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唉。”拨开小环手中的银针,淑贵妃冷笑道:“皇后的心意,怎会有毒呢?”

    这话是对着小环在讲,却是说给小翠听,奈何单纯的丫头根本就听不出弦外之音,还暗道淑贵妃总算聪明。

    是啊!淑贵妃的确聪明,等了这么久,终于给她等到机会,怎能错过。

    “味道不错,替我谢过皇后娘娘。”对小环使了个眼色,淑贵妃放下喝汤的空碗,而小环则在扶起小翠之后,将一个银锭子塞到小翠的手中。

    顺带着,也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塞入她的长袖中。

    “奴婢回去复命了。”再度躬身行礼,小翠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银两,不是怕弄丢了,而是在想一会丢到哪里可以听个声响。

    只是,小翠不会知道自己还没离开梧桐宫,死神就已逼近了……

    谁稀罕啊!

    瞪着冰冷的银锭子,小翠快步的走着,只想快点离开梧桐宫,免得沾惹上晦气,却不知霉运在她步入梧桐宫之时,便已上门。

    “快传御医!”甫走到门口,小翠便听见小环慌张的狂吼声,紧接着几个宫女神色迥异的奔出了梧桐宫,差点连小翠都撞倒。

    好险!拍着胸口,小翠为自己压惊,垂下的视线刚好看到自己闪躲之际,袖口中掉落的纸团。她不记得自己有带这东西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小翠俯身将纸团拾起,蹩眉看着上面挂着的白色粉末。

    是什么东西啊!

    “把她抓起来,娘娘就是吃了她送来的东西才出事的。”在小翠分析的空当,小环已来到她身旁,命令梧桐宫的小太监将她架起,一副恨不能吃了她的模样。

    问题是在于,小环刚刚说了什么?淑贵妃是吃了她送的东西才出事的?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最好有凭证,否则……”小翠连为自己辩白,即便她天真了些,不代表是白痴啊!

    “想要搬出皇后是吗?”小环冷冷的一笑,在小翠耳边低语道:“那要看她能不能把自己摘清,这皇后的位置是否能的稳才是。”

    “你们!”恨恨的说了一声,小翠瞪眼看着小环拿着刚刚还在她手中的纸,从她那阴森的笑容里,小翠知道自己是完蛋了。只是,谁来通报xiao姐,让她有所防范呢?

    面无表情的站在梧桐宫的外寝,皇帝凝视着窗外转为深绿的枝条,看不出他是否为淑贵妃担忧,大家只能躲在一旁,不去惊扰‘沉思’中的皇帝,等候圣意。

    “皇上。”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御医猫着腰前来禀告,却颤抖着不敢妄言。仍旧没有声音,但皇帝微侧着头,大概是在等御医说些什么,可怜的他也只能如实禀告了。“淑贵妃中毒不深,经调养后便可无碍。但龙子……没能保住。”

    默然的转回头,皇帝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也不知有没有听到御医的话,但御医是没有胆子叙述第二遍了。而其他人,包括来喜也不敢去打扰。

    “皇上……”就在所有人暗自流汗的时候,淑贵妃在小环的搀扶下来到外寝,脸色泛紫,嘴唇泛青的她,热泪潸然,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悲愤太甚,咚的一声跪倒在地,连皇帝想忽视都不可能。“请皇上为皇儿做主!”

    弯腰扶起跪在脚畔的淑贵妃,皇帝眉头攒了一下,又恢复了刚才的冷漠。

    “臣妾不敢说这件事和皇后娘娘有关,但凤华宫的侍女小翠携带的毒药与臣妾所中之毒吻合,还望皇上能还臣妾一个公道。”不肯起身,淑贵妃冷眼愠怒道。

    瞥了一眼御医,在对方肯定的回答下,皇帝依旧无语,但从其抿唇的动作来看,心里正在思量着什么。

    “皇上,请您为娘娘做主啊!御医说从血块上来看,这胎定是个皇子的!”机不可失,小环忙补充的说道,更是在淑贵妃掐她的手劲下飚出眼泪来,哭的我见犹怜。

    睨着小环那夸张的哭法,皇帝没有说什么,只是瞟了一眼淑贵妃,交代梧桐宫的人要好生的照顾她,便大步的离去。

    至于他要如何处置小翠,还有待考量。

    这是有蓄谋的嫁祸,他身为皇帝怎会不知。况且,他也在找时机除掉这个孽种,只是小翠成为了牺牲品,而苦主真正的目标绝不会是一个宫女而已!

    宁静的傍晚,夕阳如火般点燃了漫天的浮云,红的怪异,红的似血!

    大概是春季接近尾声的关系,连温度也比平时高了许多,即便是一件薄衫也不觉得冷。可是,望着回宫的路,夏叶儿却打起了冷战,不好的预感让她皱起眉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向来自由清净的凤华宫,竟然有侍卫守在门口,这不像是皇帝平时的作风。

    撩起裙摆,冰璇大步踏入了宫门,对两旁侍卫的行礼仅是摆一摆手,莫非是凤华宫的人惹祸了?

    “皇上。”微微颔首,冰璇径直走向皇帝身边,余光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珍和小蝶,为何不见小翠?

    “皇后去哪里了?”见到冰璇,皇帝收起阴鹜的表情,主动牵起夏叶儿的手,对厅内仅有的两个丫头挥手,示意她们下去。“朕等了你好久,差点派人把皇宫都翻过来了。”

    “臣妾只是欣赏西下的夕阳而已。”顺着皇帝的意思,坐在他的腿上,冰璇心中的不安仍在继续着,不知味的吃了一口皇帝捻给她的糕点,问道:“宫里发生了什么事吗?”

    “皇后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吗?”笑容僵住,皇帝放开手臂,注视着夏叶儿。

    摇首,自皇帝的怀中滑下,冰璇起身走到窗前,吹着舒适的晚风,却吹不去心中的烦乱。皇帝的表情变化的太快,一定是有大事发生,和自己有关吗?

    “皇上,您相信预感吗?”环着自己双臂,冰璇黯然的望着天际的最后一抹红晕,天……真的要黑了吗?“今晚,会是皇上最后一次对臣妾笑吗?”

    纤细的十指伸在风中,一次次的握紧再松开,冰璇蓦然失笑。有东西终究是抓不住的,但真的面对时,却不是一般的心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