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觉得,今日我这一身可还行?”夏叶眸中带笑地向公子暮歌问道。公子暮歌缓缓向夏叶走来,自小香手中接过夏叶的手,牵着她慢慢走到院落中来,然后方才开口答道:“之前听姑娘讲,姑娘有一挚爱之人,那人未青睐于姑娘,在下今日看来,姑娘实在无需介怀,是那人没福气罢了。”夏叶低头笑了笑,露出一口皓齿:“公子这话答得真好,若是一会儿见着了圣上,公子还能保持着这番气度,那咱们二人的盟约大成可就指日可待了。”

    公子暮歌听了夏叶的话,仰头笑出了声来说道:“姑娘真乃妙人也。”说着便扶着夏叶,往府外走去。

    李沐儿自然也听说了,公子暮歌今日要带着夏叶去宫中赴宴的事,装委屈装的顿时有些兜不住了,立马收拾停当,到府门口等着,想着一会儿说服让他带自己一块儿去,以前也曾有过这样的场合,只要她稍微撒个娇,公子暮歌定会心软带上她。

    就在李沐儿心下盘算之时,公子暮歌与夏叶已然走到了府门口,李沐儿看到二人的模样,顿时有些惊慌,她没想到夏叶今日会打扮地这么美,好似万千光芒集于一身,与公子暮歌远远走来宛若一对神仙璧人,李沐儿马上低头看了看自己今日的着装,瞬间放弃了刚才的想法,若是她真的跟着去了,才是自取其辱。

    公子暮歌见李沐儿站在那里,稍微皱了皱眉,然后略带关切地问道:“沐儿,你怎么在这儿?手上的伤好些了吗?”李沐儿见公子暮歌是在关心自己,立马笑着答道:“哥哥放心,沐儿已经没事了,听说哥哥与夏叶姐姐今日要出门去,沐儿是特地来送送的。”

    公子暮歌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丫头倒是懂事了些。”正在这时,门外来人催促了起来“公子,小姐,时候不早了,还请快些上车走吧。”公子暮歌应了一声便扶着夏叶往府外的马车走去。

    从碰到李沐儿直到上马车,夏叶一直没有正眼看过李沐儿,她不想让李沐儿坏了她今日的心情,更不让李沐儿对她今日的大事有丝毫的影响,公子暮歌将夏叶扶上车之后,夏叶稳稳坐在车里,心下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平稳地迈出第一步了。

    做上马车以后,公子暮歌心中也稍稍有了些紧张之感,二人对视一眼,用眼神安慰了一下彼此,便都闭目养神了起来。

    马车走了一会,便到了第二重门,有守卫将马上周遭都检查了一番才放行。又走了约莫两刻钟的时间,马车终于到了第三重门,这次的检查更加细致,守卫直接请公子暮歌跟夏叶下了车,将马车上下都仔细检查过后,才让二人上车放行。

    过了第三重门,马车只走了片刻,便停了下来。公子暮歌悠悠地张开眼睛说道:“到了。”公子暮歌先行下了车,然后将夏叶轻扶了下来。“这便是罗月的皇宫了?”夏叶轻声问道。公子暮歌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就是罗月的皇宫,名曰御灵。其实这里离宫门还有一段距离,只是祖制规定,走到此处便不能乘车,只能步行,我们走吧。”夏叶点头称是,便跟在公子暮歌身侧亦步亦趋地走着,在距离宫门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夏叶突然感觉周遭的人好像变多了,其他人也跟他们一样身着着华服。

    “公子,这些人都是来赴宴的吗?”夏叶凑在公子暮歌身边,轻声问道。公子暮歌朝四周看了看,低声答道:“是,这些大都是在朝的官员,还有些是皇室中人,一会儿进宫之后,姑娘只管谨言慎行,其他万事有我。”夏叶点了点头,便不再四处张望,稍稍低了低头。

    二人刚过了宫门,便有人叫住了公子暮歌,“暮歌兄,暮歌兄,等等在下,等等在下。”公子暮歌回头一看来人,便浅浅一笑,一边施礼一边说道“暮歌见过王爷。”王爷?夏叶之前并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但反应还算机敏,立马随着公子暮歌朝那人行了个礼。待王爷走至二人面前,只瞟了夏叶一眼,这眼神便一直沉溺于夏叶身上,久久不能自拔,他随即开口问道:“暮歌兄,这位是?”

    公子暮歌抬头答道:“王爷,这是在下的未婚之妻,名叫夏叶。”说完,公子暮歌又转头对夏叶介绍道:“叶儿,这是当今圣上的表兄,我罗月唯一的王爷,祁王。”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马上对着祁王再行一礼说道:“夏叶见过祁王。”祁王还在惊异,夏叶居然是公子暮歌的未婚妻这件事,久久没有回神,公子暮歌见祁王有些,愣神,便又出言叫了两声,“王爷,王爷?”

    祁王听到公子暮歌的声音,终于恢复了原来的神情,问道:“暮歌兄,之前从未听说过,你要娶妻之事,怎会凭空冒出了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呀?”

    公子暮歌拱手答道:“王爷说笑了,自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只是我与叶儿相识不久,便定下了婚约而已,还没跟他人提起,所以王爷自然不知。”

    祁王手拿着折扇,在胸前摇了摇,接着说道:“原来如此,看来暮歌兄这是要金屋藏娇呀,不过你这未来的夫人真是国色天香,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呀,也是值得一藏的。”公子暮歌又一拱手,说道:“王爷谬赞了。”

    祁王此时心中有些寡淡无味了,又细细地将夏叶瞧了一番,感叹着为何老天如此不公,让公子暮歌有满腹的才华也就够了,居然还让他拥有了如此美人,一时气愤难耐,愤愤不平,遂只说是先去面见圣上,便与公子暮歌二人匆匆告别了。

    待祁王走后,夏叶浅笑着对公子暮歌说道:“公子果真是好定了,昨日我教您叫我叶儿,您愣是笑了半天也未吐出一个字来,今日我瞧公子说起来倒是得心应手,且脸不红,心不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