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见这气氛有些微妙,立马笑呵呵地改了口说道:“公子,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兄弟,兄弟。”公子暮歌听了这话终于笑了笑,朗声说道:“嗯,原来是兄弟呀,这很好,很好。”夏叶右眼忽然跳了跳,努力扯了一个苦笑,不知怎么的她此时怎么想都觉得,刚才公子暮歌是故意装的,称兄道弟分明是占了她的便宜,这分明就是圈套,啧啧,真是奸人一个。

    夏叶在心中将公子暮歌非议了一阵,方觉得舒心了一些。“唉,对了,公子,我正问问你呢,圣上选妃的日子,可定下了?若是定下了,我们也要商讨一下,下一步的对策呢。”

    公子暮歌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轻声说道:“是,定下了,姑娘,本月初八。”“初八?”夏叶轻呼一声,接着说道:“今天已经是初三了,这样算来加上今天也就剩五天了,看来我们要加紧了。”公子暮歌稍稍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远方,轻声说道:“是啊,姑娘,时至今日,我这心里像是空了一般,我越来越不确定,她的心思到底是不是在我这里。”

    夏叶走到公子暮歌身侧,与他并肩而立,柔声说道:“公子,你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行,也要对圣上有信心,我们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一定要向前看,你要相信有情人一定会终成眷属的。”公子暮歌转头看了看夏叶,眸中终于走了点点光芒,他扬声说道:“我实在是要多谢姑娘,要不是姑娘一直在我身边鼓励我,我都不会走到今天。”

    夏叶笑了笑,也没有看他,只柔声说道:“公子,你不要老这样讲,你能走到今天,主要是因为你心中对圣上的绵绵情意,你现在要打起精神来,圣上跟罗月还需要你的守护呢。”公子暮歌轻轻点了点头,是啊,他还要守护着她,守护着罗月,而且要守护一辈子。

    此时在皇宫之中,虞姬正在和幽梦一同用着午膳,昨日回来之后,她见幽梦有些累了,便让冷肃直接送幽梦回寝宫休息了,今天一早虞姬又上朝处理了一上午的国事,直到午膳十分,她才能闲下来同幽梦续续话。虞姬加了一筷掐菜,放到口中嚼了嚼,咽下去之后,方才悠悠说道:“这个掐菜同昨日夏姑娘做的味道差不多,夏姑娘果然是御厨的手艺。”

    幽梦见虞姬这样讲,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拉过虞姬的手轻轻说道:“姐姐,你不要总想着别人的好处,也要多想想自己,我见那夏姑娘心思缜密,不似你单纯,像公子那样肆意洒脱的人,不会真心喜欢她那样的心性的。”“可是幽梦,”虞姬也放下了筷子,语气中捎带着些许担心地说道:“我的个性这样强,暮歌他……他是不是也对我……”幽梦看出了虞姬的担心,继续柔声说道:“姐姐,你不要这样,我相信公子心中是有你的,我始终记得那一年他看你的眼神,不会错的姐姐。”

    “但是那么年过去了,他现在也有了未婚妻,而且这些年来,他从来都没提过,我心中实在是不踏实,若是他真的对我无意……”虞姬越说越没有底气,也慢慢低下了头。幽梦使劲将虞姬的身子掰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接着说道:“姐姐,你不要再妄自菲薄了,若是到时候我这计真的不行,那你也可以再去跟公子直接将讲清楚呀,让公子自己做选择,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公子最后真的没有选姐姐,那又如何,我们就大大方方地祝福他,我罗月的女子无论何时都要拿出气度来,何况姐姐是我们罗月最好的女子,是我罗月的女皇。”

    虞姬听到幽梦这样说,心中终于安定下来,她竟笑了起来,朗声说道:“幽梦,你说的对,孤可是罗月的女皇,孤要做罗月女子的表率,不能就这样轻易地放弃。”幽梦会心地笑了笑,轻轻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这就对了,这才是我们罗月的女皇,是我幽梦的姐姐。不过……”“不过什么呀,幽梦。”虞姬看着幽梦轻轻地问着。幽梦看了虞姬一眼,然后一边忖度着一边说道:“姐姐,我觉得公子的那个未婚妻好像有些问题,她绝对不会像公子说的那么简单,一个菜农的侄女,怎么可能会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呢?”

    虞姬听了幽梦的话,也在心下思虑了一番,悠悠地说道:“幽梦,你说的对,暮歌当时说的时候,我也有些疑惑,像夏叶这样出众的人,怎么看都是世家出身,一点都不像平民百姓。”幽梦点了点头,结过了话茬,继续说道:“姐姐,我已经让冷肃去找那个孙二娘了,顺便查一下夏叶的身世背景,要打仗首先知己知彼才好呢。”幽梦说着开始笑了起来,虞姬抬手轻轻地弹了一下幽梦的额头,幽梦捂着头有些幽怨地看着虞姬,然后二人便相视而笑,虞姬心中隐隐地感谢着幽梦,她这个妹妹一辈子为一直为她着想,当然幽梦的归宿她也自然不会不管。

    今日午膳只有公子暮歌与夏叶两个人,李沐儿不知道怎么回事依旧是不见踪影,夏叶心中隐隐觉得有些奇怪,若是平日里有这种在公子暮歌面前出现的机会,李沐儿是一定会出现的,但是昨天、今天她都没有,难道李沐儿是正在自己房间思量着什么阴谋诡计?夏叶想想就觉得有些瘆的慌,索性干脆就不想了,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好了。

    公子暮歌见夏叶有些心不在焉,便随手夹了一筷鱼放到了夏叶碗中,然后轻声说道:“姑娘,你想什么呢,吃着饭,还愣神。”夏叶有些窘迫,这感觉就像被人发现了她的小秘密一样,她也不看公子暮歌,只低着头,使劲往自己的嘴里扒着饭。公子暮歌看着夏叶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也不再多说什么,也只专心吃着自己的饭。

    就在此时翠玉跌跌撞撞地跑进了正厅,一下子扑倒在他二人面上,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道:“公子,姑娘,大事不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