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对不起!”千言万语,只化作沉重的三个字,东方赤翔垂下头,没做任何解释。

    “上官书雪说你最爱看我扑蝶,所以送了这只金蝴蝶给我,漂亮吗?”拨动着肩上的金蝴蝶,夏叶儿笑问。

    “不要伤害自己!”急急的捉住夏叶儿的手,东方赤翔双目通红的道:“和我一起离开,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会给你最尊贵的身份,让你拥有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幸福!”

    听着东方赤翔的承诺,夏叶儿笑着摇头。如果她不是穿越而来的灵魂,听到这番话一定会感动的痛哭流涕吧!那段两小无猜的童年,以及他十年来的默默守护……

    奈何,她只是一个占有别人身体,拥有别人记忆的代替品而已。他们之间的情,她承受不来!

    “来不及了!”抽回手,夏叶儿轻抚着平坦的小腹,他这句一起离开,至少完了三个月之久。

    “我会成为他的父亲,和你一起爱他,夏叶儿,和我一起离开!”坚定的望着夏叶儿的侧脸,东方赤翔重声说道。

    “我不能。”就算是为了对这具躯体,她也不能自私的离开,让她死后连家人也不能幸免啊!何况,她的爱在这里,她的恨在这里,要她如何离去?

    “娘娘!”小珍急冲冲的闯进来,向来稳重的她在见到东方赤翔之后,面色更是慌张。“皇上和淑贵妃来了,说要……捉歼!”

    “是吗?”像是与自己无关一样,夏叶儿趴在窗户上,合上眸子,羽睫在阳光下忽闪着,淡定的很。

    “想害死我家娘娘吗?还不快走!”冷声的对东方赤翔喝道,小珍急的直推他,可东方赤翔根本不动半分,直到圣驾来临。

    “奴婢参见皇上、淑贵妃。”跪在地上,小珍望了主子一眼,又扯扯东方赤翔的衣袖,可东方赤翔却只是站在那里,与身为帝王的轩辕狂啸平视着,两个男人的目光在空中不知交战了多少个回合,也分不出胜负。

    “皇上,您也看到了,我们的皇后……不,是下堂皇后竟不知羞耻,在冷宫私会男人,真是有辱国体!”幸灾乐祸的说着,淑贵妃看着假寐的夏叶儿,晃了晃轩辕狂啸的胳膊,等待着他的兴师问罪。

    “东方赤翔,见到皇上和本贵妃,不行大礼已是一罪,胆敢冒犯圣颜,乃是二罪!你身为侍卫,却在妃子的寝宫,这是……”三罪。

    “让我带走她,枫雪国将与千圣国联盟。”睨了一眼喋喋不休的淑贵妃,东方赤翔冷声打断了她的话,真恨自己小时候为何没把她给除掉,为夏叶儿留下如此的祸根!

    “……”眉心攒起,轩辕狂啸若有似无的看向夏叶儿,没有做声。

    “皇上,奴婢该死!”虽猜不到内情,但小珍仍是猜出东方赤翔的身份绝不一般,而皇帝又是知情的,甚至要卖他几分薄面。但一个男人的尺度,能大到可以将自己的女人拱手相送吗?即便他并不在乎那个女人?“奴婢与东方侍卫两情相悦,还望皇上成全!”

    猛的扣了个响头,未防东方赤翔说出要带走夏叶儿的话,小珍噌的起身,扯住东方赤翔的手臂道:“翔,不是说好等娘娘这边的事了了,我们再比翼shuang飞吗?”

    软声细语的说道,小珍侧着的脸却对东方赤翔使了个眼色,要他不要自作主张的害了夏叶儿,相信他定能懂她话里的意思。

    “如果她有什么意外,我定会血洗千乘!”牵起小珍的手,东方赤翔扫过一同进来的十几个侍卫和宫人。若他执意要带夏叶儿走,那死伤定会有,甚至是夏叶儿和她最在意的两个丫头。

    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他会亲自迎接夏叶儿做他的新娘,完成迟来的承诺!

    走出冷宫前,小珍流着眼泪远远的给夏叶儿扣了个响头,而她身边的东方赤翔双目如炬的望着那带不走的人儿,千言万语仅能化作无声的珍重!

    “小珍,你……”端着食盒走进来,小蝶正好看到小珍和东方赤翔向外走去,而她的额头红肿一片,是发生什么事了?

    “照顾好娘娘,保重!”向来稳重的小珍走上前去,用力的抱了小蝶一下,转身和东方赤翔离去。

    这深宫之中,危险重重,没有她在身边守护,小蝶一个人应付的来吗?

    但她不得不走啊!今日淑贵妃一同前来,无非就是想给夏叶儿落下偷人的罪名,她能保护主子的只有将危机带走。但下一个危机,又有谁来帮忙!?

    “奴婢参见皇上、淑贵妃。”走到内室,小蝶急忙的行了大礼,随即拿起披风披在夏叶儿身上,生怕她受凉。

    只是,娘娘在这个时候睡觉,合适吗?要不要叫醒她?

    在小蝶犹豫的空当,计谋未得逞的淑贵妃突然勾起一抹冷笑,对轩辕狂啸柔声道:“皇上,冷宫的妃子有见圣颜而不需行礼的特权吗?”那她这个贵妃也该考虑来冷宫里住一下了。

    “摆驾!”收回放在夏叶儿身上的视线,轩辕狂啸知道她是在假寐,只是不想见他而已。忍着怒意和思念,在做出伤害她的事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离开!

    “皇上!”娇滴滴的唤着,淑贵妃冷冷的瞪向夏叶儿,却正好对上她抬起来的笑脸,以及眼中的戏谑。

    ‘你输了!’张开唇瓣,夏叶儿无声的说着。即便在淑贵妃脸上能看到的只有不解,她仍是漾开淡淡的笑容来。

    上官书雪,终有一天你会知道你心心念的那个人还活着,并且一直守护在我身边!而你心中的恨,却是在他有意选择环境时,无意造成的!

    恨吧!恨到你的心千疮百孔,届时我会告诉你真相!

    目送上官书雪离开,夏叶儿的目光至始至终都含着笑,却未看过她身边的男人一眼!

    皇帝又怎样!一个无法保护妻儿,不懂得爱妻儿的男人,她不屑!

    “小蝶,你怕吗?”在冷宫的大门关上的那刻,夏叶儿收起脸上的笑意,轻声的问着站在身边的小蝶,唯一还留在身边的丫头,语气中满是不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