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皇上没有废后,本宫就是皇后,这凤华宫还轮不到淑贵妃你来放肆!”关切的望着缓身站起来的小珍,确定她无碍后。夏叶儿第一次搬出皇后的架子,对淑贵妃喝斥道:“不得本宫宣召,擅入凤华宫,淑贵妃可知罪!”

    “本宫当你是皇后,你才是!现在,本宫当你是银妇!”被夏叶儿的话所刺激,淑贵妃恨死了自己的身份!

    为什么每次,夏叶儿都要夺走她爱的男人!?明明是她先遇到的啊!“今天,本宫要送银妇皇后一份‘大礼’,高贵如您……可不能拒绝哦!”

    媚眼一眨,语音温柔的说着,淑贵妃转身落座在木椅之上,轻轻的击掌示意宫女可以上来了。

    “为了让皇后您不觉得无趣,咱们来点伴奏听听吧!”对小环使了个眼色,淑贵妃优雅的喝着贴身侍女为她准备好的茶水,一双丹凤眼颇具兴味的欣赏着即将发生的血腥一幕。

    “淑贵妃,你对奴婢们怎样都没关系,请不要伤害主子!”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嬷嬷架了起来,小蝶没有为自己求饶,而是为自己的主子担心着。看这架势,淑贵妃真正要伤害的人是她们的小姐啊!

    “好个衷仆,看你一会还叫不叫的出来。”率先赏了小蝶一个耳刮子,小环冷笑着吩咐随行的人对小珍和小蝶用刑,并不断的命令着其他婢女用力,恨不能将她们两个的手指夹断一般!

    “淑贵妃!”心疼的看着两个丫头受罪,夏叶儿准过头面向淑贵妃,双眼燃烧着恨意的火花。“对无辜的人,何必如此残忍,你恨的人只有我,不是吗?”

    “本宫是在为皇后管教奴婢啊!免得她们将来也背夫偷汉,不如提前教育一下的好。”对夏叶儿嫣然一笑,淑贵妃冷然的喝道:“还不动手,皇后娘娘可等不及了呢!”

    玉手用力的在桌面上一击,刚放好的茶杯被震到了地上,发出最后的呜鸣。

    得到淑贵妃的旨意,几名端着金器和刑具的宫女,颤颤的走到软榻前,她们真的要对皇后用刑吗?对方可还是宰相之女呢!

    面面相觑,在淑贵妃的又一声喝斥下,几人忙不迭的爬上软榻,将行动不便的夏叶儿按在软榻上,有一名宫女还在她耳边低语道:“皇后娘娘,别挣扎了,若是伤到孩子,可别怪奴婢们!”不管是不是龙子,皇上没说要拿掉,她们最好不要害皇后小产,否则真的死定了!

    闻言,夏叶儿颓然的等待宰割。这宫女说的没错,若她挣扎,只怕孩子会保不住。况且,她也敌不过这些人啊!

    “皇后就这么屈就吗?”不满意夏叶儿的反应,淑贵妃走上前来,拿起放置在软榻上的金蝴蝶,放在掌心把弄着。“听说皇后最爱扑蝶了,本宫便割爱的将这只金蝴蝶送给皇后好了。”

    “淑贵妃,你会得到报应的!”除了诅咒什么也不能做的夏叶儿,只能任宫女将她身上的衣物除去,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却不知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刑法。

    “‘他’也最喜欢看皇后你扑蝶了,只可惜……”目光幽暗,自淑贵妃的眼中闪过一抹痛色,再抬起眸子时换上了无尽的狠意。“让这个陪着皇后娘娘,就当是个纪念吧!”

    随手将金蝴蝶扔在榻上,淑贵妃冷冷的退到一旁,她不想沾染上敌人的血腥,太脏了。

    狠狠的盯着侍女手中的金蝴蝶,还有那烧红了的铁钩子,夏叶儿强行将恐惧感压下去,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任人宰割,但她夏叶儿对天起誓,只要活着,一定会把今天的帐连本带利的讨要回来!

    “皇后娘娘,奴婢冒犯了。”说话的是刚才提醒夏叶儿的宫女,在她的清澈的眼神中夏叶儿能看到不忍,但身为奴婢的她也只能听命行事,一如她的无力那般。

    “淑贵妃,除了对不能反击的用刑,你还会做什么!?”嘲讽的喊道,夏叶儿被撕落的衣服随着侍女扬起的手臂被扔到床下。****的身子刚感觉到一丝冷意,那炙热的铁钩已经逼近她的肩膀。

    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那名宫女已将她按住,并若有似无的摇了下头。

    是啊!再退缩,也抵不过这些人的力道,何况她要顾及腹中的骨肉!

    轩辕狂啸,我在这里隐忍求全,生怕孩子有丝毫的闪失,你呢?你在哪里?这一切可是你的授意?

    心痛的泪水落下,夏叶儿瞠大了双目看着一名宫人将铁钩对准了她的肩胛,用力的压下去,随着叱的皮肉烧焦声,痛——瞬间袭遍她的周身,痛的她生生的将唇瓣咬破,却只发出为不可闻的闷哼。

    今天,她用自身的血液来诅咒,诅咒淑贵妃此生永远活在恨意当中,至死也追求不到幸福!

    “愣着干什么,想提头去向皇上复命吗?”初见夏叶儿眼神中的恨意,淑贵妃和那几名宫人一样的愣住了,只是她心中的恨不比夏叶儿少上几分,十几年的积累下甚至更多一些,率先缓过神来而已。

    “是。”为首的那名宫女应声,接过同伴手中的铁钩,将蝴蝶下端的金线挂上,一手按在夏叶儿的红肿的肩头,低声道:“皇后娘娘,忍一下!”

    说完,纤手微一用力,生生的将铁钩拽出,也将挂在上面的金线钩回,上面还有属于夏叶儿的丝丝血渍!

    “唔!”痛苦的侧低着头,夏叶儿松开咬的满是血痕的唇瓣,看着宫女利落的将金丝系好,一只翩翩起舞,栩栩如生的蝴蝶已经在她的肩上停落。

    “记得吗?”退下了宫女,淑贵妃走上前,靠近了夏叶儿,低笑道:“小时候,他常说你扑蝶的样子,像极了下凡的仙子。那时候,我真的好嫉妒……可是,他看不到了,再也看不到成为蝴蝶仙子的你。而我们,却又嫁给了同一个男人,只是……我们谁也摆脱不了过去,即便你忘了,我也会让你一点一滴的记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