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上官书雪如此说,李妃娘娘忙叩首说道:“臣妾有罪在身,不敢祈求皇上量刑,这便执行圣旨便是。”

    说着,李妃娘娘自怀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用力的闭上双目,便要自脸上划下口子来,却听上官书雪阻拦的说道:“李妃娘娘何必急于一时呢?”

    “贵妃娘娘的意思是?”李妃娘娘知道上官书雪不可能会饶过自己,也不敢为自己求情,便出口问道。

    “来人啊,去取一面镜子来。”上官书雪轻声的交代着。

    “贵妃娘娘有吩咐,还不去准备。”李妃娘娘听上官书雪如此说,虽不明白其用意何在,但仍是立即吩咐宫婢去准备,免得再惹怒上官书雪,只怕这秀华宫明日便一个喘气的活人都不会存在。

    得到李妃娘娘的吩咐,宫婢立即领命而去,却是皱着眉头,心里担心的要命。

    轩辕狂笑曾下达口谕,让她们照顾主子,若是有何闪失,定不会轻饶。可上官书雪是后宫真正的女主子,她们哪里敢得罪呢!

    只怕,这淑贵妃,定不会轻饶了自家主子啊!

    待宫女取回铜镜之后,上官书雪示意宫女将铜镜放置在李妃娘娘面前,并压低了声音,温柔的笑道:“当初本宫受伤的时候,李妃娘娘可是在旁边瞧了个仔细。如今,李妃娘娘要执行圣旨,本宫怎可错过这精彩的一幕呢?岂不是浪费了李妃娘娘等了本宫一个月的苦心?”

    “是,谨遵贵妃娘娘之谕。”李妃娘娘看着地上的铜镜,正好返照着自己的容颜,倒也不惊慌,而是淡淡的开口。“贵妃娘娘,臣妾要执行圣谕了,请贵妃娘娘看的清楚仔细些。”

    李妃娘娘说着,便举起了匕首,放置在右侧脸颊颧骨的位置,锋利的刀尖深深的陷入皮肉之中,咬着唇瓣,用力的向下划去,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来。

    只见匕首所划过的地方,立即血红一片,根本来不及看到皮肉翻开的瞬间,便已经被鲜血所弥漫,血珠儿和着李妃娘娘的泪珠儿,一同流向了李妃娘娘白皙的颈项,淹没在她浅色的衣领中,绽开血色的图腾。

    皱着秀眉,却眼带笑意的看着李妃娘娘对自己用刑,上官书雪静默的不做声,只是那么盯着李妃娘娘的脸上比巴掌还长的伤口,不知在想些什么。

    强忍着脸上传来的痛意,李妃娘娘含泪抬起头来,问向上官书雪。“不知贵妃娘娘可看仔细了,可还满意?”

    听李妃娘娘如此淡然的问话,上官书雪轻轻的摇摇头,说道:“动作太快了,本宫什么都么看清,不如请李妃娘娘再做一次给本宫瞧个清楚,可好啊?”

    闻言,李妃娘娘虽知这是上官书雪在刁难自己,却也不敢说个不字,便俯首说道:“是臣妾疏忽,这便再行来过,望请贵妃娘娘看的仔细。”

    “嗯。”上官书雪淡笑一声,却在李妃娘娘举起匕首的那一刹那,玉手轻抬,出声阻止道:“慢着。”

    “不知贵妃娘娘还有何训示?”抬头望着笑笑的睨着自己的上官书雪,李妃娘娘镇定的问道。

    “李妃娘娘这边的脸上,已经被血痕所侵占了,就算再划上几刀,本宫也还是看不清楚啊!不如,换换左脸吧,或许本宫还看的真切一些。”上官书雪轻飘飘的说着,当真是刀子不划在自己的脸上,不知道疼痛。

    “既然贵妃娘娘有吩咐,臣妾定当竭力让贵妃娘娘看个仔细。”李妃娘娘颔首领命,望着铜镜中的自己,深深的呼吸着,像是在做着极大的心里斗争,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手中紧紧的握着匕首,却迟迟下不去手。

    “怎么,李妃娘娘是对自己下不去手吗?”上官书雪轻声的问着,对李妃娘娘说道:“若是李妃娘娘动不了手,本宫让手下的宫女帮你如何?”

    上官书雪的话刚一落声,尚未吩咐,便见梧桐宫的宫女走上前来,听候她的差遣。

    “臣妾不敢劳烦贵妃娘娘的人动手。”李妃娘娘猛然睁开眼睛,眼中却澄净如初,尽管脸上的伤痛使得她眼泪连连,却仍然是一派的淡然,若不是眼泪真切的存在,到仿若那伤口不是在李妃娘娘的脸上一般。

    看着李妃娘娘脸上那淡然的神色,上官书雪的眼神悠地转变,仿若是在透过李妃娘娘看见某人,她恨了十几年的人——夏叶儿!

    噌的坐直了身子,上官书雪走到李妃娘娘身边,勾起了她的下颚,看着那张明明生的柔弱,却偏生的一派冷漠,凡事都不关己的模样,明明就是夏叶儿的影响。

    尽管,她们的容貌相差太多,可这种感觉,却是如出一辙!

    用力的甩开李妃娘娘的脸,上官书雪取出锦帕,擦拭着手上沾染着的血渍,缓缓的闭上了阴冷的眼眸。

    “你先起来吧。”低声的说着,上官书雪已经没了整治李妃娘娘的心情。

    “臣妾叩谢贵妃娘娘。”扔下手中的匕首,李妃娘娘俯首叩谢。

    “李妃娘娘,可知本宫为何要饶了你?”将带血的锦帕仍在李妃娘娘身边,上官书雪轻声的问道。

    “回贵妃娘娘,臣妾不知。”李妃娘娘仍然垂首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淡漠的看着已经毁了的脸蛋,眼神平静的没有半丝的波澜,仿若受伤的人并不是她。

    “因为……”上官书雪望着垂首跪在地上,仍未起身的李妃娘娘,看了一眼宫内的秀华宫宫女,低声吩咐道:“所有人,都到外面去伺候着,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准进来。”

    “按贵妃娘娘的谕令做。”李妃娘娘淡淡的说着。

    “是。”秀华宫的宫女得令之后,鱼贯而出,连同梧桐宫的宫女一并退了出去。

    “贵妃娘娘有事,敬请明示,臣妾洗耳恭听。”待宫女走了出去之后,李妃娘娘恭敬的说道。

    “你且先起来说话。”上官书雪坐在软椅上,对李妃娘娘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