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寻人心切,便快步走到虞姬面下,行一大礼,然后低头说道:“臣拜见圣上。”“免礼吧。”虞姬没想到会在此处碰到公子暮歌,而且她分明从他脸上看到急切之色,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公子暮歌站起身来,语气急迫地问道:“适才臣回到翰轩,却不见未婚妻子踪影,臣看到她留下的字条,说是得圣上在御花园召见,敢问圣上可是看到了臣的未婚妻?”未婚妻三个字深深地刺痛了虞姬的心,她莫名地觉得烦躁了起来,然后拿过公子暮歌手中的字条看了看,随即说道:“孤从未召见过你的未婚妻,恐怕是她自己跑到哪里去玩了,随意写了几个字搪塞你罢了。”

    公子暮歌皱了皱眉,继而说道:“不,她不会如此儿戏,还请圣上再想一想,会不会是您身边的人召了她去,但是您不知晓又或者……”

    虞姬心中的火气正蹭蹭地往上冒着,直接出言打断了公子暮歌:“你找不到自己的未婚妻,竟到孤这里撒起野来了,孤再说一遍,孤没有召见过她!”虞姬说着便将衣袖一甩,因离得较近,竟直接打到了公子暮歌身上。

    公子暮歌微微怔了怔,接着跪下说道:“是臣失仪了,还请圣上赎罪。”他心中此刻极其难受,不仅仅是因为夏叶,还因为这永久的君臣关系,每当他以为他与虞姬之间可以更加亲近之时,她永远都会在下一刻马上就让他明白,他们彼此只是君臣而已,公子暮歌跪在地上,心中早已凉透了。

    虞姬站在他对面俯看着他,心中又何其好受,她隐隐喜爱的男子,她以为他会一直等着她,却没想到,转眼之间,他竟然有了未婚妻子,这让她该情何以堪呢?

    夏叶跟在冷肃的身后,远远地看到前方有个人影跪在地上,看着十分熟悉,宝蓝色的衣衫,是……公子?夏叶也没注意看清周遭的情景,便越过冷肃,快步朝公子暮歌奔去。

    这一刻,夏叶仿佛感觉自己像是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夏叶一口气跑到公子暮歌面前,挽着他的手就要将他扶起来,语气轻柔地叫着:“公子。”公子暮歌听到声音猛地转头,看到夏叶熟悉的脸庞,他也终于放下心来,语气却依旧夹杂着一丝责备:“不是跟你讲过,让你再翰轩等我,为何不听我的话到处乱跑。”夏叶轻吐了一下舌头说道:“这个嘛,我也是轻信了奸人之话,等回去之后,我再细细讲于你听,公子,先起来吧。”

    夏叶本欲拉公子暮歌起身,却不想竟被公子暮歌反手一拉,直接跪在了地上,她看着公子暮歌一时有些发蒙。

    公子暮歌放开夏叶的手,拱手对了虞姬道:“臣的未婚妻子,之前从未进过宫,还不懂宫中的规矩,冲撞圣上,还请圣上赎罪。”

    圣上?夏叶立马底下头看到眼前明晃晃的衣袍,怪不得公子一直跪着,她刚才竟没有注意到圣上也在这里,夏叶此刻心中懊悔不已,自得暗自吐了一口气,然后柔声慢语的说道:“民女夏叶,参见圣上。”

    自从眼前这女子从远处一路奔来之时,虞姬就已经注意到了她,若是想不注意倒是有些难,那女子不光容貌出尘,还仿佛自带天光,没走一步是那样光芒万丈,她的那句公子,让虞姬心中极其难受,原来他真正喜欢的是这样的柔美女子,虞姬微微愣了愣神,直到冷肃走到她的身边,她才慢慢有了聚焦:“你怎么会在这儿?”冷肃也不答话,只是行了个简礼便退到一旁。

    公子暮歌一直低着头,但是他知道,能让虞姬有如此一问的定是冷肃,他的心此刻微微颤抖,她与冷肃之间竟已熟稔到连君臣之礼都可以省略了?夏叶亦低着头,隐隐感觉身侧的公子暮歌有些不对头,便伸手轻轻握住了公子暮歌的手,夏叶的手有些微凉,可是却好像有种奇异的力量,公子暮歌瞬间觉得好受许多。

    虞姬不愿再看他二人一副情深的模样,便开口说道:“免礼吧,没什么事就先退下吧。”,夏叶闻言立马谢恩,然后拉着公子暮歌站了起来,公子暮歌因为跪地时间过长,腿有些麻木了,刚站起来便有些摇摆,夏叶立马扶助了他,关切地问道:“公子,没事吧?”公子暮歌轻轻地摇了摇头,伸手搭上了夏叶的肩,二人相携着慢慢地朝翰轩走去。

    待公子暮歌回头看时,冷肃正同虞姬说着什么,虞姬认真地听着,“公子怎么了?”夏叶见公子暮歌面有异色故问道。公子暮歌摇了摇头,夏叶想是刚才的事让他心中多有不快,遂不再多问。

    虞姬听了冷肃的话,微微有些惊异:“你是说,刚刚那个公子暮歌的未婚妻,武功不弱?”冷肃点了点头,说道:“我与她过了几招,不光内力深厚,而且轻功了得,若是单论轻功,恐怕你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哦?”虞姬微微皱了皱眉,倒是自己把那女子想弱了,只是公子暮歌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个未婚妻呢,“那假传孤旨意,想要抓她的人是谁?”虞姬接着问道。

    冷肃摇了摇头说道:“目前还不知晓,不过竟然能潜到宫中来抓人,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我立马去加派人手,以免今日的宫宴再出意外。”见虞姬点了点头,冷肃随即退下了。

    夏叶把公子暮歌扶进了翰轩,公子暮歌此时已然觉得好了很多,夏叶给他倒了一杯茶,自己也坐了下来。公子暮歌喝了一口茶便随即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去哪里了,刚才?”

    夏叶一边听着公子暮歌的话,一边给自己也倒上一杯茶:“今日确实有人假借圣上的名义,宣我召见,我一时轻信,便跟着那个宫女去了,后来才发现不对劲,那宫女居然是个男子假扮的,我与他过了几招,便趁机逃走了,后来就遇到了冷肃。”“冷肃?你怎会遇到了他?”公子暮歌喝着茶微微皱起了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