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公子暮歌与夏叶对视一眼,二人皆是一惊,公子暮歌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对着翠玉厉声问道:“慌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夏叶也放下手中的筷子,快步走到翠玉面前,将她慢慢扶了起来,柔声说道:“翠玉,你先别哭了,慢慢说,到底怎么了?”翠玉一把抓住夏叶的手,依旧断断续续地说着:“姑……姑娘,小香她……小香她……”“小香怎么了?夏叶一听到翠玉提起小香,她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瞬间急切了起来。

    翠玉的哭声越来越大,终于吐出了最后几个字:“她……她投井死了。”“什么!”公子暮歌惊呼一声,几乎是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的衣襟带风,瞬间碗筷乒呤乓哴地碎了一地。夏叶惊的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来,昨日小香还好好的,今日怎么会就……公子暮歌疾步冲到翠玉的面前,大声喝道:“尸体在哪儿?!”公子暮歌此时心中除了充满了震惊还有些许的怒气,他一向对下人亲厚,公子府中的下人也一向安分守己,怎么会出了像其他内宅一样下人投井的事情。

    翠玉一时被公子暮歌镇住,她半张开嘴哆哆嗦嗦地说道:“在……在后院……井边。”公子暮歌闻言立刻起身疾步朝着后院去了,夏叶也从震惊当中缓过神来,她抬手混乱摸了摸脸上的泪水,然后也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朝后院跑去。

    公子暮歌一进后院,便看到姜姐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而她怀中抱着的便是早已经断了气的小香,小香的身体可能在井水里泡的时间有些长了,浑身都已经浮肿发白。公子暮歌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有些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五味陈杂。夏叶跟在公子暮歌身后跑进了后院,她直接越过了公子暮歌,一下子扑到了小香与姜姐的面前,她伸出手哆哆嗦嗦地抓起了小香那只泡肿了的手,没有任何温度,这冰冷直凉到了夏叶的心里。

    夏叶看着小香似是熟睡的脸庞,泪水遏制不住地往外流着,她哽咽地开口说道:“怎么会这样?小香,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呜……”夏叶此时心中万分悲凉,还有深深的内疚,要是那****没有让小香走,而是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那一切是不是都会变的不一样?她早就应该想到了,虽然她将小香送到了姜姐的身边,可是李沐儿还是府中的小姐,小香知道李沐儿那么多的秘密,她又怎么会让小香安稳地活着,这一切都要怪自己,怪自己太大意,怪自己想的不够周全。

    姜姐看着夏叶伤心欲绝的模样,心中生出一丝不忍,她伸出手轻轻地拍了拍夏叶的肩膀,轻声说道:“姑娘,你也不要太过伤心了,小香她……她已经去了,她是个单纯的孩子,下辈子定能投胎到好人家,不再做下人。”夏叶抬起头来,透过滚烫的热泪看着姜姐,悲戚地叫了一声:“姜姐……”姜姐将怀中的小香轻轻放到地上,然后挪了两步到了夏叶的面前一把抱住了她,夏叶瞬间哭的更加悲壮了,她从来没有这样伤心过。姜姐也被夏叶所感染,开始大哭起来。

    似是小香这件事情,姜姐心中比夏叶还要自责,因为李沐儿之前做过的事情,小香都有告诉她,若是她能早些禀报公子,小香也就不会受那么多的苦,不会再收到李沐儿的威胁,更加不会出现像今日一样的惨剧了。公子暮歌看着这情景,心中也十分悲怆,公子府的下人不多,他当他们每一个人都如同家人一般,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宅院是祥和安定的,却怎么也想不到,今日竟然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但是公子暮歌毕竟是个大家长的角色,他明白眼下最重要的并非是伤痛,而是抓紧时间先将小香安葬。公子暮歌随即叫来了侍从,让他们先将小香的尸体抬出去安置好,又命人马上去买一副上好的棺椁。侍从们抬着小香的尸体走过公子暮歌的眼前时,公子暮歌突然注意到,小香的肩膀上有些红肿的伤痕,他立刻扬声说道:“等等!”侍从们立马停了下来,公子暮歌上前轻轻将小香的衣服撩开了一点,一片触目惊心的伤痕就这样呈现在了公子暮歌眼前。

    公子暮歌此时心中怒火中烧,他厉声叫到:“翠玉,你给我过来!这是怎么回事!”翠玉本是跟在夏叶身后磨磨蹭蹭地到了后院,她实在是太害怕了,小香的尸体就是她打水的时候发现的,刚才那可怖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翠玉实在是不想再看,只得躲在院门后,静静地侯着吩咐,此时听到公子暮歌叫她,翠玉猛的打了一激灵,立刻跑到公子暮歌面前低着头颤声说道:“公……公子,您……您有何吩咐?”

    公子暮歌心中的怒气正旺,他将翠玉一下子揪到了小香的尸体面前,然后厉声说道:“你给我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翠玉本就害怕,被公子暮歌这样一揪,顿时双脚无力竟直扑到小香的尸体上面,她吓得立马跳了起来,然后带着哭腔哽咽着说道:“公子,奴婢有错,奴婢……奴婢有错,求您放过奴婢,不要再吓奴婢了!”

    翠玉匍匐在地,双手举起,做一副乞求的模样。公子暮歌看着翠玉的模样,也不欲与她解释什么,接着说道:“我是问你小香身上为什么这么多伤?”翠玉听了公子暮歌的话,终于慢慢抬起头来,疑问地说道:“伤?有伤?”翠玉从地上爬起来,用双手捂住双眼,之后微微岔开一个指缝,透过指缝朝着小香的尸体看了看,果真看到小香的胸口和肩膀上,有一大片红肿的伤痕。

    翠玉放下双手,立马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惊慌地答道:“公子,这个奴婢不知呀……奴婢……奴婢从来没有打骂过小香呀,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过她呀……公子明鉴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