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说着拉起了夏叶的手,夏叶有些微微愣神,这时,公子暮歌接着说到“自今日开始,夏姑娘便是我的未婚妻,是公子府未来的女主人!”公子暮歌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全都当场愣住了,当然也包括夏叶,李沐儿震惊地都无法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她努力地张开嘴跟公子暮歌确认到:“哥哥,你……你刚才说……夏姐姐……”

    公子暮歌转过头将夏叶慢慢拉到自己身前,对李沐儿笑着说到:“沐儿,你夏姐姐就是你未来的嫂子,你以后要敬爱她,要好好听你嫂子的话。”公子暮歌的话就像一盆冷水,自上而下,从内到外,让李沐儿整个人凉了个透,她实在是不敢相信,才短短几天,公子暮歌居然真的喜欢上了夏叶,而且密不透风地连婚约都定下了,李沐儿惊在原地,终于再也说不一个字来。

    公子暮歌见她不说话,也未多想,接着转回身对众人再次说到:“以后大家切不可怠慢了夏姑娘,哦对了姜姐,”姜姐虽之前稍有预感,却也是相当震惊,她未料到公子会突然叫她,姜姐立马往前走了一步,低头恭敬地答到:“公子,奴婢在。”公子暮歌朝着姜姐点了点头,接着说到:“还要劳你费心,以后姑娘的膳食都直接送到她房中吧,姑娘喜欢清淡一些的。”“是,公子。”姜姐恭谨地答到,然后退了回去。

    “小香,”公子暮歌接着又转头,叫着小香。小香此刻心中十分紧张,听到公子暮歌叫她,立马一惊,匆忙从人群中跑到前面,对着公子暮歌与夏叶一行礼,说到:“公子,奴婢……奴婢在。”公子暮歌看着眼前的小香稍稍皱了皱眉,然后说到:“以后行事切不可如此莽撞,小香,以后你就专门负责照顾夏姑娘的饮食起居,你一定要小心伺候,切不可毛手毛脚。”“是……是……公子。”小香低着头恭谨地答着,然后畏畏缩缩地退到了一边,不动不敢动地站着。

    从公子暮歌开始说话到现在为止,夏叶都一直在蒙圈之中,她自然知道这不过依旧是角色扮演罢了,但是公子为何会在府中突然宣布此事,这样只会让她与姜姐、小香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不光如此,她最担心的还是李沐儿,她之前就已经让李沐儿心生怨恨了,如今公子暮歌又亲自宣布她即将成为府中的女主人,李沐儿此后肯定更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头衔,却给她惹来这无尽麻烦。

    夏叶突然觉得这次她与公子暮歌这买卖,真是大大地赔本呢,这往后在府中如履薄冰的日子,真真让她有些不敢想呢。

    “翠玉,”公子暮歌此刻完全不明白夏叶的心情,只是继续按着自己所想吩咐着:“你回头找成衣铺的裁缝到府中来,给姑娘量量尺寸,再做几件衣服,以后姑娘在府中的吃穿用度一律与我相同。”“是,公子。”翠玉悄悄看了一眼身旁的姜姐,然后恭谨低着头站着。

    公子暮歌终于讲完了,他低头看了看身旁的夏叶,然后轻声问道:“叶儿,你可还有什么想说的?”夏叶听着公子暮歌话,感觉此刻尴尬到了极致,心中又不禁把他埋怨了一番,这样酸溜溜的话可让她怎么接呀,她嘿嘿地干笑了两声,然后答到:“嗯,公子都吩咐的挺好的,我没什么可说的了。”“那叶儿可还满意?”公子暮歌直盯着夏叶的眼睛,脸上带着玩味的微笑,又问道。夏叶在心中直喊着饶命,脸上也做出一副都听你的的模样,轻声说到:“满意,满意。”

    公子暮歌看着夏叶的样子,笑出了声来,然后转身对众人示意了一番,让他们退下。待众人退下之后,正厅之中只剩下夏叶、公子暮歌、李沐儿三人,公子暮歌依旧没有放开夏叶的手,他一侧身对着还愣在旁边的李沐儿说道:“沐儿,我与你夏姐姐还有事情要商量,就先回落红院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公子暮歌说完便牵着夏叶,慢慢走出了正厅,只留李沐儿一个人依旧在站在那里,李沐儿的心瞬间被孤寂所占领,她喜爱的哥哥马上就要离她远去了,那个从小就将她捧在手里的哥哥,那个一直保护着她维护着她的哥哥,那个永远总是用宠溺眼神看着她的哥哥,李沐儿不敢再也是想不下去了,她的泪水慢慢流了下来,她不能,不能再忍下去了,那个夺走了她一切的女人,她绝不会让她有好下场的。

    夏叶被公子暮歌牵着,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突然她的右眼皮跳了跳,她越发觉得不不对劲,夏叶使劲把自己的手往回收了收,公子暮歌察觉到夏叶的心思,立马使劲将她的手握紧,然后转头凑到夏叶耳边,轻轻说到:“姑娘,还没到落红院呢,再稍忍耐一会儿。”夏叶瞪着自己的杏仁眼,看了公子暮歌一会儿,终究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只抬脚疾步往落红院走去。公子暮歌被夏叶扯着,顿时觉得十分有趣,痴痴地笑出了声来。

    夏叶听到公子暮歌的笑声,越走越疾,后来干脆直接运起轻功,带着个偌大的拖油瓶,直接飞回了落红院,夏叶一掌推开了公子暮歌的房门,一用力便将公子暮歌扯了进来,然后一拂袖便将房门关上,夏叶甩开公子暮歌的手,转身径直走到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便整杯灌了下去。

    公子暮歌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对着夏叶恭敬地作了个揖,说到:“在下刚才对姑娘多有冒犯,现今给姑娘请罪。”夏叶看了公子暮歌一眼,然后略带怒气地说到:“公子说笑了,夏叶怎么敢当呢。”公子暮歌一听夏叶这话,便知道她气还没消,他走到夏叶对面坐下,然后继续作揖道:“在下此事未能先跟姑娘知会,确是在下的过错,只是那齐国使节实在不知道何时便要登门拜访,我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刚才有冒犯之处,在下给姑娘赔不是了,请姑娘一定见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