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无垠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他慢慢抬起头来,扯出一个微笑,似有些懒洋洋地说道:“姑娘,你这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的功夫倒是使得极好呢。”夏叶被无为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她低下头,微微有些脸红,轻声嘀咕道:“谁让你不躲开的。”无垠觉得夏叶这无赖的模样,很是可爱,便有样学样的也学了起来,他笑的更大了些,语气中尽是戏谑:“姑娘,在下哪知道姑娘的功夫竟然如此高深,真是想躲也躲不及呢,还有在下这内伤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姑娘是不是应该随行照顾一二呀?”

    夏叶一听这话,有些窘迫地看着无垠,然后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应该……应该不用吧,大人,译馆难……难道没有人服侍吗?”“有是有,但是……姑娘不觉得应该为我这伤负些责任么?咳,咳,咳……”

    无垠说着便扶着胸口咳嗽了起来。夏叶赶紧轻轻地拍了拍无垠的背,急切地问道:“大人,怎么样?你倒是慢着点呀。”无垠其实是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他感觉到夏叶的轻抚,又故意多咳嗽了几声,直到脸红脖子粗之后,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夏叶以为无垠是真的不舒服,心中就更加内疚了,她待无垠稍稍转好之后,才又柔声说道:“大人,要不我去请公子和胡大人过来?虽然我刚才给你输了些真气,不过还是请个大夫仔细看看,才放心些。”无垠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方才我还说姑娘聪慧,这会儿怎么又愚钝了,你现在去请他们,不就相当于告诉他们是你打伤了我?我好歹也是一国使节,若是此时闹得人尽皆知,恐怕不光姑娘,就连这公子府都会受到牵连。”

    夏叶低下头,然后轻声说道:“我当然知道,可是确实是我一时失察打伤了大人,若是大人的伤再因为我不能得到及时医治,那我的罪过不是更大了么。”无垠笑了起来,原来竟是因为自己,他心中顿时笼罩着丝丝暖意,他抬手轻轻地敲了一下夏叶的头,夏叶立刻呲牙乱叫起来:“哎呦,大人,你干嘛打我?”无垠看着夏叶吃痛的模样,心情好的不得了,他笑着答道:“姑娘,不如这样好了,你要是到译馆来照顾我,我可以跟他们说这伤是我自己摔的,如何?”

    夏叶有些疑惑地看着无垠,不明白他这是意欲何为,他绝不是好心之人,难道是想捉弄她?夏叶迟疑着开口问道:“大人,你这是想刻意为难我?还是?”无垠觉得夏叶越来越有趣了,说她心思深沉吧,有时说话又很直接,说她天资聪颖吧,有时依旧傻傻地为别人着想,她真真是个矛盾体,夏叶见无垠不说话,便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扬声叫道:“大人?大人?”

    无垠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有些微微发蒙的夏叶,满含笑意地说道:“姑娘,我这可不是要为难你,而是要帮你呀,”无垠说着身子往前倾了倾,往夏叶眼前凑了凑才又说道:“姑娘,你可要想清楚,若是罗月的圣上知道了这件事,为了不影响我两国的邦交,无论如何都会给我一个交代,这样一来恐怕你的公子就难以善终了……”

    夏叶听了无垠的话,不禁开始思虑了起来,无垠说的不错,今日这事一定会连累公子,如今公子与圣上之事还没有结果,若是再生出这场风波,恐怕再想撮合他二人就更加阻碍重重了,那她的线索……夏叶在心中权衡了一番以后,决定暂且先答应无垠,等过后再与公子讲明情况,或许他会有更好的主意。

    无垠见夏叶思虑了许久,似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姑娘,怎么样?想好了没有?”夏叶抬头看了看无垠,这人分明就是笃定她会答应他,夏叶突然有种掉入陷阱的感觉,可是为今之计,也只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了,如此想来,一股英雄气魄瞬间萦绕在夏叶心间,她定定地看着无垠说道:“那就按照大人说的办吧,不过我只是一介平民,想进这子陵城的第二重门,恐怕并不容易。”

    无垠似是很满意夏叶的回答,他裂开嘴笑了笑,然后扬声说道:“姑娘不用担心,这件事我自会解决。这天气也不早了,还要劳烦姑娘扶我去寻胡大人,他们的棋局应该已经下完了。”夏叶点了点头,便起身扶着无垠慢慢朝着落红院走去。在快到达落红院之时,无垠突然停下脚步,然后转头对着夏叶说道:“姑娘,以后在这府中行事可要小心,还有你那个丫鬟断然不能再用了。”

    夏叶明白他这是好意,但是小香她……夏叶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对着无垠轻声说道:“此时,我自会处理,多谢大人提醒。”夏叶说着继续扶着无垠走进了落红院。无垠听了夏叶的话,本欲再多说些什么,不过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在二人意料之外的是,公子暮歌与胡扬的棋局依旧未能分出胜负,胡扬远远看到夏叶扶着无垠,便立马起身迎了上来,公子暮歌也紧随其后地走了过来,胡扬看无垠脸色不太好,立马关切地问道:“少将军,你这是怎么了?”无垠没有答话,胡扬心中又是急切,又是疑惑,他无法便转过头看着夏叶问道:“夏姑娘,这是发生了何事?”夏叶低着头,有些犹疑地答道:“这……”“没事,刚不小心,受了些小伤,我们先回译馆吧。”夏叶刚刚开口,无垠便立马接上了她的话。

    胡扬对无垠的说辞,依旧有些疑虑,不过他也知晓此时并不是刨根问底的时候,胡扬朝无垠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着公子暮歌拱手说道:“公子,今日多有叨扰了,少将军突然身体不适,我们就先告辞了,若是日后有机会,定要与公子再一较高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