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也笑出了声来,扬声说道:“我也被姑娘取笑惯了呢,多笑这一次也无妨。”公子暮歌说完,与夏叶相视一笑。公子暮歌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姑娘,先收拾一下吧,一会儿我让人来叫你。不过,现在小香不在,姑娘自己可还方便,要不我先遣别人过来帮你一下?”夏叶轻轻地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公子,没事,我可以,还劳公子稍等片刻了。”“无事,应该的。”公子暮歌一边说着边走出了东厢房。

    夏叶将房门关好,然后换了身浅紫的衣裳,小香早上给她梳了个追月髻,夏叶坐到铜镜前,只轻轻理了理碎发,然后稍稍加了加妆,便又是一副美人如玉的精致模样。砰砰砰,此时突然有敲门声传来,夏叶随即扬声问道:“是谁?”屋外接着传来了翠玉的声音:“姑娘,公子此刻已经在府门前等着您了,他差我来请您过去。”“好。”夏叶应了一声,然后便起身打开了门。

    等夏叶随着翠玉走到府门口,她一抬头便看到李沐儿正站在公子暮身前娇笑着,然后公子暮歌不知说了一句什么,李沐儿抬起粉拳一下打在公子暮歌身上,公子暮歌也并不在意,两人相继笑了起来。夏叶看着这一副兄友妹善的景象,心中隐隐有些不是滋味,若是所有的事情都停于表面,也未尝不起一件好事,若是有一天公子知道了李沐儿的真面目,这景象恐怕就再也看不到了,也不知公子会怎样处置李沐儿。

    公子暮歌一转头看到了夏叶,他微微一笑,接着扬声说道:“叶儿,你来了。”夏叶被他这一叫,立马回过神来,也换上一副笑容,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抬步慢慢地朝着公子暮歌走去。李沐儿也转身看到了夏叶,她见夏叶走了过来,立即迎上前去,朗声说道:“呀,夏姐姐来了,姐姐今天真是太美了。”夏叶悄无声息地避开了李沐儿伸过来的手,只是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绕过她,径直走到了公子暮歌的身旁。

    公子暮歌也不多说,他伸出手慢慢扶着夏叶先上了马车,然后转头看着对着李沐儿柔声说道:“沐儿,你也早些回府吧,今日我们可能不回来用晚膳了,你不用等我们,让姜姐独自给你做一份就好。”李沐儿甜甜一笑,然后朗声说道:“好的哥哥,你与姐姐路上小心些。”公子暮歌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抬脚踏上了马车。

    公子暮歌与夏叶面对面坐着,他似是思虑了片刻,才张口对着夏叶说道:“姑娘,你此次伤了无垠,等下碰到了圣上,说话可是要更加谨慎才是。”“公子说的是。”夏叶微微低着头,脑海中浮现出了各种等一下可能会出现的状况。公子暮歌继续说道:“还有一事,我隐隐有些担心,无垠与姑娘定下的这个协议,仅仅是说姑娘过去照顾他,无垠此人心思深沉,我担心他另有所图,到时会对姑娘不利呀。”

    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也开始忧心忡忡起来,她也并不是未想到无垠可能会令我目的,不过是进退维谷罢了,夏叶轻声答道:“公子所虑,也正是夏叶所虑,不过眼下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收获,对了还有一事,我思虑了许久,还是觉得应给公子提个醒,之前二位使节到府中来,只是要比棋艺,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我猜想他们的目标或许是公子。”“我?”公子暮歌略显惊异的问道。

    夏叶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是,我想两位使节昨日来访,恐怕是想先对公子的才能加以试探,然后下一步,他们应该就要开始游说公子了。”“游说我?”公子暮歌微微忖度了一番,然后说道:“姑娘的意思是,他们要游说我去齐国?”“我想是的,公子。”夏叶轻声说道:“我听说齐国皇帝十分好才,想必那胡扬能从一介白衣变成礼部侍郎,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他们必是对公子的才华仰慕已久,进而想将公子收未己用。”

    公子暮歌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张口说道:“姑娘说的不无道理,不过他们有何能有把握说服我呢?”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暗自思量了一番,方才说道:“我料想,他们或许之前打听到公子乃是胸怀大志之人,在罗月男子不能入朝为官,这样自然就埋没了公子的志向,若是公子随他们回齐国,自然能够施展报复,成就伟业,若我是齐国使节,便一定会从这个方面,对公子多加刺激。”

    公子暮歌心中对夏叶的聪颖赞叹不已,他笑了笑说道:“我的才识心思恐怕是不能同姑娘相比呀,他们想游说我,还不如直接游说姑娘来的干脆。”夏叶也笑了笑,接着说道:“公子还说我取笑你,明明是公子喜欢取笑我才对。”公子暮歌脸上的笑意更大了,他扬声说道:“姑娘不光才识过人,连这口舌也是半分不饶人呢,像姑娘这等奇女子,真乃世间少有呀。”

    夏叶笑地有些合不拢嘴了,她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公子可不要再夸我了,再夸,我可就要上天了,不过说正经的,公子,若二位使节真的游说于你,你可有应变之法?”公子暮歌止了笑,表情慢慢认真起来,语气带着一丝肃然地的说道:“姑娘应知我心意,若圣上有意于我,我自会倾尽毕生心力同她一起守护着罗月,若圣上心非属我,我便想同姑娘一样周游列国、浪迹天涯,逍遥自在地度过余生。官衔、地位对我来讲并无用处。”

    “公子这等心性,真是非常人所能及呀。”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心中颇有些感慨,这世人都爱争名逐利,为了财富、地位往往不惜任何付出任何代价,但公子明明有这个机会,却并不在意,现在像公子这般的人真是少之又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