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听了夏叶的话,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好,那我想走了。”说着公子暮歌轻轻摸了摸夏叶的头,然后随着胡扬一同走了出去。瞬间房间里就只剩下夏叶与无垠二人,夏叶顿时觉得有些尴尬,她与无垠都没有说话,夏叶慢慢地踱步走到无垠身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后她直接伸手翻过无垠的手腕,然后搭上他的脉门,还好,脉象平稳,夏叶轻轻放开了无垠的手,也随即放下了心,她本就无心伤得无垠,如今见他没事也算松了口气。

    夏叶本想直接去厨房看看,却没想到刚转身无垠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夏叶一回头便看到无垠在玩味地笑着,她使劲想抽出自己的手,无奈无垠将她攥的死死的,此时夏叶心中微微有了怒气,扬声说道:“大人,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我。”无垠依旧笑着,他直直地看着夏叶,悠悠说道:“原来姑娘竟是这样不守承诺之人。”夏叶有些疑惑地问道:“大人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哪里不守信用了?”

    无垠一使力便把夏叶拉到了他的身前,夏叶一时惊慌又开始挣扎起来,不过她转瞬便想到无垠的伤还没好,便立刻变小了动作幅度,只怒目瞪着无垠问道:“大人,你究竟要做什么?”无垠慢慢贴近夏叶,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姑娘,可是答应要照顾我呢,怎么这样着急就要走?”夏叶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她能感觉到无垠说话是吞吐的气息,她的耳朵开始发痒,最后只能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什么,什么时候说……说不照顾……你了?”

    无垠同夏叶离的极近,他看着夏叶红透了的脸还有那忽闪忽闪的睫毛,顿时觉得心情大好,无垠稍稍将身子后倾,将自己与夏叶的距离拉开了些,笑着说道:“那姑娘是不是该先将我扶回床上休息呀?”夏叶微微地皱了皱眉,然后气势稍显薄弱地说道:“大……大人,不先将我放开,我……我怎么扶呀?”无垠看着夏叶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慢慢放开了手。手腕重获自由的夏叶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她轻轻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依旧瞪着一双杏仁眼,看着眼前有些无赖地无垠。

    无垠不以为意,还是笑着,然后张开双手,一副等着夏叶扶他上床的模样。夏叶心中虽隐隐有些怒气,但是一想觉得自己确实有些理亏,随即叹了叹气,抬手扶着无垠朝着里间走去,无垠伸手搭在了夏叶肩上,偷偷笑了起来。夏叶只觉得身上重的很,只想赶紧卸掉这个包袱。待走到床边,夏叶心中隐隐忖度了一番,然后脚下一使劲便将无垠直接四脚朝天地卸到了床上。

    无垠也没想到夏叶居然会这样对他,一时龇牙乱叫起来:“哎呦,疼死我了,姑娘,你这哪是照顾我,分明是想谋害我才是!”夏叶看着无垠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她也不答无垠的话,只抬手将被子拉过来,给无垠盖好,然后将他的身子板正,无垠此时也不似刚才无赖了,只由着夏叶摆弄,待夏叶将无垠安置好了,她便起身说道:“大人,这时候也不早了,我要赶紧去厨房了,你要是感觉不舒服可以找叫公子和胡大人过来帮忙,等晚膳做好了,我来再来叫你。”

    无垠以手支头笑着看着夏叶,乖顺地点了点头,夏叶见无垠这个样子一时有些适应不过来,她转身刚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来什么,又回身对着无垠说道:“对了大人,除了粉蒸肉,你还想吃些别的么,要不再给你顿个汤?”无垠脸上的笑容更大了,他轻声答道:“姑娘看着就好。”夏叶点了点头,然后抬脚走出了房间。

    夏叶跟着驿馆的侍从来到厨房,驿馆的厨房有两个厨子,还有一个帮厨,夏叶看了厨子准备的东西,心下有了计较,便撸起袖子,捆上围裙,开始动手了。

    公子暮歌与胡扬在房间里又摆上了一局棋,不过这次与上次不同,二人刚开始下了几步,胡扬便撩起了话茬子:“公子如此的才华,可曾想过要一展男儿的报复。”公子暮歌听他这样讲,便知道夏叶所料不错,他在心中暗自忖度了一番,然后笑着说道:“大人说笑了,在下可没有那心怀天下的心思。”公子暮歌一边说着一边落下一枚棋子。胡扬见公子暮歌如此说,倒也面无波澜,他继续说道:“这罗月以女子为尊,公子满腹的才华定然是难以施展,如是说倒也正常。”

    胡扬落下一子,也不等公子暮歌答话,继续说道:“公子,若是在罗月之外,能给公子一个施展拳脚的地方,公子可愿一试。”果然,公子暮歌微微笑了笑,并不急着答话,他稳稳地落下了一子,方才说道:“大人,在下只是一介教书先生,谈不上什么施展拳脚,腹内的这点墨水也不过是能给学生指点一二,也着实没什么大的用处。”

    胡扬听了这话,不得不在心中计较一番,他知道公子暮歌是个聪明人,所以一开始也没打算藏着掖着,只是他未想到,他这样直白地问,公子暮歌居然也这样直白地拒绝,这样一来他只能提前亮出底牌了。胡扬落下一枚棋子,顿了片刻,方才答道:“公子,若是你不再是教书先生,而是能为黎明百姓谋福利的高官,那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公子暮歌拿着棋子的手稍微顿了顿,接着说道:“大人,在下的心思一贯不在这官场之上,若是有一亩良田,两间木屋,在下倒是只想做个农夫。”

    公子暮歌落下子,他看着眼前的棋盘,接着说道:“大人承让,在下赢了。”胡扬刚才一门心思地想要游说公子暮歌,却没想到到头来不仅游说没成,反而让公子暮歌钻了空子赢了这棋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