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国律法有规定,凡认罪书皆要有犯人的签字和手印才会有效。如不识字,则要请三位离场不同的文人签字,以及当事人的手印方为有效。淑贵妃,为何识字的小翠却只有手印一枚?”问向淑贵妃,太后握着身旁的夏叶儿的手,给她无言的安慰。

    “臣妾不知国法,但小翠已死,太后要臣妾如何?证据齐全,难道臣妾的皇儿比不过一个丫头的命吗?”冷冷的抬起头,淑贵妃眼中迸射着杀意,若不是小环不知何时站在她身边,并暗推了一下她的肩膀,保不齐她会冲动的直接杀了太后,免得她总是和自己作对。

    “如淑贵妃所言,小翠已死无对证,没有三司会审,她谋杀罪名如何成立?”太后冷斥,对淑贵妃的态度颇为不满,努力的维持着自己高贵的形象,才没命人先掌嘴淑贵妃,再行对峙。“倒是宫女小翠被刑求致死,淑贵妃要对哀家交代什么吗?”

    眯起眼睛,淑贵妃闭目调整呼吸,再睁开时,平稳的道:“臣妾丧子心痛,有不当之处,请太后责罚。”

    “哀家能体会淑贵妃的心情,此事暂不予追究。”摆手,太后仍冷着声道:“淑贵妃可有其他凭证?否则,皇后被幽禁了三天,哀家绝不会坐视不理。”

    “皇上、太后!”突然,淑贵妃跪在地上,只是一个动作而已,早已泪水涟涟,哪还有刚才的怒气和恨意。“臣妾请求搜宫,若此时真的和凤华宫无关,臣妾自认处罚,无半句怨言。但小翠身上有臣妾中毒的药包却是真有其事,臣妾不服!”

    低垂着螓首,淑贵妃对着小翠不能瞑目的尸体冷笑,她以为死亡会是终结吗?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她的游戏还在继续中……夏叶儿,我上官书雪在这里等着看你怎么死,死的凄凉无比!

    “母后,请准了淑贵妃的请奏吧!”问心无愧的冰璇主动请求着,只待真相大白之后,还小翠一个公道,让她能够瞑目。

    “皇帝下旨吧。”拍拍皇后的手,太后赞同的对皇帝说道,只是一种预感在心中升起,淑贵妃绝不会做没把握的事,难道她做了什么手脚?

    余光扫向用锦帕按着眼角的淑贵妃,再看向神情怪异的小环,这个丫头绝不是省油灯,只要有机会一定要将她除掉,也等同于除掉了淑贵妃的计谋团。

    几十个御前侍卫领旨对凤华宫进行搜查,在一盏茶的时间后,侍卫尽数退出,唯有侍卫首领留下来报告。

    “没有,怎么可能!?”不可置信的拍案而起,淑贵妃质问道:“你们确定没有遗落的地方?”

    “回淑贵妃,属下等确定。”肯定的回答着,侍卫躬身等待接下来的指示。

    “皇后的寝宫呢?你们……”

    “荒唐!”低喝一声,太后怒视已失仪态的淑贵妃,斥责道:“皇家的颜面都丢尽了!”

    “太后!”不依的望向一直不发一语的皇帝,淑贵妃娇嗔的求助,而皇帝也很给面子的开金口道:“回答淑贵妃。”

    “是的,属下等进行的地毯式搜索。”再次的回答,在皇帝的示意下,侍卫首领恭敬的告退。

    “淑贵妃,哀家念你丧子心痛,本不想追究太深。但小翠已丧命,凤华宫乃当朝国母,却因你而一而再受辱,要哀家如何能不责罚于你!”冰冷的开口,太后对淑贵妃很少有暖色的时候,没有将她打入冷宫,已是她最大的宽宏。

    “臣妾知罪!”跪在地上,淑贵妃恶狠狠的瞟向小环,难道是她在整自己?否则她表明已成功放入夏叶儿寝宫的罪证,怎么会凭空而飞?

    “太后,皇上,皇后娘娘,此事与我家娘娘无关,是奴婢的错。”在收到主子凶狠的目光之后,小环很聪明的跪地认错。“都怪奴婢护住心切,在看到小翠手中有娘娘所中的毒药时,便以为她是下毒之人,更是将她受刑之后的胡言当做事实,继而使皇后娘娘受屈。奴婢罪该万死!”

    咚咚的磕着响头,小环只能赌这一次,希望太后能顾忌护国将军,饶她小命。但她若不认罪,第一个饶不了她的,就是淑贵妃,那她会生不如死的!

    “皇后,这件事受委屈的是你,该怎么处置,哀家将权力交给你。”松了一口气,只要淑贵妃的计谋没得逞,夏叶儿的命也算是保住了。否则,她送她的那对龙凤镯,只怕也保不住皇后的命。

    “臣媳遵命。”夏叶儿颔首领懿旨,垂首思忱着。

    “皇帝,这三日来你给皇后的委屈,哀家以太后的身份命你加倍的补偿,可有异议?”把权力间接的交给了夏叶儿之后,太后又开始为她的幸福谋路。

    “儿臣紧遵母后懿旨。”皇帝恭敬的回着,视线却是瞟向夏叶儿那边。

    只怕,这两日的冷落,在她心中并不是寻常扶起吵架那般,他已摧毁了她对自己的依赖,甚至是更多的东西……

    恭送太后起驾回宫之后,凤华宫的大殿内呈现一片宁寂,皇帝、皇后、淑贵妃,三位皇宫内最高贵的人,面无表情的各坐在一方,只是心境大有不同。

    敛目正坐,皇帝和淑贵妃一样的在等待着夏叶儿的宣判,但皇帝是在担心太后的让权会让夏叶儿陷入更深的漩涡之中,她不是个会弄权的女人。而淑贵妃则是认为夏叶儿不敢拿她怎样,除非她不顾忌后果。

    “小姐。”最先恢复理智的小珍走上前,推推夏叶儿的手臂,对她微微的摇首。她是很想为小翠报仇,但也知道此刻不能。

    “去为小翠找一套干净的衣裳吧!要最漂亮的。”拍拍小珍的手,冰璇抬首浅笑,知她在担心什么。

    “淑贵妃,本宫念你失儿之痛,就罚你禁足三个月,抄写佛经一百遍,以弥补你擅用私刑的罪过。”一派平和的说道,夏叶儿的视线落在小环身上,眼里迸射出恨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