对谁都十分亲近,她想让公子暮歌看到她不仅体恤下人,而且聪明能干,也可为人妻,做得一家主母。

    其实自从李沐儿在书中看到男女之情的那一刻起,她便知道自己喜欢的、想要的就是他的哥哥,公子暮歌。这事儿说来,也只能怪公子暮歌着实是太优秀了,基本将这金陵城中的男子都给比了下去,李沐儿从小与他一起长大,旁的男子自然是入不了她的眼了。李沐儿原本以为即使自己不曾表露什么,哥哥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因为他对她与旁人不同,总是十分宠溺。

    但是这一切从夏叶进府的那一刻开始,就全都改变了。李沐儿明显感觉到公子暮歌与夏叶之间有着许多她不知道的秘密,而且公子暮歌竟然让夏叶搬到了落红院跟他一起住,想当初她也曾为了住进落红院求过公子暮歌,但是最终也未能如愿。夏叶她凭什么?李沐儿心中此刻怒火中烧,暗自想着一定要把夏叶赶出公子府。

    夏叶跟公子暮歌这边,二人讨论了将近一个时辰,依旧没有什么进展。夏叶本想着由公子暮歌安排自己进宫,进宫之后夏叶便伺机接近虞姬,先取得她的信任,然后慢慢诱导,循循渐进,让虞姬明白公子暮歌的心意。可是夏叶刚提出来自己的想法,就马上被公子暮歌否决了。公子暮歌首先觉得夏叶伺机接近虞姬并获取她的信任十分困难,其二他觉得这个循序渐进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个计划恐怕并不能赶在虞姬选妃之前完成。

    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说法,虽然心中颇有不忿,但是也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便只能再想他法。这一想便过去了一个时辰。

    夏叶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公子暮歌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她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给别人当红娘了,这滋味真是难受的紧呀。正当二人一筹莫展之际,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是谁?”公子暮歌抬眉问道。“公子,”小香的声音自门外传来,“您之前定做的衣袍到了,翠玉姐说您着急用,东西一到便叫我给您送来。”

    公子暮歌见是此事,便开口让小香进来,小香将衣服放到桌上,便退了出去,夏叶颇感好奇,立马凑上前去,那是一身宝蓝色的衣袍,衣襟带玉,华贵中带着一丝雅致,倒是符合公子暮歌的气质。“公子,”夏叶转头看着公子暮歌问道:“我还以为,你只喜欢白色的衣衫,未想到还有这等华服?”

    公子暮歌喝了一口茶,然后抬头看了一眼衣服答道:“恩,那件是为了后日的宫宴准备的。”“宫宴?”夏叶坐回到公子暮歌对面,紧接着问道:“什么宫宴?”

    公子暮歌放下手中的茶杯,语气平淡地说:“齐国后日有使来访,我国自然是要设宴款待,我前不久便接到皇命要出席宫宴,宫宴之上着白衣多有不妥,所以就做了这一身衣服。”

    夏叶给自己的茶杯又续上些水,喝了一口,这宫宴倒是来的正是时候,夏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公子,你去这宫宴是否可以带个家眷?”夏叶狡黠地看着公子暮歌问道。

    公子暮歌微微皱了皱眉,他看着夏叶这幅模样,有些不明所以,故反问道:“不知姑娘所说的家眷是指?”夏叶伸出手指头,轻轻一转,最后指向了自己,然后带笑说道:“不瞒公子,我心中已有一计。”“当真?”公子暮歌目光炯炯,一时间眸中满是光彩。

    夏叶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此计,需要公子从旁协助,还有,需要公子将我也带进宫去。”公子暮歌蹙眉想了想,然后说道:“姑娘,想让我协助并不难,若要带姑娘去参加这宫宴,恐怕只能以我未婚妻子的身份才能顺理成章,若是这般恐怕是要委屈了姑娘,不禁如此,虞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夏叶直接打断了公子暮歌,要是自己按上了公子暮歌未婚妻的身份,然后再找机会试探虞姬不是更加直接么?

    夏叶心里想着,脸上不禁流露出笑意,然后将自己的计划原原本本地跟公子暮歌说了一遍。公子暮歌听了之后,依旧是皱着眉,然后对夏叶问道:“姑娘确实觉得,此法可行?”夏叶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然后点了点头。得到确认之后,公子暮歌才稍稍心安,他始终觉得夏叶这招有些剑走偏锋的意思。

    夏叶看出了公子暮歌心中的不安,便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公子,不要担心,你本来也是将要放弃,现今依我所说搏上一博,说不定便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呢,相信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