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虞姬虽心下有些疑虑,但怎奈齐国使节已经开了口,若是她此时不允,定会给齐国使节留下话柄,到时他们如果再大肆宣扬出去……想到这儿,虞姬便转头看向夏叶说到:“准了。”

    “谢圣上。”夏叶说着给虞姬行了个礼,便一步一步朝着公子暮歌走去,公子暮歌直视着夏叶,他并不知晓她是何意图,但是他明白她是不忍他独自一人,说到底都是同命相连的苦命人罢了。

    夏叶一边走着,一边笑了起来,原来计划中是她要抚琴的,现今倒是换成了公子暮歌,这样也好,如今她倒是可以与公子暮歌演一出夫唱妇随了,说不定得到的效果还要更好些。

    夏叶走到公子暮歌身边,稍稍行了个礼,然后轻笑说到:“公子,夏叶来陪你了,公子要弹什么,可否告知?夏叶也好想想,该跳什么舞。”公子暮歌看了夏叶一眼,然后低下头,抬手轻抚了一下琴弦,语气中亦带着笑意:“姑娘既然能跟圣上请命,想必身上自是有些功夫,若是在下告诉姑娘将奏何曲,岂不是很无趣,不如……”公子暮歌说着便伸手将琴弦一拨,一首曲子便倾泻而出。

    夏叶未想到公子暮歌竟然会这样,难道这是要捉弄自己,让自己出丑?夏叶的右眼皮不禁跳了跳,在心中也感慨了起来,自己还是太年轻呀,夏叶慢慢闭上了双眼,仔细地听着这曲子然后抬手踢腿,身枝扭动,缓缓舞动了起来。

    夏叶当时让金织特地将这衣裙的后摆改的轻薄了一些,这也让夏叶的舞动看起来更加的飘逸,公子暮歌的琴声,越来越急,夏叶向上伸出玉臂,随着琴声开始慢慢旋转起来,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夏叶施展起轻功,竟然直接转到了半空之中。公子暮歌的琴声终于慢了下来,夏叶在空中慢慢将身枝舒展开来,此刻似乎所有光芒全都聚集到了夏叶的身上,她慢慢地朝着公子暮歌伸出了玉手,那模样宛如天人下一般。

    公子暮歌抬起了一只手牵住了夏叶,另一只手继续抚着琴,他眼神迷离地看着夏叶,那一双清水般的眸子,这一瞬间仿佛他眼前的人便是那高高在上、心心念念的人,他将她轻轻地拉了下来,夏叶由着公子暮歌将她拉下,她足尖轻点在公子暮歌的身边转了一圈,衣袖反转,腰肢轻压,就像是女子在对心爱的男子诉说着相思之情,而她思念的正是公子暮歌。

    虞姬将这场景看在眼里,那一对男女光芒万丈、含情脉脉,男才女貌这样的词在他们身上似是还不足够贴切,那绵柔的情感深深地刺痛了她,她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晃眼,她不愿也不想再看他们一眼。她想起往昔那翩翩少年,明明曾经也那样看过他,不过几年,为什么一切都变了,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他的眼中再也看不到自己了。

    夏叶转到公子暮歌的身边,轻轻地坐到了他的身边,玉手轻拨慢捻,竟与公子相互配合着,一起弹起了曲子,周边的人都开始感叹开来,感叹夏叶竟然也会弹这首曲子,也感叹公子暮歌与夏叶竟然能配合的如此默契。

    公子暮歌心中也是十分惊喜,他知道夏叶确有才华,却不知道她竟如此厉害,竟能与他合二为一,公子暮歌心中顿时豪情万丈,再不为那儿女私情纠缠,只觉得棋逢对手,他渐渐生出了一种想与夏叶一较高下的想法,他慢慢地拿来了手,夏叶虽有些不明所以,但是依旧马上抬手接上,继续弹着刚才的曲子,公子暮歌运起真气,向上一提,便飞到空中,侧身一转,转眼之间,公子暮歌居然已经拔出了旁边侍卫的剑,足尖点地,右手一伸,公子暮歌竟舞起剑来。

    夏叶明白了公子暮歌的意图,莞尔一笑,接着加快了手上的节奏,琴声愈急,剑气也就愈凌厉,公子暮歌随着琴声肆意飞舞着,恨不得此时手中正握着一壶好酒,公子暮歌向后一翻,身轻如燕,竟倒挂于空中,公子暮歌的发垂到了夏叶的眼前,夏叶丝毫不为所动,手下不停,公子暮歌趁着这一刻轻声对夏叶说到:“待得回府,相约痛饮。”

    说完这句之后,公子暮歌便翻到了夏叶的身后,同样绕着夏叶飞舞起来,公子暮歌的衣带随风轻轻拍打着夏叶的手臂,在外人看来,似是二人正在调情,但是夏叶与公子暮歌却是心中澄明,二人都将彼此视为知音,此时不过是肆意随感而已。

    夏叶缓缓地拨动了最后的一个音,公子暮歌也慢慢收回了身形,一曲终了,夏叶轻轻将双手收回,起身慢慢走到了公子暮歌身边,二人并肩而立,然后一起向虞姬俯身行礼,虞姬微微有些愣神,她从未见过公子暮歌舞剑,她竟不知他的武功如此深厚,她对他越发的痴迷了起来,原来他对她来说是如此陌生。虞姬身旁的宫人,见她半天没说话,便立马凑上前去小声提醒了一番,虞姬回过神来,立即让他们免礼。

    公子暮歌将夏叶扶了起来,二人相携着回了座位。待二人坐定,赞美之声便铺天盖地地袭来,那清秀的使节,缓缓地鼓起掌,然后由衷地赞美了起来:“这位姑娘果真是技艺非凡,且才貌双全呀,罗月竟有如此女子,真的让在下大开眼界呀。还有这位公子,宛如天人,二人真是珠联璧合,实在是绝配。”

    公子暮歌一拱手,笑着说到:“使节谬赞了,在下的未婚妻,只是一时技痒,实是随意之举,怎能当的使节如此称赞。”清秀使节直盯着夏叶,继续说到:“公子谦虚了,原来这位姑娘竟是公子的未婚妻,怪不得二人能配合的如此默契,公子有妻如此,真真让人艳羡。”

    夏叶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听着他们一来一回地说着话,中间夏叶悄悄地观察着虞姬的表情,见她似乎有些怅然若失,心下有些许窃喜,今日这突发状况倒是比她的计划要更好一些,至于效果,现在看来还不错,最后的关键还是在公子身上,反正夏叶是愿意相信虞姬对公子并非全无情意的,只是或许她自己还不清楚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