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李妃娘娘依照上官书雪的指示,站起身来,静默的站在一旁。

    “本宫不是赘言之人,既然饶了你这一次,定是你于本宫有所益处。”上官书雪直接说出自己的用意,视线始终望着李妃娘娘淡漠的表情,轻轻的开口说道:“因为,你有着皇后娘娘的神情,竟然有七成的神似。”

    “臣妾身份卑贱,不敢担当。”李妃娘娘恭敬的颔首,淡淡的言语说道。

    “这不是你敢不敢担当的事,而是本宫既然看得出,皇上定也会发现。”上官书雪哼了一声说道。

    “臣妾愚钝,与皇上接触甚少,并不曾察觉。”李妃娘娘秀眉微皱,不明白上官书雪究竟想要表达些什么。

    “李妃娘娘的淡然,实则是聪慧的表现,本宫相信你也明白,今日本宫留你,是为了日后有所用。若是你肯站在本宫这边,本宫保你一生融化,保你九族荣耀与日俱增。但是,你若有意装傻,不能成为本宫的盟友,就不要怪本宫手下不会留情,留不得你的性命。自然……”拉了长声,上官书雪轻轻的说道:“你们李氏的九族,是否能安然存于世上,就看李妃娘娘你如何选择了。”

    “臣妾不才,得蒙贵妃娘娘器重,定当为贵妃娘娘尽力效忠。”李妃娘娘说着,便跪了下去,明知与上官书雪同谋,是与虎谋皮,但却别无选择。

    身为后妃,这是李妃娘娘最觉得无奈之处,可她已然身处后宫,又能如何?

    “既然都是自己人,李妃娘娘大可不必如此多礼。”上官书雪站起身来,扶起了李妃娘娘。说道:“过去的事,就到今日为止,本宫不会再记在心上,李妃娘娘也不必介怀。”

    笑着拉李妃娘娘坐下,上官书雪轻声说道:“本宫要你留住皇上。”上官书雪刚一开口,便说了句让李妃娘娘怔住的话。

    “臣妾无能,怕是不能完成贵妃娘娘所交付的任务。”李妃娘娘低笑一声,颔首而语的说道。

    “皇上对皇后娘娘有情,别人或许不知,但本宫陪伴皇上多年,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自然是看得出来的。”上官书雪嗤声说着,睨了一眼李妃娘娘说道:“李妃娘娘既然与皇后娘娘有几分的神似,而皇后娘娘又因为得罪了皇上,而被打入冷宫,这辈子或许都出不来了。所以,本宫决定让你拉过皇上的心,让皇后娘娘再也没有机会走出来。”

    “臣妾无才无德,何以能让皇上侧目以对?”李妃娘娘仍是想要拒绝,并非是因为她讨厌后宫的争斗,更主要的原因是,李家曾深受宰相的恩惠,李妃娘娘自然是不想害了夏叶儿。

    更何况,今日上官书雪让她去迷惑皇上,只是为了要扳倒夏叶儿。那么,在扳倒夏叶儿之后呢?

    下一个目标,是否就是她这个原本想要隐匿于后宫,安稳度过余生,却不小心卷入宫斗的人?

    “有本宫在,自然是有办法让皇上注意到你。”把李妃娘娘的推托之词当作是默认,上官书雪冷笑一声,拍了拍李妃娘娘的手背,说道:“以后在宫里,本宫明着不会照顾于你,应付后宫的妃嫔,端看你的手段。但是,本宫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

    “是。”李妃娘娘颔首。

    “回头,传个御医来看看,脸上的疤痕不要留的太过明显,但也不能全部消退,否则皇上对你的怜惜之情便会少了几分,于你不利。”上官书雪交代着,便站起身来,对李妃娘娘说道:“有空,去冷宫瞧瞧,本宫会为你打点好一切,不会让皇上知道的。好好观察一下皇后娘娘的一颦一笑,既然不能貌似,那就在神似上多费些功夫。”

    “是,臣妾知道了。”李妃娘娘再度颔首。

    “既然你已知晓本宫的心思,本宫也不再多言,有什么事,本宫会让贴身宫女小环前来说话的。你受了伤,好生的休息几日吧。”说着,上官书雪便抬步离去,留下跪地恭送她的李妃娘娘独自在寝殿之内。

    待上官书雪离去之后,李妃娘娘仍跪在地上,直到宫女走进来将她搀扶了起来。

    “娘娘,奴婢这就去给您传御医。”宫女心疼的说道。

    “别太张扬。”李妃娘娘交代着,自己转身回了内寝,直至此刻,脸上才终于有了神情。

    ‘惹上了上官书雪,只怕以后在宫里的日子再也不会太平了。可皇后娘娘,她是何等无辜,要我如何能对她下手?可李家的九族……’想起上官书雪的威胁,李妃娘娘无助的流下眼泪来,任自己的泪水于血水结合着,继续的流淌着,并不加以理会。

    难道说,人生下来,就注定要因为权势而身不由己吗?

    还是说,身份高的人,就可以将他人的生命视如草芥?

    李妃娘娘缓缓的移动着步子,嘴角勾起了嘲弄的笑,既是笑自己的无奈,也是在笑上官书雪的心狠手辣。但是,她又何尝不是在笑人世的不公呢!

    站在月光之下,夏叶儿抬头望着圆月。又是一个孤家寡人的月圆之夜,又是独自一人站在月色下,无人可以谈心,无人关怀自己。

    尽管有小蝶在身边陪伴着,可孤寂感还是快要将夏叶儿淹没。

    毕竟,有许多话不能对小蝶去说,这个丫头已经承受了太多,夏叶儿不忍心让她背负更多的负面情绪,是以许多事都是藏在心中,唯有对着月娘倾诉。

    每晚,当小蝶熟睡之后,夏叶儿便起身来到院落中,看着天上的明月发呆。

    “这么晚了,就不怕自己受了风寒?”温和的男声传来,一件厚实的外衫罩在了夏叶儿身上。

    听见熟悉的声音,夏叶儿转过身去,望着来人,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你来啦。”

    “你在等我吗?”来者浅笑的问着根本不可能是肯定的答案。

    哂笑一声,夏叶儿柔声说道:“欠你一声谢谢,谢谢你送来的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