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躲在柴房里,看着夏叶儿在外面呕吐,小蝶紧紧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越是制止,泪水越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老天,求您开开眼吧,不要再让xiao姐受到伤害了,她是那么的善良,是那么的无辜啊!为何一定要她作为牺牲品呢?只因为她是宰相的女儿吗?”咚的跪在地上,小蝶轻声的问着老天爷,悲凉无限。

    黄昏,悄然而至,渐渐西沉的日头,似是也看见了这凄凉的一幕,因为不忍心而悄然的坠落,留下令人心痛的黄。

    富丽堂皇的梧桐宫内,檀香袅袅升起,熏着正在沐浴中的上官书雪,与氤氲的热气融为一体。

    雪白的肌肤似雪,如墨的长发在覆盖着玲珑有致的身躯,上官书雪躺在浴池中,享受着花瓣澡带来的芬芳,由宫婢为她揉捏着肩膀,尽情的放松。

    “娘娘,伺候冷宫那边的小超子来了。”上官书雪的近身大宫女,小环上前禀报着说道。

    “传。”眼皮也未曾抬一下,上官书雪随手一挥的说道。

    “是。”小环恭敬的立身于一旁,低声唱喝道:“传小超子觐见。”

    小环的声音刚落下不久,便见小超子弓着身子走了进来,一脸讨好的笑容,跪地参拜着。“奴才小超子,给贵妃娘娘请安了。”

    “嗯。”上官书雪轻嗯了一声,靠在浴池边的身子却动也懒得动,脸上的疤痕斜斜的躺在上官书雪白皙的面容上,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的确是毁了她原本精致的容颜。闭着双目,上官书雪懒懒的开口问道:“你来见本宫,可是有事要禀明本宫?”

    “回贵妃娘娘的话,奴才按照您的吩咐,给冷宫那边送吃食过去,每日三餐的质量不断精简,今儿正好送了馊食,还与皇后的丫鬟大吵了一架。”小超子笑着回禀着,低垂着头,不敢亵渎沐浴中的上官书雪,等待着打赏。

    “本宫何时如此交代过你?”上官书雪忽然站起身来,带起阵阵的水花来,任花瓣贴服在身上,不许宫婢伺候,自己却是缓缓的倒退着朝浴池中间走去。

    “贵妃娘娘!?”小超子一听到上官书雪如此说,忙抬起头来,却正巧瞧见上官书雪****着身子,站在睡中间,仅有乌溜溜的长发遮挡在身前的美人出浴场面。“奴才该死,奴才有罪,冒犯了贵妃娘娘!”

    “你是有罪,也的的确确该死!”上官书雪轻启着红唇,淡淡的说着,却是带着阴冷之气。

    “贵妃娘娘饶命啊!奴才并非有意冒犯贵妃娘娘,请贵妃娘娘恕罪!”小超子急的连连叩首,希望上官书雪可以饶自己一命。

    “本宫说你有罪,你的罪责是不该冒本宫之名,如此苛刻冷宫,若是给其他妃嫔知道了,本宫要如何统领六宫?皇上若是听到这样的消息,还以为本宫妒心太重,容不得皇后娘娘,要本宫如何解释?”上官书雪说着,便蹲身于水池中,自己梳洗长柔顺的长发,继而说道:“至于本宫说你该死,是因为你对皇后不敬,如此不分尊卑的奴才,本宫怎敢留你!”

    “贵妃娘娘饶命啊!奴才只是一时糊涂,做错了事,还望贵妃娘娘给奴才条生路,奴才一定痛改前非,绝不会再……”小超子连连为自己求情,但上官书雪哪里有心情和时间听他废话。

    “小环,把他带下去,吵的本宫不能安心。”上官书雪淡淡的说着,秀眉微微皱起,却仍是洗着自己的长发,对小超子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是。”小环躬身领命,对外面的人招了下手,轻声的说道:“拉出去,解决的干净点。”

    小环毫不同情的吩咐着梧桐宫的小太监,或许是这样的命令下多了,自己早已不在意的很。

    “贵妃娘娘饶命啊!奴才是忠心为贵妃娘娘办事,绝无二心啊!”小超子被架出去的时候,还在苦苦的为自己求情,却不知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

    摇首望了一眼小超子被架出去的方向,小环在心中无声的说道:“但愿你来生不要再步入宫廷,或者带个脑子,免得什么赏都敢讨,却落得个小命不保的境地。”

    “小环。”缓缓的游动到岸边来,上官书雪伸出手来,让宫女服侍她出浴,却是对着小环交代道:“备好酒菜,去御书房那边传个信儿,就说本宫想要见皇上。”

    “是。”小环垂首领命。

    “等等。”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上官书雪对小环吩咐道:“把本宫今儿的晚膳,多备出一份来,送与冷宫去,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上官书雪闭着眼睛,由着宫女为她擦拭身体,为她整理长发、更衣,却只是对小环交代着这些。

    “是,小环知道了。”小环福身领命,未曾多言一句,但跟在上官书雪身边多年的她,岂会不知上官书雪的用意。

    挥挥手,示意小环可以离去了,上官书雪这才睁开眼眸,低笑着说道:“夏叶儿,你一生的荣耀都在本宫之上,如今却如此卑微的活着,本宫真想亲眼瞧瞧你狼狈的模样,可惜还不是时候。”

    更衣完毕,上官书雪长袖一挥,吩咐道:“都下去吧,本宫想一个人休息会。”

    待宫婢鱼贯而出之后,上官书雪走到浴池内的小柜子旁,打开了最上层的小柜子,轻轻转动着里面的机关,打开了暗格。

    看着里面红色和白色的小药瓶,上官书雪微微犹豫着,并不去取药。

    “从进宫至今,一直采取避孕的方式,到底是为了先除去敌人,好安全无虞的生下皇嗣,还是根本就不想生下他的孩子?”上官书雪问着自己,却连自己也回答不出来。

    或许,她是真的没有做好怀有轩辕狂笑孩子的准备吧!

    “在本宫生下皇子之前,谁也休息孕育皇嗣!”上官书雪说着,拿起了白色的药瓶,继续服用着避孕药,在吞下药丸之后,阴冷的说道:“尤其是你,夏叶儿,这辈子就在冷宫里生存吧,休息再有翻身的机会,本宫绝不会让你成为国母,绝不会让你有一天的好日子过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