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姜姐也不理金织,只对夏叶说道:“依姑娘看,这两套如何?”夏叶随手翻了翻这两套衣裙,确实如金织所说,布料、手工都是极好的,但是她是要于明日宫宴上穿的,这两套便有些过于素净了些,夏叶对着姜姐摇了摇头,然后转头对金织说道:“这两套先放在这儿,金掌柜能否带我再看看其他的衣裙?”

    金织见夏叶如是说便知,这两套衣裙未能入了夏叶的眼,心下有了计较,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模样,说道:“自然,自然,来姑娘这边请。”

    夏叶起身,与姜姐一同,随金织到了店铺的二楼,金织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我一看姑娘便不是寻常之人,平常的物件自然是入不了眼的,我这二楼呀,都是独一份的好东西,姑娘尽管随便看随便挑。”

    三人到达二楼之后,金织自腰上结下一串钥匙,打开二楼的门锁,推门将夏叶跟姜姐迎了进来。夏叶一走进房门,便一眼瞧见了挂在屋子正中的一件素白银纹的衣裙,这颜色看着单调素净,却在阳光照耀之下灼灼生辉,十分耀眼,只看一眼便让人移不开目光。

    金织见夏叶一直盯着那衣裙,立马凑上前去,笑着说道:“姑娘果真好眼光,这可是我这铺子里的镇铺之宝呀,这衣裙咋一看平淡无奇,实则却是用了上等的银线绣以花纹,若是穿上这件衣服,只要是在有光的地方,定然能耀眼夺目、脱颖而出。”

    夏叶轻轻摸着那衣服,在心中计较了一番,若是明日穿着这件衣服去赴宫宴,定然能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那她跟公子的计划,自然也能顺利许多,想到这儿,夏叶转头对着金织问道:“掌柜的,这衣服多少钱?”

    金织听了这句话,顿时笑的有些合不拢嘴了,随即伸出了两根手指。夏叶有些不明所以,这时一旁的姜姐,走了过来,伸手将金织的手指硬生生地压下去一个,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放在金织手中,说道:“金掌柜,赶紧找人把这件,还有刚才那两件衣服都包起来吧。”

    金织本来看着夏叶对那衣服的喜爱模样,想着今日定能狠狠地赚上一笔,却忘了夏叶旁边还有个姜姐这样识货的人,不过终究给钱还是爽快的,金织的心经这一起一落,终于是平稳了下来,在她心里只要能赚到钱,就是好事。

    金织立马调节好自己的情绪,笑着对姜姐说:“好,我这就去办。”“等等。”金织本要下楼吩咐伙计,听到声音,立马回过头来,却不想是夏叶叫住了她。

    “金掌柜,”夏叶慢慢转过身来,面对着金织说道:“还有件事情想来要麻烦您,这成衣铺里,一般都有修改尺寸的裁缝,我也想将这件衣服修改一下。”

    金织一听夏叶要改尺寸,便笑言道:“姑娘想怎么改,跟我说就成,我就是个裁缝,不过我看姑娘的这身量,应该跟这衣服大差不离,不知姑娘是想改哪里,是这腰身还是……”

    夏叶转过身又将衣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我想改改这款式!”

    “款式?”金织稍稍有些惊异,在她这成衣铺里提出要改款式的人,还从来没有过呢。夏叶背对这金织,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金掌柜,既然您就是裁缝,且上前来,我跟您简单说一下,一个时辰应该可以改完。”

    金织依言上前,凑到夏叶身旁,夏叶指着衣裙跟金织讲明需要修改的地方,金织不亏是裁缝出身,立马知晓了夏叶的意识,便命人拿来剪刀针线,立刻开始动手,并与夏叶约定一个时辰之后,便可来拿成衣。

    夏叶与姜姐从金织坊出来之后,便又去买了些首饰和胭脂水粉。约莫差不多到了约定时间,二人便去金织坊先取了衣服便一道回府了。姜姐把夏叶送到落红院之后,将东西放下,便匆匆回厨房去了。

    眼看着快到晌午了,夏叶有些饿了,早上也没吃什么东西,不过幸好刚才逛街的时候,买了一点糕点,夏叶将糕点拿出来,一块儿一块儿地吃着,又喝了些茶水,才觉得身心都舒服了很多,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明日的宫宴,跟李沐儿暂且一放,待宫宴之后再一并算清。

    夏叶将改好的衣服试了试,金织的手艺不差,刚好合身,而且款式也是她想要的,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夏叶试好了衣服便将所有的东西都收拾起来,放到了衣柜中,然后出了房门,来到公子暮歌的书房门前。

    夏叶抬手敲了敲门,过了一小会儿,公子暮歌慵懒的声音才从房间里传来:“是谁?”“是我,公子,夏叶。”夏叶轻轻地答着。“夏姑娘,进来吧。”公子暮歌这次没有迟疑,这让夏叶心中一阵欣喜,想来公子暮歌已将今晨之事放下了?

    夏叶推门走进了书房,见公子暮歌正拿着一卷书,斜倚在榻上。公子暮歌见夏叶进来未动半分,只是示意让夏叶坐下。夏叶坐到公子暮歌对面之后,低着头说道:“夏叶前来,是想问公子能否借夏叶一把琴?”“琴?”公子暮歌稍抬了抬眼,看了看夏叶,表情淡然地问道。“是。”夏叶答着,但依旧没有抬头。

    公子暮歌见夏叶并不多话,也没有再问,只是将手中的书放下,然后起身到里间去了,不一会儿,公子暮歌便抱着一把琴走了出来,他将琴交于夏叶手上,便继续斜倚着,翻着那一卷书。“谢公子的琴,待到明日夏叶自会将琴奉还,那就不打扰公子清静,我先退下了。”夏叶说着便轻步走出了书房。

    夏叶走到院中的凉亭之中,用袖子轻拂了一下石桌,然后将琴放于桌上,玉指轻捻一下琴弦,便发出了一阵清脆悦耳之声,夏叶不禁由衷赞道:“果真好琴!”若想明日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光靠衣服自然是不行,若再有一项技艺,才能保证计划更加稳妥,只是这琴,夏叶也有阵子没有碰过了,夏叶将双手置于琴上,轻抚了一下琴弦,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手下缓缓拨动,一首曲子瞬间如流淌的瀑布一般倾泻而出,这曲子名叫‘离思’,讲的是一对恋人离别之后,相互思念对方的事,曲子重的是诉情,夏叶以前总是弹的不好,今日弹来却得心应手许多,如行云流水一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