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放下用衣服包裹的野果子,夏叶儿用衣袖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对腿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已经麻痹的她,也忘记了要处理一下。

    “也不知道能不能吃。”用撕碎的衣服擦拭着水果,冰璇递过一颗红彤彤的果子给轩辕狂啸,不在皇宫里,就称呼他的名字吧!回去以后,他仍是皇帝,而她只能提心吊胆的做她的皇后。

    “先处理好你腿上的伤!”皱眉的看着夏叶儿已经血红的双腿,轩辕狂啸双目猩红,忍着要揍她小屁屁一顿的冲动,将冰璇按在地上,却不知该从哪里下手处理,伤口交错横列,深浅不一的沁着血珠。“你就不能小心一点!饿一天又不会死人,万一被毒草什么刮伤……”她不敢想象。

    “你在紧张吗?”仰起脸来,自从遇到刺客之后,这是夏叶儿第一次露出笑脸来,为眼前的男人眼中的爱意。“皇帝大人也会脸红吗?”

    “夏叶儿!”瞪视着冰璇灿亮的笑脸,轩辕狂啸尴尬的清咳着,俊脸涨的更红。“别动,我为你上药。”

    “啸,如果我们是平凡的夫妻,会有机会白头偕老吧!”忽然,冰璇眼眶湿润的说道,并紧紧的拥抱着轩辕狂啸。在他突然冷却的眼神中,她知道是有不速之客追到这里来了。“一定要活着回去,我相信你会是一代明君的。”

    推开轩辕狂啸的身子,在他刚要发火的时候,冰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不要任性,你是皇帝,不是我一个人的男人!”深深的凝视着沉默了的男人,夏叶儿缓缓的扬起嘴角,漾开了美丽的笑容,今天是她十六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她所爱的男人,愿意为她而死,即便是一时的冲动,也足够了。

    撩起零碎的衣衫,冰璇大步的踏出幽谷,将洞口处的杂草整理了一下,以便挡住外面人的视线,让轩辕狂啸能逃过此节。

    “我爱你!”在转身之前,夏叶儿用口型对里面的男人说道。

    “冰璇!”低声的唤着,轩辕狂啸企图坐起身来,但背后的伤口却令生生的撕扯着他的心肺,连握剑的手也在颤抖着。

    “该死的!”低咒一声,皇帝望着夏叶儿奔跑的身影,无力的靠在洞口的石壁上,若他没听错,来的十几人中,至少有两个是和他没受伤的时候可以打平手。

    而现在……脑海中回响着夏叶儿的话,他必须认知自己的身份,不可冒险。

    但让一个女人去涉嫌,他还配统治一个国家吗?

    站定在十几个蒙面人中间,夏叶儿喘着粗气,感觉自己跑的很用力,可距离轩辕狂啸所在的洞口,却仍是很近。

    会给他们发现吗?不安的敛下羽睫,冰璇担心轩辕狂啸会暴露,但她已经尽力了。

    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冰璇抬起眸子,正色而傲然的望着促立在她跟前的男人,漠然的一笑。“如你看到的这样,本宫虽然被皇上抛弃了。”

    没有出声,看似是首领的男人手托着腮,继续的打量着夏叶儿,视线里多了一抹兴味。

    “对于没有利用价值的人,你们还犹豫什么?”做好了等死的准本,夏叶儿抬起颈子,做好了受死的准备,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山洞里的男人不要冲动,却不知轩辕狂啸因强行催动内力,而使毒气散发,半昏迷的倒在山洞中,若不是挂牵着夏叶儿,他早已被黑暗吞没。

    拔刀出鞘,蒙面男人举刀对向夏叶儿,冷寒的刀子在阳光中闪着刺眼的光。手起刀落,动作快如闪电,自冰璇的颈后落下。

    秀发随着被削落的布条披散在肩上,夏叶儿冷眼望着面前的男人,躲开他前来执起秀发的手。

    “本宫不是任人羞辱的对象,请阁下自重!”冷淡的瞟过男人一眼,夏叶儿眼中有着不容亵渎的神色,瞪的男人大笑出声。

    “有趣。”鼓掌叫好,男人垂目看了一眼夏叶儿受伤的双腿,摆手阻止了欲继续搜寻的手下。

    他决定换个玩法,游戏的规则由他来定。

    “少主!”一名属下拱拳欲进言,却被男人以眼神喝止。

    他们的功力差不多,他当然也知道这个山坳里还有他人的存在,还是他们在追寻的。

    只不过,在看到夏叶儿之后,他突然不想捉住那个男人了。皇帝又怎样,他就是想绑走他的女人,让他蒙受羞辱,到最后却不得不与他来和谈。

    至于那个盟约,见鬼去吧!什么利益是他最想要的,容不得其他人来定位。

    那黑衣人默然垂首,既然少主有所打算,身为属下的他只能遵从。“撤!”随着他一声令下,十几个黑衣人立即成人字形,将被成为少主的男人护在中间,等待着少主人的示下。

    “美人,既然你的皇帝丈夫不懂得疼惜你,由……我,来疼爱你,怎样?”在夏叶儿开口之前,男人点住了她的穴道,啧啧摇头道:“这么细嫩的肌肤,留下疤痕就可惜了。”

    蹲下身子,男人抚摸着夏叶儿流血的小腿,抬起沾染血渍的手指放在口中吸允着,男人仰起邪笑的脸来,呵笑道:“我来背美人吧!”

    话落,男人在站起身之际,已将夏叶儿拦腰扛在肩上,邪魅的瞥着不远处的杂草丛,施展轻功离去。

    轩辕狂啸,今日本太子劫走你的皇后。他日,本太子登基之时,再来迎接你的皇后为妻!

    浩瀚的队伍,自皇陵返回皇宫,只是龙撵之中仅有皇帝一人,而少了一国之母。

    在夏叶儿被劫走之后,御前侍卫于幽谷之中救驾,经过一天一夜的救治后,轩辕狂啸才能起床。为了皇家的颜面,以及夏叶儿的安危,皇帝下旨对皇后失踪一事秘而不宣,只能暗里追寻。

    而回到宫中之后,皇帝则对太后称,皇后身染恶疾,所以留在皇陵中医治,以免将瘟疫带回宫中。

    站在凤华宫的院落中,身穿便服的皇帝……应该是轩辕狂啸才对,正在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挂怀着失踪的妻子——夏叶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