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朕更喜欢皇后的身段,以及夜晚里那情不自禁的吟/哦之声。”欣赏之色的目光注射在台下的人儿身上,不时的回应着其他妃嫔媚惑的眼神,但皇帝真正的心思却用来调侃夏叶儿。

    “那么,在皇上您还喜欢的时候,尽管来看,来听吧!”赧然一笑,夏叶儿鼓掌叫好,又道:“在您看腻了之前,臣妾会在这里等您。等到臣妾的心枯萎为止,等到你不想再见到臣妾为止。”

    在握着自己小手的掌心上画着圈圈,夏叶儿用自己的方式回应着男人的调侃。

    是啊!终有一天她也会被他腻烦的,看在场的五十八人,有谁不是曾被他宠爱过的,只是皇帝太博爱了,永远也不会有驻足的那天……

    “真的吗?”听着太后讲皇帝儿时的趣事,夏叶儿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好在她和太后有约定,除非在正式的场合,皆以普通百姓的模式相处,说是母女更贴切些。

    “那时的狂啸,真的是顽皮的孩子,比狂墨更逗趣。”回味着曾经的时光,太后的脸上漾着静谧的笑容,大概是在回忆孩子的同时,也回到了倍受宠爱的年轻时代吧!

    “是三王爷吗?”对于这个未见面的小叔,夏叶儿心中已有了良好的印象,但这些多数来自太后的描述。很少有人像他一样,身份高贵,却有一颗赤子之心,虽然顽皮了一些。

    “嗯。”点头,太后坐直了一些,而夏叶儿在扶助太后的同时,也换上了皇后的端庄,她知道太后是有事要和皇后说,而不是夏叶儿了。“皇后,淑贵妃有孕一事,你的真实感受是什么?”

    闻言,夏叶儿敛下了羽睫,细细的想了一下后,抬眸淡笑。“母后,臣媳可以如实以告吗?”

    “在哀家面前,皇后大可直言。”身边只有各自的贴心丫头,这也是太后方便问话的原因。

    “当臣妾知道此事时,内心是酸涩的,真希望自己是听错了。”涩然的一笑,夏叶儿直视着太后,说着内心的感受。“但,那是以一个妻子、一个女人的身份。当臣媳以皇后的身份去审视此事时,又在皇上高兴着。不过,皇后和夏叶儿毕竟是一个人啊!所以,这纠结的心情至今未能理清。”

    “好孩子。”握起夏叶儿的手,太后深深的叹息着,身为过来人的她怎会不明白呢!

    “或许,当皇上再有下一个孩子的时候,臣媳还是会如此。但皇上会不断的纳妃,子嗣不断,臣媳不知自己能承受多少。但是,若有天臣媳不在意了,那说明臣媳的心已不再爱着皇上。否则……”摇首苦笑,有些话不需讲明,太后已了然。

    男人尚且善妒,何况是女人呢!但自古以来,都是男人要求着女人要如何去做,妄想把女人打造成圣人,却忘记孔夫子的徒弟也并非个个圣才啊!

    “哀家明白。”拍拍含在手心的小手,太后再度叹息着。但皇宫之中,越是身处高处的女人,越要面对这些事,才能保百年之身!“这些,哀家何尝没有经历过呢!”

    “母后……”想要安抚太后,但夏叶儿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词穷,她连自己都说服不了,何况是已成为回忆的太后呢!

    “母后明白你的心意。”怜惜的抚着夏叶儿那娇嫩的容颜,太后不禁想到,若她嫁与平常百姓家,将会是多么的幸福呢!可惜,命运如此的捉弄着她,恐终身也不能得到她想要的幸福了。“身为皇后,有些事是必须去做的。淑贵妃有孕在身,皇后自当去探望。”

    看着夏叶儿茫然的眼神,太后叹道:“至少,要聊表心意,懂吗?”

    “嗯。”颔首,夏叶儿默然。“臣媳告退,明日再来请安。”

    挥手,目送满怀心事的夏叶儿离开,太后慨然对在内室的儿子道:“皇帝可都听真儿了?”

    “是,母后。”话落,一袭龙袍的男人走到外室,目光凝重的望着倩影已消失的宫门处。

    会让太后如此的问话,他只是在确定某些事,但确定了之后,他的心反而更加的沉重。这个不吝啬把爱字放在面上来表达的女子,他还该那样的对待吗?

    “小翠,去御膳房准备参汤,亲自送到梧桐宫,就说是我的心意,懂吗?”步出寿安宫,走了好一段路之后,夏叶儿对今天随她出来的小翠交代着。

    却不知,这是她和小翠最后的交流。

    “呿。”不屑的哼着,小珍嘟囔的说着些诅咒的话,但夏叶儿并没有阻止,因为她根本没听见。

    “去吧!有些事,不是我们能自主的。”驻步在柳树下,直到小翠撞到她,夏叶儿才发现这丫头一直跟在身后,还嘟着可爱的小嘴,比她还怨妇相。

    “去就去。”不满的踢着地上的石子,小翠咕哝道:“最好喝死她,至少也要喝死那坏女人的孩子,谁不知道她打什么主意啊!”

    要不是小姐贵为皇后,又有宰相父亲做靠山,早被她给整的去阎罗殿喊冤了,哪里能给小姐受宠的机会啊!在进宫之前,她们可是对宫中的情势了解透彻的,那淑贵妃害死的妃子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的。

    望着小翠离去的背影,夏叶儿淡笑着摇头。祸从口出,待回宫后,她要好好交代一番才成。

    只不过,夏叶儿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端坐在贵妃椅上,淑贵妃眯着好看的丹凤眼,瞧着茶桌上的食盅,久久不语,而小翠也就随着她沉默的时间,一直在跪着,跪的脸色都变白了,大概是血液循环不良吧!

    “淑贵妃,御厨说这汤要热着喝才有功效的。”无奈的提醒着,难不成她以为汤里有毒药不成。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翠猛翻白眼,恨不能替她把参汤喝完,以示主子的清白。

    “娘娘。”一旁伺候的小环忙取出金质的汤碗来,为淑贵妃盛好汤,笑道:“别辜负了皇后娘娘的一番心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