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瞬间有些泄气,他说的很对,此时穿着这样的美衣华服,自然是不适合多吃的,不然一会儿恐怕是连动一下都难了,可是……虞姬动了第一筷之后,大家也都纷纷动起筷来,只有夏叶一直盯着眼前的食物,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公子暮歌提起筷子,夹了些笋尖放到了夏叶碗中,然后说道:“若是吃些清淡的应该也是无妨,姑娘还是不要纠结了,快吃吧。”

    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便开心地吃了起来,待吃到一半之时突然觉得有些不对,这明明刚才她是听了公子的话,才开始纠结的,怎么转瞬间,就成了她自己想纠结的了呢?果然,这人还是不能轻信的呀。

    “哦,那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夏叶在心中暗暗忖度着。酒过三巡,其中一个稍清秀些的齐国使者便开了口:“陛下,下官素闻罗月女子个个不仅貌美若玉,而且聪慧过人,琴棋书画更是不在话下,今日下官能有幸来参加这宫宴,不知还能否一道领略罗月女子之风采?”那齐国使节语气诚恳,表情恭谨,就连礼数都做了全套,夏叶将这些都看在眼中不仅为虞姬捏了一把汗。

    此时要是不答应这齐国使节的要求,恐怕明日周边各国就会传遍罗月女皇待客不周,且罗月女子不过尔尔、貌丑无盐,诸如此类的言论。但是若是答应了齐国使节的要求,只怕他们一会儿依旧会有所挑剔,无论如何恐怕都无法堵住他们的嘴。

    虞姬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只看着那个齐国使节轻笑说到:“使节谬赞了,我罗月向来以女子为尊,自然注重对女子的教育、培养,就连孤这满朝文武也皆为女子,若是一会儿依旧让女子出来献技,只怕会让使节觉得索然无味,不若孤请一男子出来献技可好,如若他的技艺能得使节称赞一二,,自然也可看出我朝女子的才学修养,使节以为如何?”

    那齐国使节未曾料到虞姬会如是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得转头看了看另一人,另一个使节似有些慵懒,只朝他点了点,那清秀的使节便回头,朝着虞姬行一礼说到:“全凭陛下安排。”

    夏叶听了虞姬的话,心中有些忐忑,她说的男子莫非就是公子?若是一会儿圣上真的让公子出来献技,那她之前的那一番话,恐怕是要大大地伤了公子的心呀,而且夏叶也想到会有此变数,这样一来她原来的计划恐怕也要有所调整了。夏叶悄悄转头看了看公子暮歌,见他面色如常,方稍稍放下心来。

    虞姬对着身旁的宫人耳语了一番,那宫人立马得令,弯腰疾步走到了公子暮歌身侧。夏叶见那宫人向这边走来,心中咯噔一下,她再次看向公子暮歌,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该来的总会来的。

    公子暮歌听了那宫人的话,心中泛起丝丝酸涩,原来这安排的高位并非是方便交流,而是她心中要就做了计较想让他弹琴卖唱而已,原来在她眼中自己跟乐师伶人并无差别。

    夏叶看着公子暮歌的表情不似刚刚,心中有了一丝不忍,随即看到公子对那宫人说了几句,便要起身,夏叶慌忙拉住了他,急切说到:“公子切莫冲动,圣上定是为形式所迫,万不得已罢了。”公子暮歌听了夏叶的话,不禁笑了起来,语气中却透出了点点哀伤:“姑娘不必担心,这是在宫宴之上,我自然不会乱来,圣上命我抚琴,我自是要去抚琴,我在她的心中与乐师无异,但是我依旧会扮演好这乐师的角色,不然……”公子暮歌说到这儿,抬头看了一眼在高处正与使节畅言巧笑的虞姬,接着说到:“不然,我便一无是处了,便会被她弃如敝屣。”

    夏叶感觉到公子暮歌此时心中宛如刀割,似是感同身受一般,夏叶此刻心中亦是伤心至极,她慢慢放开了抓住公子暮歌的手。公子暮歌随即随着宫人转身而去。夏叶看着他寂寥的背影,竟想起了飞蛾,公子这般好似飞蛾扑火,不行,她一定要帮他,她不能看着公子因为爱将自己变得如此卑微,夏叶看向那高位之上的虞姬,那巧笑倩兮的脸庞一时竟分不清真假,或许她心中也是孤寂的吧,毕竟高处不胜寒呀。

    就在夏叶遐想之际,公子暮歌抱着一把凤尾琴一步一步地向上走来,众人一时皆被他的风华所吸引,纷纷侧目,公子暮歌的双眸从未离开过那高位之上的虞姬,他看着她如玉的脸庞,嘴角微微弯起,他又想起了许久之前她在桃花树下的情景,一身红衣,一世红颜,美人浅笑,桃花自愧,公子暮歌不似方才心伤了,因为至少他现在还能看到她,还能看到她那清水般的双眸。

    公子暮歌走到距高台还有大约数米的地方,便停了下来,那里是一个平台,已然有人将琴台放到了那里,甚至还焚上了一炉香,公子暮歌轻轻地将手中的琴放下,然后对着高位的虞姬俯身行礼道:“参见圣上,臣奉命前来献技。”

    虞姬坐于高台之上,看着宛如天人的公子暮歌,心中泛起点点涟漪,她转头向齐国使节象征性地示意了一下,然后对着公子暮歌说到:“开始吧。”

    公子暮歌直起身来答是,便自行坐好,准备开始演奏,就在此时,夏叶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对着虞姬略行一礼说到:“圣上,公子一人抚琴恐是太单调了,民女愿为公子伴舞,以展我罗月国风。”

    虞姬未曾想到夏叶会突然冒出来,稍微皱了皱眉,那清秀的使节看着夏叶的模样,一时竟失了魂,另一位使节,轻轻推了推他,然后示意性的看了看虞姬,清秀使节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遂拱手对虞姬说到:“陛下,未想到罗月的女子竟如此出挑,既然这位姑娘想一展舞技,陛下何不成全于她,我二人也可一睹罗月女子的风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