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可否认,这三个月来是她十六年来最平静的日子,虽然她知道他的随从不是真的离开,而是隐藏于暗处。但劳动让她充实,简单的人际让她轻松。

    除却每个孤寂的夜晚,她会遥望着天空,去想身在皇宫的他,大多的时候会以为自己真的就是农妇。

    只是,她知道这样的生活并不真的属于她,如同她无法爱上眼前的男人一样。

    “美人喜欢孩子吗?”掸掸身上的尘土,男人突然开口问道。

    “……”原来他也知道了。轻抚着平旦的小腹,夏叶儿淡笑着,如春风一般。若是‘他’知道了,会高兴吗?

    “要离开了,美人不舍吗?”随着夏叶儿的表情,男人眼神一暗,随即又换上嘻哈的表情,打趣着逗弄着夏叶儿。

    “是迫不及待!”很不给面子的,夏叶儿扭头便走,步伐轻松愉快。

    “很伤人诶!”摸摸鼻子,男人大步的跟了上去,一脸哀伤的道:“就算没爱上我,至少也该表示有那么一点喜欢啊!这有关于男人的面子诶!”

    “我还里子呢!”夏叶儿萌翻白眼,这男人是几岁啊!总是在她面前扮可爱,真怀疑他将来要怎么治理国家!皇帝就该是轩辕狂啸那种,不怒而威……总之,轩辕狂啸就是很有帝王的范儿就是了。

    “美人,没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拉住夏叶儿的手臂,男人耍赖的不让她上车,这是除夏叶儿受伤之外,唯一一次的亲昵举动。

    回眸扫了一眼男人哀怨的表情,夏叶儿重重的叹息着,轻轻的拨开了他的手,道:“很谢谢你给了我三个月的平静生活,并且以礼相待,让我感觉到自己是被尊重的。但是……”无奈的一笑,像是在面对无赖的孩童,夏叶儿失笑道:“去寻找真正适合你的女人吧!不管你想得到我的理由是什么,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不要执着于不属于你的。”

    说完,夏叶儿转身登上马车,她能留给这个男人的就只有祝福而已,希望他能收下。

    隔着马车,在没有得到男人的指令前,车夫并不敢擅自离开,而夏叶儿则是很有耐性的等待着。比起三个月的时间,这一刻并不漫长。

    “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良久,男人开口问道。

    “相逢何必曾相识,太子便是太子。”如同他说的那句‘你,就是你啊!’,夏叶儿冷淡的说着,宛若是对陌生人那样。

    摆摆手,示意车夫可以离开了,男人默默的望着马车离去的方向,一贯漾着笑容的俊颜冷落下来。

    夏叶儿,再见面之时,你会永远记得我的的名字——西周太子段承风!

    赶了近三个时辰的路,当夏叶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换了另一辆马车,并进了千圣国的皇都。

    抬眸看着熟悉的街道,夏叶儿探出头来,诧异的看着马车所停下的位置,居然是相府!不是要把她送回皇宫吗?

    刚想问问车夫是怎么回事,却见车夫已经消失不见,而留守在相府的小珍和小蝶已站在门口守候。

    这是怎么回事?她们怎么会知道她今天可以回来呢?

    “小姐!”扶着夏叶儿下马车,不待她问些什么,便听见小珍道:“咱们先进府吧!老爷、夫人都在等着小姐呢!”

    快步走进相府,夏叶儿不解两个婢女为何要如此之赶。况且,要见爹娘,应该是大厅,怎么会来到夏叶儿未出嫁时的闺房呢?

    “快进去吧!”小蝶推开房门,在夏叶儿进入房间之后,两个丫头立即将房门关好,守在门侧。

    在搞什么啊!莫名其妙的的环视幽暗的房间,连灯都不掌,就怕她推进来了,是要她练胆量吗?

    按照夏叶儿留下的记忆,夏叶儿闭着眼睛朝床铺的位置走去,还好记忆有遗留给她,否则会吓哭她也说不定的!

    这些古代人,真是怪的不正常!

    “唔!”走过屏风,当夏叶儿意识到有人存在的时候,身子已经被揽了过去,惊呼声也被淹没在对方的脑海中。那熟悉的气息,霸道的气味……在惊愕之后,夏叶儿抬起手臂拥抱着对方,他也赶来了。

    于是,一声轻叹后,夏叶儿最想要告诉对方的话,也只能放在腹中了,来日方长嘛。

    分不清是思念或其它,只是在这一刻。

    今夜,是属于有情人的缠绵夜……

    “夏叶儿,若你能再晚些回宫,该有多好。”已更衣完毕的轩辕狂啸坐在床头,望着心爱的女人,神色凝重。

    在夏叶儿始终的前十天,他每天都期盼着能有她的音讯,****在等待中焦灼,回想起那段时日,他不禁冷汗尽出。

    然,在十天之后,他便收到了西周太子段承风的来信,言明请皇后去做客,只要他停止暗查,便会保皇后安然,并在三月之后完璧归赵。

    记得收到信函之时,他恨不能发兵灭了西周国,奈何兵权不在他手上,但也因遇刺一事,向上官怒强‘讨来’了一部分的兵权,毕竟皇帝御赐,实属上官怒强的护驾不利。

    只不过,夏叶儿回来的日期与淑贵妃解禁的日期相同,若是回宫将会再度的卷入漩涡之中。

    “皇上……”呐呐的呼唤着,夏叶儿翻身睡去,昨夜他的热情将她彻底的燃烧了,现在已筋疲力尽。

    只是,夏叶儿并不知道此刻未来得及说给他听的话,待回宫之后仍是没有半法亲口对他讲,并且成为自己灾难的开始!

    简单的拜别了宰相夫妻,他们是她肉身的父母,更是留下许多良好的记忆,但身为穿越的灵魂,夏叶儿并不敢真的与他们相处。

    说起来,是她鸠占鹊巢,害死了真正的夏叶儿。

    直接回到了凤华宫,在小珍和小蝶打理后,换上后服的夏叶儿前往寿安宫拜见太后,按宫规也该如此,何况太后对她如女儿一般。

    “这不是皇后嘛!”挡住了夏叶儿的去路,淑贵妃冷笑着,她在这里等了有一刻钟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