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不能承受再有人离开,无论是生离还是……死别!

    “怕!”扶着夏叶儿,小蝶眼角的泪痕犹在,神情却坚定的说道:“奴婢怕娘娘出事,怕再也不能伺候娘娘!”

    一同长大的伙伴,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叫她如何能不感伤?

    不过,再多的悲伤情绪,都徒劳无用,她会坚定的站在主子身边,连同小珍和小翠的那份一同守候!

    但夏叶儿不知道的是,此刻的轩辕狂啸,并非真的如夏叶儿所想还在温柔乡里。昨夜,万万人之上的帝王,一夜未眠,心中却也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痛,甚至不能表现出来!

    在别人眼里那个霸气冷酷的皇上,此刻却带着伤感的面容,满腹的愁思。但是,轩辕狂啸却也只能在此地,在此人面前,稍微展现一点点真实的自我。

    “母后,你怎么能一晚上都不休息呢?有损凤体的!”在自己的母亲面前,轩辕狂啸才可以不用那么伪装,更是关切地问道,眼里满满的全是关心与忧忡。

    “哎!”微叹一口气,庆安太后这原本皱褶的脸,此刻更加如枯藤一般枯竭了一般,招了招手,让这轩辕狂啸过来,指了指这旁边的位置。“哀家年岁大了,难免会睡的不安稳。倒是皇帝,日里在前朝为国事烦忧,夜里还要顾及前朝忠臣而宠幸妃子,多注意龙体才是。”

    “儿臣谨记母后教诲。”乖乖的应了一声,此刻的轩辕狂啸只是一个听话的儿子,而非一代帝王。

    得到满意的回答,太后点点头,却因身子不适而低声的咳嗽起来。

    见状,轩辕狂啸忙踏上前一步,将太后扶了起来,为她顺着后背,以减轻痛处。

    “母后,听说京城里来了名神医,儿子明儿……”

    “哀家知道你孝心。”拍抚着轩辕狂啸的手臂,太后老怀欣慰的说着,但敛下的眼神却是无奈。“哀家这旧疾,宫里的御医早已束手无策,宫外那些所谓的神医,你也请了无数,却都无能为力,哀家不想你再为哀家造杀孽了。”

    “御医无能,只敢保守治疗。而宫外的所谓神医,都是些骗子,不能医治母后的旧疾,死有余辜!”轩辕狂啸冷冷的说着,却温柔的为太后顺着胸口。

    “皇儿,哀家的身子骨,哀家自己心里清楚。这毛病虽然时常会不适,但也已经习惯了,若是这病根真的医治好了,反而会少了些什么似的。”安抚着轩辕狂啸,太后如是的说道。

    “哪有人会习惯生病,母后尽是说些让儿子宽心的话。”轩辕狂啸说着,眼中的自责之情更重。

    见轩辕狂啸如此,太后低叹了一声,不想轩辕狂啸为自己担忧太多,便转移话题的说道:“皇儿,母后今儿唤你来,是有别的事要对你说。”

    “母后有话但说无妨,儿臣听着便是。”

    “哀家知道,你将皇后打入冷宫,是为了安抚书贵妃及护国将军。但丞相衷心于你,切不可做出让丞相心寒之事来,让忠臣承受你所给予的痛楚。”太后语重心长的说道。

    “儿臣,明白。”轩辕狂啸听太后提及此事,心下不由得一沉。

    看着轩辕狂啸脸色微变,太后低叹一声,以肯定的语气问道:“皇帝对皇后,是动了情的吧。”

    “母后……”轩辕狂啸抬起眸子,望着太后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眸,犹疑了一会,默然的点点头。“儿臣自知不该对皇后用情,可皇后天真纯善,儿臣……”

    “不必说了,母后知晓。”不想为难轩辕狂啸,太后阻止了轩辕狂啸难以开口的心事,继而说道:“哀家不想干预你与后宫妃嫔的情事,但你毕竟是皇帝,应该有所分寸,不能因情废国,荒诞了政事。”

    “儿臣知道。”轩辕狂啸垂眸。

    “昨儿晚,一夜没睡吧?”执起轩辕狂啸的手,太后轻轻的拍了两下。

    “儿臣知错了。”轩辕狂啸颔首认错。

    “母后并不是在责备你,但你身为帝王,一身系天下,龙体的安泰凌驾于江山社稷之上,万万保重才是。”太后关心的说着。

    “儿臣定谨记母后教诲。”轩辕狂啸低声说道。

    “皇后那边,皇帝暂时不宜过去,以免书贵妃妒意丛生,找皇后的麻烦。至于皇后的起居,哀家自会让人暗中照拂着,皇帝放心便是。”见轩辕狂啸一再的认错,太后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得如是说道。

    “儿臣知道了。”轩辕狂啸莫然垂首,看着太后苍老的手背,记忆早已飘远到自己的童年时代,那些与太后一起经历后宫争斗的日子。

    想起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那些差点丧命与后宫争斗的险地,轩辕狂啸的内心仍有余悸。

    或许,夏叶儿此刻入住冷宫,是保护她最好的方式,让后宫的一切争斗与她无关,更不必担心若是他们有了皇嗣,是否能平安长大成人。

    待天下大定之时,再接夏叶儿回凤华宫,让她成为她最幸福的皇后,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见轩辕狂啸的低姿态,不知轩辕狂啸在想些什么,太后轻叹一声,说道:“皇帝前朝事忙,不必在哀家这里久留,去吧。”

    松开轩辕狂啸的手,太后的身子向后靠了一下,对轩辕狂啸挥挥手说道。

    “儿臣不打扰母后休息了,明儿再来给母后请安。”站起身来,轩辕狂啸恭敬的说道,身子向后退了几步,这才转身离去。

    待轩辕狂啸的身影远去,太后的床边多了一道背脊已经不再挺直的身影,此人正是跟在太后身边几十年的大宫女——福陵。

    “哀家与皇帝的谈话,你刚才都听得清楚吧。”抬了抬手,示意福陵扶自己起身,太后有些低沉的问道。

    “是,奴婢听见了。”福陵如实的回道,恭敬的上前扶起太后,却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

    “哀家以为,他会是好皇帝的。”太后的嗓音变得阴冷,半垂的眸子,叫人看不出她的真实情绪,但从声音上来听,却是那般的阴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