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自然能辨别出姜姐做的菜,这一桌子的菜没一个带着姜姐的味道,只怕都是夏叶做的。

    公子暮歌抬起头朝着夏叶一笑,似是在夸奖她,夏叶大约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以一笑回之。无垠在旁边看着二人的互动,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他看着眼前的粉蒸肉微微有些出神。夏叶回过头看着他的模样,便将粉蒸肉往无垠面前移了移,轻声问道:“大人,你看着这菜做什么,多吃些就是了,不是你叫我做的吗?”

    无垠听了夏叶的话回过神来,立马笑咪咪地看着她,他夹了两筷子的粉蒸肉,开心地吃了起来。夏叶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接着就吃起自己的饭来。

    午膳吃完了之后,公子暮歌要与胡扬继续回去下棋,夏叶本想去厨房帮下姜姐的忙,却没想到她刚要走便被无垠拉住,无垠笑咪咪地看着她,然后对着公子暮歌扬声说道:“公子,刚才我还没有将你这公子府逛完,如今我想让夏姑娘带我再四处看看,不知可否?”

    公子暮歌眼光复杂地看了无垠一眼,接着又看了看夏叶,夏叶朝着他点了点头,公子暮歌便笑着同无垠说道:“大人,只要叶儿同意,我没有意见。”无垠低着头看了看身前的夏叶,笑着说道:“我想夏姑娘是不会反对的。”

    公子暮歌与胡扬相携着回了落红院,二人一路有说有笑如同多年的好友一般。夏叶一边走着一边问着身旁的无垠:“大人想要去哪里看看?”无垠双手背到身后,如沐春风地笑着答着:“姑娘,不知我哪里得罪了你,为何一直你对我不温不热的?”

    夏叶未料到他突然这样问,只觉得这人不按常理出牌,她看着无垠满脸疑惑地答到:“大人,何故这样问?民女怎敢对大人不冷不热。”无垠也不看夏叶,只盯着前方,继续说道:“姑娘,左一个大人,右一个大人的叫的倒是好听,可不知心中已经将我骂成什么样了。”夏叶听了这话倒是不禁笑了起来,无垠看着她笑靥如花的模样也笑了,接着说道:“姑娘这可是在嘲笑我?”

    夏叶定睛看了看无垠,轻轻摆了摆手,然后带着笑腔地说道:“不不不,大人,民女可没有,民女只是没想到大人这样直接。”无垠突然感觉自己很享受与夏叶待在一起的这半刻时光,她面上对他似是冷若冰霜,内在却是活泼爽朗,他跟她待在一起觉得很舒服。

    夏叶见他没说话,心下有些疑虑,犹豫半天还是忍不住脱口说道:“大人,民女有一问,不知当讲不当讲?”无垠见夏叶似是有些犹疑,便换了一副认真的语气说道:“姑娘,以后还是不要再民女民女的了,现在又不是在宫中,还是随意一些好了,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好了,在下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夏叶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便将腹中的疑惑直接说出:“好,大人,那我便直接问了,你们今日来公子府拜访究竟意欲何为?”夏叶说着停下了脚步,无垠也随着她停了下来,夏叶看无垠面色不变,一时不知是他被自己惊到了,还是因为心思深沉。

    无垠直视着夏叶,双眸有些深不可测,停顿了片刻,他才缓缓开口说道:“姑娘,这件事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另一件事情。”“另一件事?”夏叶疑惑地看着无垠。无垠此时扯开嘴角笑了起来,他往夏叶的身边凑了凑,然后悠然说道:“姑娘这样聪明,有些话即使我不说,你也一定能猜到。不过另一件事……”说到这儿,无垠向后将身子移开了些,他直视着夏叶的眼睛,方才接着说道:“恐怕姑娘就猜不出来了,所以让我来告诉姑娘,如何?”

    夏叶突然想起了无垠今天的怪异行为,难道是与他说的事有关?夏叶抬眼看着无垠,然后问道:“大人,我倒是十分好奇,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无垠笑了笑,往前走了两步,他背对着夏叶说道:“姑娘,再陪我走走如何,这府中风景着实不错,若能与姑娘漫步一会儿,那真真是种享受。”夏叶往前随着他也走了两步,然后一低头笑了笑说道:“既然大人诚意相邀,我自然乐意奉陪。”

    无垠同夏叶并肩走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道:“姑娘,在这府中可与人有仇?”“有仇?”夏叶有些疑惑地问道。无垠看着夏叶,笑如春风,他突然伸手将夏叶肩膀上地花瓣拂了拂,夏叶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不禁往后退了退,无垠依旧是笑着,他也停了脚步,接着说道:“是在下唐突了,不过姑娘今日恐怕还要感谢我才是,方才在正厅之中,我可是救了姑娘一命呢。”

    夏叶听了无垠的话,心下一惊,她迅速在脑海中将今日种种怪异之事回想了一番,小香、李沐儿、打碎的餐具,这所有事情一定是有着某些关键,难道说……她睁大了眼睛,往无为跟前凑了凑,试探性地问道:“难道是李沐儿?”无垠看着夏叶如水的双眸,竟笑出了声来,他扬声说道:“姑娘果真聪慧,只这片刻便将此事想通透了。”

    “竟真的是她!”夏叶的额头上冷汗涔涔,无垠于这府中没有任何利害牵扯,自然不会骗她,似是从上次李沐儿假意摔倒诬陷于她之后,夏叶就知道她一击不中,必定还有后手,可是她没想到,这回李沐儿居然还把小香给牵扯了进来,只是夏叶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大人,不知你可知道李沐儿到底在餐具上做了什么手脚?”

    无垠有些玩味地笑了一下,然后凑到了夏叶耳边,轻声说道:“是砒霜,你若是今日真的用了那副碗筷,恐怕此时已经是冷尸一具了。”无垠说完慢慢直起了身子,他看着夏叶震惊的模样,心中隐隐有些得意,他从小就喜欢将所有的事情都控制在掌握之中,尤其是他喜欢的东西。

    砒霜?夏叶本来还心存侥幸地想着,李沐儿可能也就放点巴豆什么的,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丑罢了,没想到李沐儿竟然要将她置于死地,夏叶回想起李沐儿今日午膳时的表现,无垠故意让她们俩调换座位,李沐儿明知道自己眼前的餐具淬了剧毒,却表现的如此镇静,这完全不像是一个小姑娘的心性。如果再任她这样发展下去,恐怕结果将不堪设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