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淑贵妃,别来无恙。”淡漠的回应着,夏叶儿侧开了步子准备走开,但淑贵妃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皇后,臣妾听说您患了恶疾,怎么还活着啊!”讥讽的说着,淑贵妃以手帕掩口,比之从前更甚。在她眼里,夏叶儿就是个半死人。

    看,她失踪的这段时间,皇帝都没派人去寻找。在她解禁之后,更是每夜与她缠绵缱绻,早已将夏叶儿淡忘。

    可是,她怎么会康复回来?混蛋段承风,绑架了她,干嘛要把她送回来!

    深呼吸做着调整,现在不是展现怒意的时候,她必须处理掉夏叶儿的孩子!一是为她的孩子陪葬!二是,她决不许夏叶儿怀有她男人的孩子,无论是哪一个男人!

    “抱歉,让你失望了。”依旧是笑着回答,夏叶儿站定了身子,她很确定在淑贵妃‘闹’够之前,是不会对她放行的。

    “的确!”恶狠的说着,淑贵妃艳妆下的美目,妖邪可憎,尤其是那勾起的嘴角,令人不寒而栗。“不过,这样也有趣多了。”

    划过夏叶儿的下颚,淑贵妃突然凑近身子,在夏叶儿耳边低道:“我会让你体会痛不欲生的!”

    话未落,淑贵妃的膝盖猛然抬起,对准了夏叶儿的小腹,动作迅速而有力,目的就是要夏叶儿孩子的命。

    “小姐!”小珍一声低呼,推开了夏叶儿,腰部正好被淑贵妃的膝盖顶到,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痛的脸色都变了。

    “小珍!”跌倒在地,夏叶儿斜眸瞪着淑贵妃,余惊未退的她脸色泛白,她差一点就是去孩子了!上官书雪,好狠的女人。

    “这次,算你好运!”原本想再补上一脚给夏叶儿的,但见到寿安宫有人前来迎接,淑贵妃只好作罢。但是,她绝不会就此罢休的!“游戏还在继续,咱们慢慢玩,皇后最好每天吃斋念佛,为孩子的超度早做准备吧!”

    “淑贵妃以为本宫会坐以待毙吗?”被小蝶扶站起来,夏叶儿恨恨的望着淑贵妃,心中一冷。

    淑贵妃怎么会知道她有身孕的事?她连皇帝都没告诉,她的消息来源是哪里?

    一个不好的预感升起,夏叶儿脸色更加的苍白,连带着肚子也跟着痛起来,大概是孩子在抗议她紧绷的神经!

    孩子……不可以,她不能失去孩子!意识被黑暗吞没,最后落入夏叶儿眼中的,是淑贵妃那鬼魅般笑容,在她的梦中徘徊不去……

    “恭喜皇上、太后,皇后娘娘已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之所以会昏倒,是因为疲劳过度。”为夏叶儿诊治之后,御医躬身回答,眼角不时向淑贵妃瞟去。

    听完御医的话,皇帝脸色凝重,眉宇间透着阴郁的杀气,狠狠的盯着夏叶儿,目光凌厉的连太后也为之一颤。

    皇后有喜,不该是喜事吗?怎么会眼带杀机呢?

    “臣妾恭喜皇上,皇后染恶疾三个月,却未损伤龙子,实乃我千圣国之兴呢!”温柔的说着,眼底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神色,从皇帝的眼神来看,他也不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吧!

    夏叶儿,我上官书雪等着看你怎么死!

    “退下!”低喝一声,皇帝阴森森的目光转向小珍和小蝶,唤道:“把你们的主子叫醒!”

    眉峰挑起,皇帝似是在思考什么,但余光扫到上官书雪唇边的冷笑时,眸光一凝。

    自从夏叶儿被抬进寿安宫之后,太后便一直不语,此刻更是凝神以待。若她的直觉没错,后宫真的要变天了,还是她一直在预防的那种。

    被晃的头晕,睁开眼的夏叶儿迷茫的望着自己所处的环境,以及眼中所容纳的人。为何气氛会如此诡异,发生什么事了吗?

    “溅人!”不待夏叶儿开口,皇帝一个巴掌掴了过去,打的夏叶儿目赤耳鸣,却仍是不明所以。“你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

    “……”抬眼望着皇帝,知道自己解释也无意义,夏叶儿无声的苦笑着。在她为有了他的骨肉而欣喜的时候,他竟然会如此的质疑!

    没错,她被人掳走三个月,便有了三个月的身孕,的确令人不得不做遐想。但是,他该信任她啊!

    抬手抿去唇边的血渍,夏叶儿起身下床,赤脚走到皇帝身边,眼中雾气朦胧,但心中的酸涩却胜这个千万倍。

    “皇上想知道吗?”站定在皇帝跟前,夏叶儿呵呵的冷笑着,眼中满是绝望。既然他认定她有罪,任她百口也莫辨了。何况,还有淑贵妃在此呢!“等孩子生下来以后,皇上看他长的像谁,不就知道了。”

    “溅货!”抬手挥开夏叶儿,皇帝欲上前将她提起,却被太后喝止了!

    “皇帝!”凭女人的直觉,她相信夏叶儿没有不贞,那份无望只有对心爱的男人失望之时,才会有的。“伺候回凤华宫,没有本宫的允许,闲杂人等不许打扰!”

    太后的前半句话是为夏叶儿解围,后半句则是在讲给淑贵妃,免得她对夏叶儿和腹中的孩儿不利!

    待夏叶儿离开后,太后对一脸阴侧的淑贵妃冷声道:“淑贵妃跪安吧!”

    “臣妾告退!”几乎是咬牙说出口的,原本她想再‘补充说明’点什么的,可太后那个死老太婆总是坏她的好事!

    愤愤的想着,淑贵妃还是识相的告退,以免皇帝的余怒牵连到自己身上。比起夏叶儿,她更加的不贞才是,只不过没有留下‘罪证’。

    呵呵的冷笑着,当淑贵妃为自己的‘谨慎’而自得时,皇帝两道利剑般的目光已射穿了她的后背!无论夏叶儿是否背叛他,但淑贵妃更是该死!

    “皇帝,有什么话要对哀家说吗?”淡问着怒气未消的皇帝,太后悠哉的喝了一口茶,她是在给皇帝思考的时间,亦或是给他拒绝回答的准备。

    “孩子……留不得。”在太后以为皇帝不会开口的时候,那冰冷的声音已传入太后的耳中,并说明了夏叶儿失踪一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