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否则,就如同冷宫里的那些女人一样,皇宫向来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皇上。”一向是坐在皇帝身边的淑贵妃不满的娇嗔着,想她是四宫之首,最得龙心,更是掌握天下兵权的护国将军之女,凭什么要坐在下位呢!

    “爱妃不得无理。”低声的呵斥着,可皇帝的脸上仍旧漾着浅笑,仿佛是在安抚淑贵妃,转回头见太后无奈的摇首,身为人子的他深感歉意。若不是为了拉拢群臣,他也不需‘委屈’自己将后宫塞满,害的母亲连安宁的日子都没有,每日为妃嫔间的争斗而头痛。

    “母后,若身子不适,不如传御医来诊治一下。”关怀的说着,皇帝也知药物治标不治本,可那是他的一番孝心。

    “无碍的,年纪大了。”太后摆摆手,只望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儿子寻得知心女子,让她一尝抱孙所愿,足矣。

    “太后气色红润,身体康健……”一听太后说自己老了,淑贵妃忙开口赞美,可她的话只说了个开头,寿安宫守门太监那声高昂的‘皇后驾到’便将她打断了,而太后则是暗吁着,为自己的耳朵逃过一劫而庆幸。

    后宫之中,最盼望她驾鹤西归的就属淑贵妃了,以便在她受宠之时掌握大权,专横于后宫之中。

    “儿媳参见太后!”福身行礼,夏叶儿一袭身着明艳凤袍,窄腰宽肩,长裙拖迤,除象征着皇后的飞凤,偶见几朵云,衬托着女子的清丽与高雅,仿佛这后袍就是为她而设计,羞煞了历代皇后。将长发挽成高耸的髻,头戴纯金镶紫玉凤冠,仅配以珍珠耳坠,高贵神色却自然流露,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

    “皇后免礼。”抬手虚浮,太后满意的颔首。这丞相的女儿,果然是比寻常家的闺秀更适宜国母的位置,未来太子必是她的骨肉!

    “谢太后!”起身,夏叶儿转身对皇帝盈盈下拜。“臣妾参见皇上。”

    “平身。”上前搀扶起夏叶儿,男人细细的打量着靓妆之后的她,星眸更显灿亮,不媚自娇,嘴角漾着浅淡的笑意,不同于其他女子的魅惑,反而有一种清灵的美。“以后见到朕,皇后自可免礼,朕可不舍见你这凝脂的肌肤上有丁点的伤痕。”

    旁若无人的,皇帝出言调戏着夏叶儿,也宣告了皇后尊贵的地位是不可撼动的。牵着她的手扶她落座,那珍爱的神情,宛若是怕打碎了心爱的瓷娃娃。尽管夏叶儿真的美到让女人嫉妒的地步,可同为皇帝的女人,这叫其他人情何以堪?!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待皇帝和夏叶儿落座之后,众妃子起身叩拜,包括眼带恨意的淑贵妃——上官书雪!

    “各位姐妹,请起。”微笑着抬手,夏叶儿低柔而平缓的说道,国母的姿态油然而生。

    待各宫的妃子坐下之后,夏叶儿目光含笑的扫过众人,将她们的面孔记下,有几个更是她自画像中见过的,身份与背景都让人不能小觑,尤其是上官书雪,眼下最受宠的淑贵妃!

    微微点头,夏叶儿‘大度’的对淑贵妃示好,至少在众人面前,她绝不会和她为敌。当然,在她惯用的忍字诀里,也没有挑衅一说,可对方若欺人太甚,她绝对会还以颜色!

    百无聊赖的打着呵欠,或许是草根的习性,夏叶儿不喜欢有人伺候,便屏退了左右。一个人坐在软榻上,欣赏着外面的花草,咋暖还寒的季节,连景物也如此的枯燥。

    还好,她的本名也叫冰璇,加了夏这个姓氏倒也能接受。就是不知对于她的突然失踪,院长妈妈会如何的焦急,可她却不能报一声平安。

    “皇后如此哀叹,可是在想朕?”褪去了龙袍,皇帝穿着鹅黄/色的便装前来,但那专属于皇家的颜色不需要记住他的容貌,也能认得出来,虽然他的样貌会让你过目难忘。

    “皇上。”赧然一笑,得到了皇帝的恩赐,夏叶儿并没有起身行礼,但还是坐起身来,以示对皇帝的尊重,免得落下什么罪名,在皇帝老爷子不高兴的时候,把她给咔嚓了。

    “夜里风凉,皇后怎地不多穿些。”坐在夏叶儿身边,自后面将她拥在怀里,顺手取过一旁的毛毯盖在她的身上,皇帝轻笑着指责。

    “臣妾若是生病了,皇上会为臣妾心疼吗?”努力的让自己适应已嫁为人妻,可身体却僵硬的将她出卖,冰璇只能用语言来缓解自己内心的不适。

    “皇后想要吗?”低头嗅着女子的发香,实在看不出窗外有什么风景的皇帝,索性将窗户关上,免得冷风垂散了一室的热情。

    被问的一怔,她只是随口的一说,哪有真的想过。

    只是,皇帝问了,她总要回答,而且要让他老爷子满意。这真的是太考验她这个未成年的丫头了吧!

    “想,也不想。”模棱两可的答着,在皇帝哦了一声之后,夏叶儿怕痒的躲开了一些,搞不懂他为何喜欢自己的脖子,那里有多迷人吗?“每个女人,都会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多些心思在自己的身上吧!”

    就像是她那被爸爸抛弃的妈妈一样,因为没有了丈夫的疼爱,所以她崩溃的自杀了,而她则被送到了孤儿院,做了十五年的孤儿。当然,这些都是院长妈妈告诉她的,也幸好有院长妈妈疼爱,否则……

    眼眸落下,泛起淡淡的苦涩,这些秘密都只能放在心里了。

    “可皇上不是一般的男人啊!臣妾不敢妄求。”人,一旦动情了,就会贪求更多。而她,只是想要个安身立命之所。

    “若朕准你呢?”如墨的长眉耸了一下,皇帝再度开口。

    “臣妾会请皇上多想着自己一些,这样便是想着臣妾了。”更深一点的偎进皇帝的怀中,他的怀抱很温暖呢!这个男人,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诱人的先天条件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