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本来想问问无垠因何受伤,伤势又如何,不料刚要开口便看到,夏叶直对他使眼色,公子暮歌微微皱了皱眉,最后也只是拱手对胡扬说道:“那在下也不多加挽留了,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叙,大人,请,在下送送二位。”

    夏叶与公子暮歌将他二人送到府门口,然后目送他们上车走远之后,才相携着往落红院走去。

    公子暮歌看着夏叶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想着刚才无垠那伤势来的奇怪,便开口问道:“姑娘,刚才无垠的伤势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叶听公子暮歌这一问,便将头使劲地低了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支支吾吾地说道:“公子,还是等回落红院再说吧。”

    公子暮歌微微皱了皱眉,他突然有种预感,无垠的伤,恐怕与夏叶有关,既然夏叶不欲说,他也不急着问,二人就这样并肩走着,一路回到了落红院,进了公子暮歌的书房。公子暮歌示意夏叶坐下,随手倒了一杯茶,放到她的面前。夏叶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公子……其实……无垠的伤……是我打的。”

    “什么?”公子暮歌刚拿起茶杯,却被夏叶这一句话惊的撒出去了半杯水,他本以为顶多就是夏叶为了捉弄无垠,故意将他绊倒之类的,万万没想到二人居然动了手。公子暮歌将茶杯放下,然后急切地问道:“姑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叶一边擦着桌子,一边不好意思地看着公子暮歌说道:“公子,这次是我不对,还差点连累到公子了还,刚才无垠用轻功突然移到我身前,我一时没控制住,就……就本能地打了他一掌,大约用了六……六七分力吧。”公子暮歌微微皱了皱眉,自顾自地说道:“姑娘虽只用了六、七分力,不过无垠怕是也没有防备,姑娘的内力深厚,这样算来,无垠应该伤的不轻呢。”

    夏叶攥着茶杯,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她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我当时接着向他体内输了一些真气,应该不会伤及心脉,不过可能还是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公子暮歌思虑了一会儿,然后犹疑地问道:“姑娘伤了无垠,可刚才他并没有借机滋事,难道是姑娘与他达成了某种协议?”夏叶的头又低了低,她顿了一会儿方才说道:“是,若他将此事宣扬出去,圣上定会给他一个说法,到时不光是我肯定还会牵连到公子府,所以我答应去照顾他,他也答应我,不会再过多追究了。”

    公子暮歌细细地摩挲着杯沿,似是思虑了片刻,才扬声说道:“这次倒是为了公子府,要委屈姑娘了。”夏叶急忙晃了晃手,低声说道:“公子,不必这样讲,本就是我的过失,自然应该由我来弥补。”公子暮歌忽然笑了笑,又抬手帮夏叶续了一杯水,方才说道:“姑娘可以暂且放心,这第二重门也不是这么好进的,况且在罗月姑娘除了是我的未婚妻之外,不过是一介平民。”

    夏叶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总算是有了些安慰。

    不过人说攘外必先安内,夏叶悄悄看了一眼公子暮歌,她想有些事情应该要让公子知道了,李沐儿小小年纪已经心狠手辣,若再不加以惩治,还不知道以后要闯下什么样的大祸,不过她必须要寻一个契机,最好还是让公子暮歌自己去发现才好。

    夏叶又在公子暮歌房中呆了一会儿,才回到了东厢房,她换了身衣服,直直地躺倒床上,不过夏叶没有立马休息,脑海中有好多事情来回撞来撞去,她胡思乱想了一番,依旧丝毫没有头绪,最后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天,夏叶又起晚了,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自从来到罗月之后,她就越来越懒了,夏叶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小香站在屋外,小香一看见夏叶,立刻低下头,行了个礼,然后轻声说道:“请姑娘稍等,我马上去打水来帮您洗漱。”小香说着立马转身匆匆地走了。

    夏叶昨天想了一晚上,决定今天就跟公子暮歌说一下,把小香调到厨房去给姜姐帮忙的,这样一来李沐儿应该不会再找她麻烦了,跟姜姐在一起,小香应该也不会像现在一样过于惊慌。

    夏叶想的不错,小香的确十分惊慌,昨天夏叶让她回房休息,她却直接奔到厨房去寻姜姐了,小香惶恐地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姜姐,姜姐当即跑到正厅,直到看到了李沐儿打碎了餐具,才放下心来。小香吓的不敢离开厨房半步,直到姜姐回来,听到没有任何人出事,她才稍稍安定了心神。小香对夏叶十分愧疚,可是李沐儿又对她步步紧逼,实在让她喘不过气来。小香一早就来到夏叶的房前守着,她想要对夏叶好些,来弥补她原来犯下的过错。

    夏叶也不等小香回来,只顶着一张素面便走到公子暮歌的房前,抬手就敲了几下门。公子暮歌自然早已经起身了,他听到此时有人敲门,稍稍皱了皱眉,扬声问道:“是谁?”“是我,公子。”夏叶轻声答道。公子暮歌对夏叶的到访,微微有些诧异,他随即径自走过去给夏叶开了门。

    夏叶睁着一双大眼睛,直视着公子暮歌,柔声说道:“公子,早,我有事同你说。”公子暮歌闻言,后退一步,让出位置让夏叶进来,夏叶抬步走到桌前站定,公子暮歌将房门关上,然后向夏叶走了几步,然后做了个手势,让她坐下,夏叶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公子,我就一件事,说完就走。是关于小香的。”“小香?”公子暮歌疑问地看着夏叶。

    夏叶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公子,我想让小香去厨房帮姜姐的忙,不知你意下如何?”“是因为她做的不好?”公子暮歌问道。“不是的,公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