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姑且不说他的长相,光是他的身份也足以要天下女子为之折腰。只是,她不想自己也成为其中那悲哀的一个。自古以来,哪个皇帝专情?

    而她,有这份自知之明!

    春季已正式的到来,花香满园,枝满庭。

    到这里已经一个月,对宫里的生活已渐渐习惯,每日做闲散的皇后,每天陪太后聊聊天,或是看书、逛花园,已成为夏叶儿生活的一部分。

    自从那日以儿媳的身份参拜太后之后,她和皇帝夫婿的关系也随之提升,两人又恢复了夫妻的‘关系’。由于千圣国的宫规中有所规定,帝后大婚之日起,皇帝须夜宿皇后寝宫三个月整。这虽是硬性规定,却也是为了皇后能巩固地位,让两人产生感情的策略,毕竟铲除一个妃子容易,废除一个皇后将会惊动全国,乃至邻国。

    而她,很幸运的是皇后,非一般的妃嫔,更有宰相父亲做靠山。只是,这些保障并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和皇帝相处的一段时日,只要她不去深究他眼底深处的情绪,便会被那种宁静的和谐所感染,几乎以为那就是她所追求的幸福。只是,当一个不经意的抬眸时,她的心就会被他眼中的多疑所冰封。

    “臣妾参见皇后。”正当夏叶儿沉浸在自己的思绪时,淑贵妃软语的叩拜声将她拉回现实的世界,一个充满女人战争的世界中。

    “淑贵妃也来赏花?”抬手虚扶,夏叶儿的视线仍停留在面前的花海,尽管含苞待放的多,但这正是她生活的写照,谁知花开之后的芬芳会博得注目,或是自行凋谢呢?

    “嗯。”淡淡的应着,淑贵妃的目光则是放在夏叶儿身上,几乎可查的恨意在她眼眸深处绽开。

    “这个季节,的确适合在户外走动。”被破坏了赏花的逸致,夏叶儿想要转身离开,却被淑贵妃又一句轻飘飘的话所震撼到了。

    “是啊!御医说这样对胎儿有益。”仍旧平淡的声音,淑贵妃望着夏叶儿微怔的神情,嘴角勾起了冷意,眼中的恨意也更浓了。

    为什么总要和她争抢一个男人?她不是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为何还要和她争!

    “恭喜。”转回身,夏叶儿换上平和的笑容,看不到妒色。“这是皇上的第一个孩子,淑贵妃要顾好自己的身子,母子均安哦!”

    “臣妾会的。”颔首行礼,淑贵妃转身告退,神情始终是淡漠的。

    可是,是她看错了吗?为何在她说恭喜的时候,淑贵妃眼底会闪现一抹阴鹜?

    “真的……恭喜了。”再度的放眼花丛之间,可百花却已不能入她的眼,夏叶儿默默的说着,对那个并听不到祝福的男人说着。

    只是,为何她的心会觉得失去了什么?她从未得到过什么的,不是吗?

    纤细的身影定定的站在那里,直到晚风吹起,身旁的丫头催促她回宫恭候圣驾,这才想起自己站在这里有三个时辰了。

    可他,今晚会来吗?在得知淑贵妃有了他的骨肉之后……

    御书房内,得知即将升格为人父的皇帝正一脸的凝色,连服侍多年的来喜也被骇到了。主子这个脸色的时候不多,但那是怒气的前兆没错。

    难道,主子不想要这个孩子?还是,主子不想要淑贵妃为他生的孩子?

    “吩咐御膳房按典制为淑贵妃准备膳食,赏玉如意一柄,夜明珠一对,黄金百两,锦帛二十匹。”就在来喜以为皇帝会下旨要除去淑贵妃的孩子时,皇帝一扫阴霾以轻松的口吻下旨道。

    “是。”记下了皇帝的恩赐,原本该转身的来喜却面色犹豫了。“主子今晚……”

    “三月之期未满,朕自当遵循宫规。”说完,皇帝放下奏折,自当是摆驾凤华宫。

    看来,淑贵妃得宠的日子到头了,不知皇后的荣宠又能到几时呢?来喜在心中暗暗的想着,却不敢问出口,主子行事多以国家为重,岂是他一个奴才能想的通的。

    静立于小院之中,遥望着黑幕上闪动的繁星,女子闪烁的目光仿佛是天际上那遥远的一颗,恨不能融为一色。

    酉时已过,他还没有来,这是在情理之中的。也早知他不会只属于自己,以为自己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他真的不来时,这才发现自己的心是何等的空落。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口中轻轻喃着只记得两句的诗句,夏叶儿轻轻的叹息着。真的要留在这里,与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吗?

    不过是一个月的柔情,她已沉沦了,习惯真的是好可怕的字眼!可她,还离得开吗?原本那颗宁寂的心,已不再,去留都解不开心灵上的枷锁啊!

    “不为朕,还有别的男人吗?”晚风中,皇帝那明黄/色的龙袍迎风呼动,冷漠的神情比这夜空还要凄冷几分。

    “不入相思门,不知相思苦。”淡淡的吟着,说着自己的心境,夏叶儿走向皇帝,眼角带着酸涩的泪珠。“皇上,臣妾怕是做不好一国之母了呢!您要以七出之条将臣妾休掉吗?”

    站定在皇帝跟前,冰璇抬头仰望着皇帝夫婿,他就如天那般,永远不可能与她对等。可感情这东西,必须在平等的基础上才能建立啊!

    “皇后即入了相思门,准备如何自处呢?”没有回答夏叶儿的话,皇帝抬手抚上她噙着泪的眼眸,表情柔和的问着,与进门时的状态相差甚多。

    “臣妾明日再回答皇上,可好?”再靠前半步,夏叶儿第一次主动的投进了皇帝的怀抱,汲取他身上的温度。“恭喜皇上……”

    “那,朕等着皇后明日的回头。”俯首在夏叶儿的唇上轻啄,皇帝打断了她原本要出口的话,揽着她的肩膀走向内寝。“皇后可愿为朕育养骨肉?”

    “那是臣妾的职责啊!”略带苦涩的说着,女子敛下羽睫,再抬起的时候以换上明朗的笑容。“但是,能生下心爱男人的孩子,冰璇非常期待!”既然心里已经有了他,承认一下又何妨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