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如水的眸子直视着公子暮歌,她接着说道:“她做的很好,只是我昨天去厨房,发现姜姐有些忙不过来,小香手脚利索,正好适合过去,而且我这边也没什么需要照顾的。”

    公子暮歌听她这样说,也觉得这事儿并没有什么不妥,遂点头答应了。

    夏叶见公子暮歌答应了,便行了个礼,然后便抬脚要走出房门,却没想到公子暮歌忽然拉住了她,夏叶回头疑问地看着公子暮歌,公子暮歌放开手,看着她,扬声说道:“姑娘,齐国使节受伤的消息已经传来了,传闻说是使节自己摔伤了,毕竟昨日使节才来府中拜访,今日便又这样的传闻,所以今日,我们一起过去探望一下如何?”

    夏叶低头想了想,继而说道:“嗯,好的,公子,但是你不是说这二重门平常也是很难进的么?那今日……”“这个你不用担心,今日去探望使节的官员很多,我们不过是其中一个,我已经派人到译馆去递帖子了。”公子暮歌看着夏叶,微笑着说道。夏叶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全听公子安排。”“好,那等午膳之后,我差人去叫你。”公子暮歌轻声说道。

    夏叶回到东厢房,发现小香已经将洗脸水打好了,她见夏叶进来,便立马起身低头说道:“姑娘回来了,我先侍候姑娘洗漱吧。”夏叶看着小香点点了头,然后走了过去,任小香帮她清洗梳妆,待小香帮夏叶梳好头,夏叶看着镜中的小香,微微低了低头,轻声说道:“小香,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小香听夏叶这样说,心中一惊,竟把梳子掉到了地上,砰的一声,夏叶并不为所动,竟像没听到一样,小香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惊慌地将梳子拾了起来,然后定了定心神,方才答道:“姑娘请说。”夏叶慢慢转过身来,她拉过小香的手轻轻拍了拍,然后柔声说道:“小香,我跟公子商量了一下,我这边事儿不多,暂时用不着人照顾,你从下午开始就去姜姐那边帮忙吧,回头我会跟姜姐打个招呼。”

    夏叶的话还没有说完,小香便开始忐忑不安,她心中忖度着,难道是姑娘知道了些什么,小香双手绞在一起,低着头,支支吾吾地对着夏叶说道:“姑……姑娘,是……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夏叶轻轻地摇了摇头,接着柔声说道:“小香,不是这样的,姜姐那边确实需要帮手,在厨房帮忙也能轻松一些。”

    小香颤抖着抽回了手,然后哆哆嗦嗦地站起了身来,拿起旁边的脸盆,也没说什么,便跌跌撞撞地往房门在奔去。夏叶本想起身叫住她,最后也终究没有说出口。

    小香从东厢房跑出来之后,便直接奔着厨房去了。姜姐远远看到小香惊慌地跑过来,便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姜姐走出厨房迎过去,一把抓住小香将她拉到一处隐蔽的地方,然后低声问道:“小香,你这么慌张做什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小香已是满脸的泪水,而且浑身冰冷,她抽泣了半天,才断断续续地吐出了几个字来:“姜……姜姐,姑娘让我……我到厨房……给你帮忙,不……不用……伺候……她了。”

    姜姐听了小香的话,心中一沉,这样说来恐怕夏姑娘是已经知晓了其中的前因后果了,如今这样安排,只是为了小香好罢了,姜姐此时心下澄明,她拉过小香的手,轻声安慰着她:“小香,快别哭了,姑娘这是为了你好。”说着姜姐抬手帮小香擦了擦眼泪。小香一边哽咽着一边说道:“姜……姜姐,你说……姑娘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姜姐轻轻握了握小香的手,又拍了拍她的肩膀,方才轻声说道:“夏姑娘,冰雪聪明,她这样安排,确实极有可能是都知道了,小香没事儿,姑娘,这是想让你安稳地过日子呢,你不在她身边,也就没了利用价值,小姐自然也不会纠缠你了。”

    小香听了姜姐的话,不仅没有平复情绪,反而越哭越厉害,她一边抹着泪水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姜……姜姐,我……我心里难受,我……我对不起姑娘……”姜姐听了小香的话,心中也隐隐有些难过,她将小香轻拥到怀中,然后轻轻地拍着小香的背,姜姐以前一直以为夏叶只是有些善良,如今再看夏叶不光善良,而且宽容,这一点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小香走了之后,夏叶心中也稍稍有些惆怅,一直到后来姜姐过来送午膳,夏叶本想问问姜姐,小香怎么样,不过姜姐依旧是一副放下东西就要走的模样,夏叶也没好开口,姜姐本来已经走到了门口,却不知怎么的忽然停住了脚步,她慢慢转过身来,行了个礼,然后对着夏叶说道:“小香的事,谢谢姑娘了。”

    夏叶本来想再同姜姐再说着什么,可是姜姐说完这句话便立马走了出去。夏叶心中突然感觉到一丝安慰,就连午膳也都吃的尤其香。夏叶吃过午膳之后,刚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公子暮歌便走了进来,夏叶抬头见是他,立马将手中的书放下,柔声问道:“公子?是现在要出发吗?”公子暮歌抬起手示意夏叶不用起身,他走过去坐在夏叶对面,方才扬声说道:“姑娘,不急于这一时,我刚听说圣上今天午后也会过去探望使节,所以特意想过来与你商量一下,我们是否要去赶这个巧?”

    夏叶低头想了想,觉得这说不定是个绝佳的机会,于是看着公子暮歌轻声说道:“公子,我觉得说不定这是个机会,若是我们正好与圣上赶到一起,或许可以借机试一试圣上的口风,当然也可以再给圣上填一把火。”公子暮歌见夏叶如是说,也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扬声说道:“姑娘,这段时间真的是有劳姑娘了,为了我的事这样费心。”

    夏叶看着公子暮歌认真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连语气中也都沾染了喜悦的色彩:“公子,你不要老是这样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我每次看到,都只会想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