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听到这琴声,也默默地放下了手中的书,将窗户支起来,向外面看了看,他见夏叶正全神贯注地弹着曲子,自己也不禁闭上了双眼,感受着这曲子中所包含的情感,一时间有股忧伤萦绕在心头,他起身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一句“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公子暮歌将笔放下,夏叶也正好将曲子弹完,二人虽隔着一道房门,却有着相似的惆怅,夏叶坐在凉亭之中久久不能回神,此时,公子暮歌缓缓将房门打开,一双略带伤痛的眼睛望着夏叶,开口说道:“在下并没有看错,姑娘,果然是我的知音。”

    夏叶听到公子暮歌的话,缓缓地回过头来,双眸一动便有一串晶莹落下,但是她却笑了起来,声音柔美:“能得公子如此赞誉,是夏叶的荣幸。”

    二人继而相视一笑,今晨之事在公子暮歌心中留下的阴影,此刻完全消散了。一个心思如此细腻的女子,他不相信她会有一副狠毒的心肠,或许那就是个误会,沐儿也无大碍,那何不让它就随风而去呢。

    夏叶用袖子轻轻拭去自己的泪水,看着公子暮歌此时的模样,她又想起来那日他们在屋顶喝酒的情景,他们本就很相像,都是放荡不羁的性子,都有挚爱却不能得的人,这仿佛注定了他们此生会成为好友。

    这厢两位好友一笑泯恩仇,那厢的李沐儿等了半晌,得知自己的计划并未成功,又开始在心中重新盘算起来,早上她明显感到了公子暮歌眼中的犹疑,这次栽赃本身就是临时起意,她自己未能顾虑的周全,幸好小香什么的都没有看到,不然恐怕不仅不能将夏叶赶出府去,还会让哥哥对她心生厌恶之情。

    李沐儿心下想着,下一次一定要想一个周全的办法,争取一击即中,最好能不着痕迹地让公子暮歌对夏叶生出嫌恶,然后让夏叶今生都不会再踏入公子府!

    自早晨闹出那一桩事儿之后,夏叶一整天就再也没有见过李沐儿,这倒不是她刻意躲避,晚饭时,未见着李沐儿,夏叶还向公子暮歌问了一嘴,说是自早晨之后李沐儿就再也没出过自己的房门,公子暮歌中间去看过她一次,身体并没有大碍,只是小姑娘使性子有些赖床了。

    夏叶不置可否,一边吃着饭,一边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这个姑娘。晚饭过后,因明日二人还要赴宴,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夏叶躺在床上祈祷着,希望明日之事一切顺利。与夏叶不同,公子暮歌的心中有些忐忑,一个藏在心中十多年的秘密,一旦揭开,他无预料到这个结果究竟会如何。这个静谧的夜晚,有人在算计,有个在踌躇,有人在期许,然而时间总是如白驹过隙一般,很快就天亮了。

    宫宴虽然是晚上开始,但是除了齐国使节与女皇之外,其他与会人员都要提前到宫中等候。公子暮歌为了节省时间,早早便吩咐了姜姐,将早膳直接端到他们的房间,夏叶简单洗漱之后,便随意吃了些点心,喝下几口粥,然后马上开始梳妆打扮。公子暮歌怕夏叶自己忙不过来,安排了小香去帮夏叶搭手。

    这描眉梳头,本就是极费时间的,夏叶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有些手忙脚乱之感。

    不过幸好有小香的帮忙,小香自小便给李沐儿梳头,所以手艺还是不错的,就是这朝天髻有些难梳,竟用去了小半个时辰。

    夏叶也一直没闲着,描眉,涂嘴,擦胭脂,夏叶感觉自己都好久没这样打扮过了,小香帮夏叶把头发梳好之后,不禁对着镜子中的夏叶感叹道:“夏姑娘,真是太美了!”夏叶看着镜中的自己只是笑了笑,对着小香说道:“若是小香打扮起来,恐怕要比我还要好看上十倍百倍呢!”小香年纪还小,听了这话腾地一下就脸红了,急忙接着去拿首饰的岔子逃了。

    夏叶又将小香笑话了一番,才静静地又将自己打量一番,镜中的人儿确实极美,美的她都不相信那是自己了,不知楚承德见了自己今日的模样,会不会……想到这儿,夏叶急忙甩了甩头,都什么时候了竟然想起了他来,眼前还要以公子的大事为重。

    小香拿来装首饰的匣子,将它打开放到夏叶面前说道:“姑娘快看看,是带哪个样式的好?这朝天髻固然好看,也要多戴些发簪才好看呢。”

    夏叶在匣子中翻了翻,然后选了一只白玉的簪子寄给小香:“就戴这个吧。”“只戴这个?”小香将那簪子放在手心中反复看了看,接着说道:“姑娘,这样会不会太单调了一些,毕竟是去赴宴呢,人家定都是穿金戴银了,姑娘就戴个玉簪,恐怕不妥吧。”

    小香一脸为难的样子看着夏叶,夏叶只觉得好笑,便又在匣子中找出一枚银做的簪花,递到小香手里,笑着说:“那就再加上这个吧,咱们呀要是的气质,可不能光想着将金银珠宝都戴在身上,那样呀便太俗气了。”

    小香接过簪花,立马帮夏叶带在头上,看着镜中的夏叶,拼命地点了点头,已然为夏叶的气质论所折服。

    夏叶又挑了一副银色的耳环戴上,看着镜中,基本都差不多了,便唤小香将衣服拿了过来。

    当夏叶换好了一副从里间走出来的那一刻,小香简直惊呆了,结结巴巴地说着:“夏……姑娘,简直……简直是小香见过的最美的女子了……”

    夏叶转身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冲自己笑了笑,今日要的便是这惊艳。小香将房门打开,公子暮歌早已收拾停当等在夏叶屋外,听到房门一开,立马转过身来。

    小香轻轻地将扶着夏叶走了出来,夏叶抬头看了公子暮歌一眼,便浅笑行礼:“见过公子。”公子暮歌此时感觉,好像这天地之间所有的光彩都聚集到了夏叶的身上,她就像天神一般散发着光芒,一颦一笑都是那么夺目,柔声细语,盈盈细腰,当真有举世无双之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