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心中忖度了一番,觉得现在并不是处理此事的最好时机,遂让小香先扶着李沐儿回去擦药,自己则带着夏叶回了落红院。

    公子暮歌一路上一句话未说,夏叶虽然很想趁着这个时机替自己辩白几句,却又不知应从何说起,进了落红院之后,公子暮歌便直接回了自己的书房,夏叶也只好先回自己房间,她坐到桌前,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慢地喝着,又将今晨之事仔细地回想了一番,李沐儿分明是想让自己与公子暮歌之间产生隔阂,借机将自己赶出府去,但是有一点她有些想不通,自己只是个客人,早晚都要离去,李沐儿为何这么着急地要将她赶出府去,李沐儿如此不待见自己又是为何?

    一时间,夏叶只觉得脑中一团乱麻,无论如何都理不顺。正当夏叶烦躁之时,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此时会是谁呢?夏叶心中微微有些疑惑,随即问道:“是谁?”

    “姑娘,是我。”门外之人答道。夏叶马上就听出了姜姐的声音,立马走过去给她开了门,姜姐见了夏叶,稍稍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姑娘,公子让我带你出去置办些衣物。”“衣物?”夏叶有些不明所以地问道。“是,公子说姑娘明日要用。”姜姐答道。

    听姜姐这么一说,夏叶瞬间心下了然,公子暮歌这是为了明日的宴会做准备。夏叶随即应了声好。便关好房门跟着姜姐出了公子府。

    金陵城内不似城外热闹,没有叫卖的小商小贩,只有一些店铺,茶楼酒肆也是极少的,街上的行人也不多,夏叶跟姜姐走了一阵儿,便到了一家名为‘金织坊’的成衣铺。

    成衣铺的掌柜的名字便叫做金织,是个身材姣好的女子,一见姜姐进门便开始招呼起来:“呦,今日吹的是什么风呀,竟然把姜姐你给吹来了。来,快快进来喝茶。”金织一边招呼着让伙计去沏茶,一边将姜姐与夏叶往里间引。待到了里间,三人坐定之后,金织方细细地将夏叶打量了一番,然后笑着问道:“呦,姜姐,你这是带的谁家的小姐呀?竟生的这般俊俏。”

    金织也不待姜姐答话,便径直对夏叶说问道:“姑娘,可曾许配过人家呀?不瞒你说,姐姐,可是对这子陵城中的青年才俊都熟识地很,要不要姐姐帮你从……”

    “从中什么?掌柜的,我们可是来买衣服的啊,你这保媒拉纤的毛病还是省省吧。这夏姑娘,可是我们公子府中的贵客,你可不要吓着了人家。”金织还未说完,姜姐便硬生生地打断了她。

    却哪知,那金织还不罢休,继续对着夏叶问道:“公子府?这些年我可从未听说过这公子府中进过女眷,莫非姑娘与公子……”

    “掌柜的,你是不是在这铺子里整日无事可做,专门将我们拉过来讲闲话的呀,我们买完衣服还要去别处看看呢,还请您抓点紧。”姜姐再次出言打断了金织。

    金织两次讲到一半被打断,倒也不生气,依旧笑咪咪地对姜姐说:“你这人,真是没有一点情趣,好好好,我这就去让人给你们拿衣服去。”金织说着,站起身来,又打量了夏叶一眼,才笑着离去。

    夏叶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心里依旧沉甸甸的,提不起半分兴致,公子暮歌虽然没再说些什么,但是夏叶却能感觉到他的犹疑,再说她终究是个外人,颇有些人微言轻之感。

    正当夏叶惆怅之时,姜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姑娘,莫要伤怀,今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公子是个明辨是非之人,若真的不是你的过失,他早晚都会查明真相,给你一个交代的。”

    夏叶抬头看着姜姐,心中颇有些动容,姜姐之言让她瞬间宽慰,确实何必为这事纠结,就如姜姐所说公子暮歌并非是那容易被蛊惑之人,总有一天他会还自己一个公道,夏叶想到这儿,心中不免轻松了许多,便朝着姜姐笑了笑,已示意自己无碍。

    姜姐看到夏叶的模样,心下稍稍放心,其实早上她一听说这事儿的时候,也以为一定是夏叶的过失,小姐毕竟是她自小看着长大的,一直聪明伶俐、乖巧可爱,对下人也亲近,自然不会故意伤害自己来诬陷他人,何况小姐也并没有诬陷夏叶的理由,不过,姜姐心中也相信若真是夏叶推的小姐,夏叶也并有意而为。正巧,小香去厨房送东西,姜姐知道小香今日也在场,想再问问事情发生的细节,却不想她还没开口问什么,小香就支支吾吾地说她什么也没看见,姜姐心下觉得有些蹊跷,便把房门关好,然后将小香拉到一边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小香死扛了半晌最后才哭着说她看到小姐故意自己跌倒在地,却诬陷是夏叶推的,因为害怕得罪小姐,所以就只能说什么都没看到。

    姜姐听了小香的话,觉得异常震惊,她没想到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小姐居然做出这种事来。姜姐毕竟是过来人,由此事稍一推敲,便知小姐这么做是因为公子,姜姐心中稍有些不安,又向小香嘱咐道,若再有人问起无论是谁都要守口如瓶。姜姐虽知此事是夏叶受了委屈,但她毕竟是公子府的人,犯错的又是自家小姐,她已然决定要将此事烂在肚中,不在对他人多言半分。

    而此时,姜姐看到夏叶的模样,心中生出些许不忍,遂便出言安慰于她。

    姜姐跟夏叶在里间稍坐了不久,便有几个伙计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每人手上都拿着一套衣裙,待几人站定,金织也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开口说道:“姜姐,姑娘,请看,这就是我依着姑娘的气质挑的几件衣服,你们看看是否满意?”

    姜姐站起身来,走到那个伙计面前,仔细地将所有的衣裙都摸了摸,看了看,然后挑了一套淡蓝色、一套浅紫色的衣裙放到了桌上。金织随即便遣走了伙计,笑着跟姜姐说道:“姜姐,这挑衣服的眼光真是不俗呢,这两套衣裙,可都是上好的料子,上等的针线,姑娘穿上定十分好看,就是颜色稍稍素了些,不过也正衬了姑娘这恬静的性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