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喃着夏叶儿曾吟过的诗句,轩辕狂啸眉头攒起。那时的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

    “皇上,已经子时了,还是休息吧!”来喜轻声的请示着,眉间尽是忧虑。自从皇后失踪之后,皇上便每晚在凤华宫中望月,思念着皇后,看的他心疼,却无奈丝毫没有皇后的消息。

    “来喜,民间有云‘贫贱夫妻百事哀’,当真?”转身走进内院,这几日来,他都是夜宿凤华宫的,因为这里有她的气息。

    “是。”不明白皇帝为何会如此的问,来喜据实以答道:“普通百姓家,每日鸡未鸣便起来为一日生计忙碌,更别说……”

    “皇后却艳羡那样的生活。”打断了来喜的话,皇帝抚着搁置在软榻上的后服,那是夏叶儿盖在他身上,为他避寒的。

    她离开了,除却这件后袍,只留给了他一句口语,以及深深的责咎。

    见皇帝的目光中满是深情和担忧,来喜无声的退到一旁,将空间留给皇帝沉思。

    拖着两条被缠的跟粽子似的的双腿,夏叶儿下床寻找食物,以填饱自己的肚子。以及被绑来三天了,无论她是怎么抗拒,那个男人还是会亲手为她处理腿上的伤,因为他会武功。

    不过,他绑架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有奴仆伺候着,还纡尊降贵的为她疗伤,只是不能强迫她进食而已。

    “美人终于肯赏脸了吗?”摇着羽扇,一道黑色的人影闪进屋来,邪魅的声音与他的脸孔倒是搭衬的很,一看便是自诩风流,实际下流的胚子。

    “在我吃饱之前,拜托你先做一会隐形人。”嘴里嚼着清脆的笋片,夏叶儿睨了一眼绑架她的头头,自称是太子的男人。“或者你不想看我饿死,而是噎死。”

    大快朵颐的享受着美食,夏叶儿不计形象的大吃着,准备将瘪了三天的肚皮都填充起来,既然不会死,那就善待自己好了。

    而手持羽扇的太子,则始终笑嘻嘻的看着她,对她进食的模样很是喜欢。

    “来,喝口汤,润润喉。”好笑的将汤碗递给夏叶儿,男人呵笑着看她噎到的样子,那涨红了的小脸真是有够可爱的,他要定她了。

    “呃,谢谢!”接过汤碗,夏叶儿仰头喝下,待打过饱嗝之后,舒服的摸了一把嘴唇,满意的摸摸鼓起来的肚皮,抬眸问道:“太子是吧!我现在吃饱了,有力气和你说话了,我们谈谈吧。”

    满意的摸摸鼓起来的肚皮,夏叶儿抬眸问道:“太子是吧!我现在吃饱了,有力气和你说话了,我们谈谈吧。”

    “谈你什么时候下嫁于我?”面不改色,男人依旧笑的欠揍。

    “狗嘴吐不出象牙!”翻翻白眼,这男人每天娘子、美人的唤着,喊的她直反胃。

    “因为本太子是真龙转世。”男人呵呵的笑着,对夏叶儿的粗话毫不为意。

    “为什么要我嫁给你?因为我是千圣国的皇后?”不明所以的问着,夏叶儿真想叹气给他听。既然敢自称太子,那就是某某过的未来国君喽!她可不敢认为自己的魅力大到,能让对方甘愿捡‘破/鞋’来穿。

    “错!”摇首,男人优雅的啜了一口茶,他的动作倒是与长相相差甚远,举止间透着贵气,与轩辕狂啸身上那种王者气度有的一拼。“你,会是本太子未来的皇后,但不是千圣国的。”

    “……”他是认真的!在男人的眸中,夏叶儿解读到这样的讯息,但他的话却骇到她了。

    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夏叶儿移动着沉重的步伐,估计打石膏也不会有这么难受吧!这个该死的男人,明明不会伺候人,却偏偏来为她服务。口口声声的说:本太子的女人,决不许任何别的男人碰!

    去他的大头鬼吧!她的身子,早就给了轩辕狂啸,连汗毛都被碰光光了,怎么也和玉洁冰清挂不上吧。

    站定在窗前,冰璇望着远处的山脉,适才不快的心情,随着迎面而来的微风消失殆尽。转回身望着居住的茅屋,简陋却舒适,冰璇美眸一闪,笑道:“好啊!想娶我,那就明媒正娶,到千圣国来下聘吧!”

    届时成为一国之君的他,决计做不了那样的事情来吧。

    “好!美人等着便是。”拍案而起,男人笑的更甚了。他原本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迎娶夏叶儿为皇后的,只是某人捷足先登了。就算她已不是完璧之身,他想要她的心意不曾改变。

    “嗄?”下巴顿时掉到地上,夏叶儿楞眼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是真的、真的很认真的要娶她——一个嫁过人的女人!

    “我未来的皇后,为了让我们日后的夫妻生活能愉快,咱们就以三个月为期限,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吧。”羽扇轻抬起夏叶儿的下颚,男人凑近了脸,对准了女子的唇欺了上去,但四片唇瓣却没有相接。侧脸滑向冰璇的耳际,男人呵气道:“如果三个月内,轩辕狂啸能找到你,我便祝福你们。”

    “为什么是我?”向后退了一步,身子靠在了窗栏上,冰璇淡问。

    “因为……”挑挑眉,男人双臂展开的向后退着,眨了眨比冰璇还大的眼眸,神秘的道:“你,就是你啊!”

    “呿!”伸出拇指,夏叶儿鄙夷的瞪着男人。

    这算是答案吗?她不是她,还会是别人不成!

    等一下!他说的你,该不会是……她的灵魂吗?

    三个月,说长也很短,转眼便过去了。

    站定在小屋外,粗衣散发的冰璇不舍的望着眼前的一切。

    从最初的荒芜,到现在的篱笆小院,菜园花圃,都是她和太子亲手所置的。原本是想难为他,毕竟在孤儿院的时候,他们的生活来源大多是自给自足。

    可是,没想到他隔天便准备了百姓的衣物,以及居家所用的物品,并遣回了下属,与她如寻常‘夫妻’一般的过起了田园生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