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翠玉边说边哭了起来。公子暮歌见她这副模样,顿时心烦意乱,心下知道翠玉并非苛刻之人,便挥了挥手,让翠玉退下。翠玉立马得令,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后院。

    此时在一旁哭的昏天暗地的夏叶突然站起身来,她抬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扬声说道:“公子,我知道小香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公子暮歌有些惊异地回身看着夏叶,此时的她眼睛已经哭的有些红肿,但脸上的表情很是执拗,公子暮歌知道她此时心情不好,只柔声问道:“是谁?”夏叶直直地看着公子暮歌,就在刚刚她下定了决心,绝不能让小香枉死,她一定会让李沐儿得到应有的惩罚,夏叶扬声答道:“是李沐儿!”

    “你说是沐儿?”公子暮歌万万没想到夏叶居然会说李沐儿的名字,他那个从小就心地善良、胆小怕事的妹妹。公子暮歌轻轻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怎么可能是沐儿呢?她还是个孩子。”此时夏叶身侧的姜姐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地朝着公子暮歌的方向挪了挪,然后重重地叩了一个头,颤声说道:“公子啊,真的……真的是小姐……小姐她……她并不是原来的那个小姐了啊!”

    公子暮歌看着姜姐这一连串的动作说辞,不可谓不震撼,姜姐她在公子府中服侍了二十多年,是府中的老人了,公子暮歌了解她的本性,知道她不会说谎,可是沐儿……沐儿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而且她一向对下人亲厚呀,她又怎么会对小香如此呢?“不,不,我不相信,我现在就去找沐儿问个清楚!”公子暮歌转身便走出了后院,朝着李沐儿的房间走去。夏叶将姜姐从地上扶了起来,跟在公子暮歌的身后,也一同往李沐儿那处走去。

    公子暮歌走到李沐儿的房门前,抬手使劲敲了敲门,疾声说道:“沐儿,沐儿,你在吗?快开门!开门。”过了一会儿,李沐儿才应声答道:“哥哥,怎么了?”公子暮歌此时心中急切地想知道真相,继续疾声说道:“沐儿,你先把门打开,我有事要问你!”夏叶跟姜姐此时也来到了李沐儿的房门前。

    李沐儿的房门慢慢地打开了,李沐儿一脸无辜地看着眼前的公子暮歌,然后又看了看他后头的姜姐和夏叶,轻声问道:“哥哥,怎么了?有什么事么?”公子暮歌心中本来有些许的怒火,可此时看到李沐儿的模样,便灭了一半的气焰,他顿了一下,然后柔声问道:“沐儿,哥哥有个事情要问你,你一定要如实的回答我!”

    李沐儿轻轻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好,哥哥,你问吧。”公子暮歌转头看了看姜姐与夏叶,然后转回头来,柔声问道:“沐儿,我问你,小香身上伤痕是不是你打的?”李沐儿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她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裙子,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公子暮歌见她这副模样,又想起刚才夏叶同姜姐言之凿凿的情景,心下不禁开始起疑,他低头看着李沐儿,声调拔高了一些说道:“沐儿!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夏叶此时看着李沐儿,心中有些怒不可遏,她接着公子暮歌的话茬,扬声说道:“李沐儿,你对我不满,大可冲着我来,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小香,她不过是个孩子,她做错了什么!?”李沐儿听了夏叶的话,眼神之中狠厉之色尽显,扬声说道:“夏叶,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你不过是个菜农的侄女,来府中当个下人都不配!”公子暮歌见李沐儿这模样,心中忍不住地震惊起来,这样乖戾地语气,这还是他那个善良纯真的妹妹么?

    夏叶上前两步,直直地看着李沐儿,丝毫没有对她的眸光产生畏惧,她接着扬声说道:“李沐儿,我的确不是府中的人,但是小香却是,你要为什么这样对她?”李沐儿看着夏叶悲戚、愤怒的眼神,竟笑了起来,然后朗声说道:“呵呵,那是因为她不长眼,居然跟你走的这样近,她今日的下场跟我无关,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李沐儿说到最后,她的脸部肌肉已经极度地扭曲了,她恶狠狠地看着夏叶,似是恨不得将夏叶生吞活剥了去。

    “够了!”公子暮歌低吼一声,他此刻就如同一只暴怒的兽,今日他经历太多太多的巨变,他本以为安定祥和的公子府,原来早已是乌烟瘴气,他本以为乖巧可爱的妹妹,竟然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努力构建的家,为何会变成这样。公子暮歌看着眼前的李沐儿,眼神之中悲伤与愤怒交织在一起,然后低声问道:“沐儿,你告诉我,小香的死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夏叶听了公子暮歌的话浑身一震,她一直觉得李沐儿只是对小香欺压打骂而已,所以小香才会忍受不住投井自杀,但是听到公子暮歌这样问,夏叶不禁开始联想,难道小香的死也是李沐儿所为么?夏叶想到这儿,直盯着李沐儿,等着她的回答。

    李沐儿看着公子暮歌,慢慢抬起手拂上了公子暮歌的脸,她看着公子暮歌的面容似是有些沉醉,然后启唇说道:“哥哥,你知道么,我好喜欢你呢,你这样英俊,我们在一起不好么?”公子暮歌听了李沐儿的话,心中有些惊异,原来沐儿竟然对他存着这样的心思?公子暮歌出声说道:“沐儿,你……”

    啪!公子暮歌话还没说完,李沐儿上手便是一个大嘴巴,公子暮歌被打的有些发蒙,他立马回过头来看着李沐儿,李沐儿此时看着公子暮歌的模样,竟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流出了泪来,然后尖声叫道:“可是为什么?没什么你要将这个女人带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