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早未等人叫,夏叶便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早早地去了正厅,一动不动地坐在桌前等着吃饭,夏叶此时有些精神不济,已是也一直在神游之中。

    李沐儿刚走进正厅,迎面便看到夏叶正混混沉沉地坐在那儿,李沐儿看了看周围,并未见有人影,嘴角扯出一个弧度,计上心来。

    李沐儿走到桌前,坐到夏叶对面,挑了挑眉说道:“夏叶姐姐今日真是早呢,想必是吃了昨个儿的亏,特意早来了吧。”夏叶只感觉自己的脑袋此刻昏昏沉沉地,心中知道这小妮子不好对付,也不答话,依旧那么坐着。

    “呦,夏叶姐姐,怎么不说话呀,是昨日睡的不好么?”李沐儿一边问着夏叶,一边仔细地听着门外的动静,再稍等一时半刻公子暮歌应该就要到了。

    李沐儿悠悠地翻开一个杯子,随手倒了一杯水,用手指轻轻地扣着桌面。夏叶此刻依旧还是一副昏昏沉沉地样子,一直低着头。李沐儿突然听到门外似是有些响动,她立刻站了起来,拿着水杯走到夏叶面前,笑着说道:“夏叶姐姐,你喝点水吧。”

    “不用了,谢谢。”夏叶说着不着边际的让了让。“姐姐,是嫌弃沐儿倒的水不好吗?”李沐儿看着眼前的夏叶,嘴角不禁范起冷笑。

    “我现在不想喝,那不你先放那儿吧。”夏叶本来就有些不舒服,李沐儿一直在她耳边吵着,让她更加不得安宁,遂顺意让她放下,却不想接下来竟然发生了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

    夏叶本是想让开一些距离,让李沐儿将水杯放下,却不想下一刻李沐儿竟整个身子压了过来,夏叶有些猝不及防,刚伸手准备去接她,李沐儿却又整个身子向后倒去,最终直直得跌落到地上,砰的一声,水杯也碎了一地,夏叶愣在原地,还未来得及反应,公子暮歌便寻声快步走了进来,他先扫了一眼厅中的情景,然后立即将李沐儿扶了起来,柔声问道:“怎么样,沐儿?你没事吧?”

    李沐儿看见公子暮歌,一双杏仁眼瞬间涌出泪来,似是刚受了千般的委屈,一时间声泪俱下地说:“哥哥,疼。”公子暮歌一听这话,马上将李沐儿上下查看了一番,发现她手臂之上竟有一道长长的血痕,在一看这打破的杯盏,马上胸中了然。

    “夏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子暮歌心中此时已有了些许的怒气,虽然李沐儿并非他亲生妹妹,但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公子暮歌一向对她疼爱有加,若只是简单地打碎杯盏,李沐儿的手上怎么会有如此长的血痕,他需要夏叶给他一个说法。

    夏叶此时头疼地更加厉害,她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李沐儿会忽然跌倒在地,她原本分明是倒在自己这一边的呀,面对公子暮歌的质问,夏叶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而此时,李沐儿却嘤嘤泣泣地开了口:“哥哥,你不要怪夏叶姐姐,她也不是故意推我的,是我,是我见姐姐精神不好,想给姐姐倒杯水喝,没想到却烦到姐姐了,是,是我自己不小心,不能怪姐姐的,哥哥……”

    夏叶听着李沐儿断断续续的言语,终于有了一丝清醒,立即明白了她的用意,李沐儿显然是想栽赃嫁祸,让公子暮歌将自己赶出府去!

    李沐儿一边说着话,一边擦着泪,那模样妥妥是个刚受了惊吓的小白兔,公子暮歌心中泛出隐隐的心疼,转头看向夏叶,语气顿时有了一丝凌厉:“夏姑娘,人总有心情烦闷之时,我能理解,但是若将怨气发泄到一个小姑娘,恐怕不妥吧。我敬你远来是客,但你也不能欺人太甚!”

    公子暮歌的这句话,让夏叶浑身一震,这是已经认定是她推了李沐儿了,夏叶不能再容忍事情继续发展下去,继而辩白道:“公子,请听夏叶一言,夏叶昨日未能好眠,今日精神有些不济,方才有些恍惚,此番已经全然清醒,夏叶并未推过李小姐,只让她将水放下,这桌子周围的地砖皆平整夯实,我也不知道为何李小姐会无故跌倒!”

    夏叶最后一句话,故意讲的极重,是说给李沐儿听的,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真是浪费了她那张天真无邪的脸了。

    公子暮歌听了夏叶的话,初时有些气愤,但是细细想来,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他能感觉到夏叶亦是心胸坦荡之人,她与沐儿无冤无仇,怎会无故推人,公子暮歌低下头,犹疑地看着自己怀中的李沐儿。李沐儿也感受到了公子暮歌的目光,马上抽泣着说道:“哥哥,姐姐说的对,都是我不小心,你不要在责怪姐姐了,姐姐真的不是故意的。”

    李沐儿的话无异于火上浇油,公子暮歌听了之后,刚消的怒气又增了几分,心想着妹妹虽然娇惯了些,却并没有诬陷夏叶的理由,而且她还是孩子,自然是不会说谎话的,可是另一面,夏叶应该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推沐儿,双方现今又各执一词,会不会是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公子暮歌眉头紧锁,转过头来说道:“小香,你刚才比我先到,可是看清了刚才发生的事?”

    李沐儿听了这话,不禁心中慌乱了起来,刚才只听见有响动便开始做戏,完全没注意是谁先来,若是小香真的看到了什么……李沐儿额头上瞬间已布满细密的汗珠。与李沐儿不同,夏叶此时心中陡然生出了一丝希望,若是小香真的看清了事情的始末,自己自然能够顺理成章的洗清冤屈。

    小香自门外进来,走到公子暮歌面前,一直低着头,双手搅在一起,似是有些紧张,她先给公子暮歌行了个礼,然后答道:“禀公子,奴婢……奴婢到过来之后一直在门外候着,直到……直到听到杯子打碎的声响才往里面瞧了瞧,只看见小姐跌倒在地,并……并没有再看到其他什么。”小香断断续续地说完之后,李沐儿在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继续扮演着一直受伤的小白兔。另一边夏叶确是一阵心凉,此时若是说不清,以后势必也会影响到她与公子暮歌之间的盟约,只这会让她离找到线索越来越远,可是如此情形,真的叫她百口莫辩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