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的话似春风一般拂过公子暮歌的心,他看着夏叶的清水般的眸子,心中终于慢慢坚定起来,公子暮歌冲夏叶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在下定会好好配合姑娘,当不负姑娘的一片苦心。”

    夏叶看着公子暮歌,亦笑着点了点头。而后二人就后日的计划,又进行了一番简单的商讨,商讨过后,夏叶感觉有些累了,便与公子暮歌告辞,回到自己的房中补起觉来。

    夏叶这一觉竟又生生地错过了晚饭,等她醒来之时已皓月当空了。夏叶本来想着既然都晚上了索性继续睡觉便是,可是她刚坐到床上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中午因与公子暮歌周旋了一番,本就没吃什么东西,此时竟饿的有些前胸贴后背的感觉。夏叶心里想着,此时公子暮歌多半是在房中,若是自己这样冒冒失失地跑去跟他要东西吃,恐怕多有不妥,一方面这男女有别大半夜敲人家房门,确实有些失礼,另一方面,若是他真的应承自己,定是让姜姐她们起来为她准备吃食,这样劳民劳力的,自己也有些过意不去。

    夏叶思前想后,终于决定还是自己偷偷溜到厨房,看看有什么东西可吃。夏叶悄悄打开自己房门,朝公子暮歌的房间瞄上了一眼,见他屋中还亮着灯,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轻轻将房门关好,然后小施轻功,一路飘出了落红院。

    出了落红院之后,夏叶便稍稍安下心来,一步一步地朝着厨房走着。夏叶这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了,还好许是大家都已经休息了,也并不曾遇见什么人。夏叶悄悄打开了厨房的门,从怀中掏出火折子吹了吹,靠着光亮找到一根蜡烛点上,瞬间厨房中一片光明,夏叶将门关好,便四处翻找了起来。

    夏叶隐约记着姜姐有留剩饭的习惯,但是她将所有的锅都翻了个底朝天,什么都没找到,夏叶的肚子叫的更厉害了,如今只能自己动手做了,可是还要重新生火,哎,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东西。

    夏叶一边在心中哀叹着,一边拖着柴火,正当夏叶拿出火折子要点火之时,突然有人推门而入,大声喝道:“哪里来的小贼,敢在我公子府撒野!”

    夏叶被惊得立马跳了起来,待定睛一看,正是姜姐不知在何处掰了一截树枝,站在门口,刚才姜姐那一声着实是太大了,要是引了别人过来,那事儿可就闹大了,夏叶反应过来,立刻走过去将门关好。

    姜姐未料想到夏叶竟会半夜到这厨房中来,又加上她本来心中就有些惊慌,一时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夏叶将门关好之后,便将姜姐拉倒一边,看了看她的模样,料想她恐怕也是被吓着了,于是轻轻拍了拍姜姐的胸口,帮她顺了顺气,然后小声问道:“姜姐,你怎么样,是不是被吓着了,这会儿有没有好些?”

    姜姐慢慢从惊吓之中缓过神来,看着夏叶问道:“姑娘,你这好好的,半夜到厨房来作甚?真是吓死人了。”夏叶一边拍着姜姐,一边不好意思地底下头说道:“不好意思呀,姜姐,我下午在屋里睡着了,没能赶上晚饭,这会儿子实在饿得不行,这才不得已,想到这厨房来找些吃。”

    姜姐看着夏叶的模样,料想她没有说假话,这厨房又不是书房,没什么要紧的东西,她见厨房有光,也只以为是进了个偷东西的小贼。此时夏叶的肚子又开始叫了,姜姐听到不禁一笑,又往灶上看了看,见夏叶应是正准备生火,遂走过去归拢了一下柴火,说道:“姑娘,这是要准备生灶做饭?”夏叶走过去,随即点了点头。姜姐一边吹着了火折子,点上了火,一边说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姜姐将火点着之后,便站起身来,走到架子前面,翻找了一下,拿着两个红薯走了回来。夏叶看着红薯直流口水,一时间觉得姜姐简直无比伟大。姜姐将红薯扔到灶里,又加了一把火,夏叶两只眼睛直盯着两个红薯,直到她饿的满眼冒金星之时,姜姐将一个红薯翻了出来,递到了夏叶面前。

    夏叶犹如饿虎扑食一般,瞬间便以风卷残云之势,将红薯吞了下去,嘴里还一直低估着:“好烫,好烫。”姜姐见她的模样着实觉得好笑,又自缸中舀了一瓢水递给了夏叶。

    夏叶正觉得满嗓子的红薯有些不好下咽,看见水便猛地往嘴里灌一口,顿时感觉胃中已被填满一半。此时,另一个红薯也被姜姐翻了出来,姜姐拍了拍红薯上的灰,然后将红薯一掰两半,才递给夏叶。夏叶接过红薯心中划过一丝暖意,此时已经半饱,夏叶也不像之前吃的那么快了,一边吃着一边跟姜姐聊起天来:“姜姐,其实我到公子府来是有事求于公子,之前没能告知于你,是因为……”“姑娘莫要说了,你与公子之事并非是我们这些下人应该知道的,见姑娘平安无事,我自然心中欢喜,我亦知姑娘是个心善之人,其他的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姜姐说着拍了拍夏叶的肩膀,然后用眼神示意她快吃。

    夏叶见姜姐如此,便也不说话了,只是低头吃着红薯,姜姐将灶火熄了,柴火收拾好,便对夏叶说:“这更深露重的,姑娘吃完了,就早些回去吧,明日我还要早起就先走一步了。”说着也不待夏叶答话,便走出了门。

    房门再次咯吱关上,这屋中便又只剩下夏叶一人,夏叶继续吃着红薯,心中却稍稍有些悲凉,她本以为只要跟姜姐说明当时的情形,她们便还能和睦如初,现在看来不过都是徒然罢了,有些裂痕一旦出现,便永远无法修复。

    夏叶从厨房回到住处,便直接灭了灯,躺倒床上,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也不知是白天睡的过多了,还是姜姐的事让她有些心神不宁,总之,这一夜,夏叶失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