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这冷宫之中,屡次出手帮助自己的,竟然是这个曾经绑架过自己,且不止一次的男人,叫夏叶儿当真不知该如何感谢,更不知该如何平抚内心的感受。

    “只是要道谢吗?”男人挑眉,如墨染般的剑眉在月光下,微微的挑了起来,似是对夏叶儿所说的话很是不满。

    “呵呵。”轻笑一声,夏叶儿不再搭话,因为她知道面前的男人想要的是什么,而自己却是给不起的。

    “我说过,再来看你,便是带你离开的日子,你可愿随我离去?”男人说着,俯首望着夏叶儿宁静的容颜,月光下那略显苍白的容颜。

    低低的笑了声,夏叶儿摇摇头,对男人说道:“承风,我不明白你为何执意于我,更不明白你身为西周太子,却偏偏要娶我这个已经嫁过人,还是被抛弃在冷宫的皇后。你知道的,我已经怀有了身孕,即便轩辕狂笑并不相信这个孩子是他的,但你我知道,我们之间是清白的,这个孩子的的确确是流着千圣国帝王的血脉。”

    静静的望着段承风,夏叶儿无奈的低叹着,诉说着身份上的事实。

    没错,这个在元月之夜来找夏叶儿的男人,正是西周的太子,是两次劫走过夏叶儿,却又将她平安送回千圣国的男人。

    然而,之于夏叶儿而言,这个男人的存在,最大的成就莫过于在自己最落魄的时候,段承风对她伸出了友谊之手。

    “我不在意。”段承风搬过夏叶儿的肩膀,对她说道:“我只是想保护你,想给你幸福。即便你有着他的孩子又能怎样?只要你愿意,我会视这个孩子为几出。就算将来我们不会再育有别的子嗣,将皇位传与他也无不可。”

    “身为西周太子,你可想过,若是娶了一个废后,对你将来继承大统,将会是怎样的障碍?夏叶儿很感激你的垂爱,但是夏叶儿是不详之人,不想连累于你。”夏叶儿说着,轻轻的拨开了段承风放在自己肩上的手,说道:“请太子殿下回去吧。夏叶儿此生,注定属于千圣国的后宫,哪怕是死在这里,也别无选择。”

    “他,值得你如此留恋?”段承风挑眉,很是不赞同的问道。

    “那么,夏叶儿又为何值得太子殿下你如此相待呢?”夏叶儿没有直接回答段承风的话,而是间接的反问着。

    “若是我一定要带你走呢?”段承风不理会夏叶儿一再的拒绝,再度开口问道。

    “本宫就算身处冷宫,也仍然是一国之母。若是西周太子殿下想要带走夏叶儿,敢问夏叶儿将以何种身份存于西周呢?而西周太子殿下,又将以何种方式带走夏叶儿呢?”见段承风根本不理会自己的心意,夏叶儿微微薄怒,转过身来,望着段承风的眼眸,冷声的说道:“本宫虽然是废后,却也是有着自己的尊严,就算是死,也会死的其所。可若是随西周太子殿下离去,终此一生,夏叶儿都将背负着叛国辱君的罪名。请恕夏叶儿迂腐,不能不顾及世俗的评价。”

    “原来,这些才是夏叶儿所担忧的。”听夏叶儿如此说,段承风呵笑了一声,姿态潇洒不羁。“放心,西周民风开放,先祖尚有娶改嫁妻为先例,就算本太子想要迎娶你为正妃,也不会是难事。至于你离宫的方式,本太子保证,绝对会让你光明正大了离开千圣国,而非是私奔的形式。”

    “你……”夏叶儿还想要说些什么,可见段承风笑容如此自信,知道自己再说些什么,段承风也是听不进去的,便冷声说道:“若是西周太子敢担保本宫的皇儿可以在千圣国顺利的生产,且能成为千乘国的太子,并让本宫名正言顺的嫁你为正妻。本宫绝不会再有推托之词!”

    “好,我们一言为定。”段承风似乎丝毫不觉得为难的,在夏叶儿说完之后,立即伸出手掌来,生怕夏叶儿反悔似的说道:“我们击掌为盟。”

    见段承风如此,夏叶儿无奈的伸出手掌来,对上段承风厚实的掌心,用力的拍了过去。“好,击掌为盟。”

    “哈哈哈!”击掌过后,段承风大笑着仰起脸来,可原本击掌的手却没有松开,而是改而握着夏叶儿的手,道:“此生,本太子一定会让夏叶儿你知道,能嫁给我,是你今生最大的幸福。”

    “如此,夏叶儿便拭目以待了。”用力的抽回被段承风握在手心里的手,夏叶儿淡淡的说着,转身欲回房去,但才走了几步,便驻足对段承风说道:“在西周太子有能力接走本宫之前,请西周太子谨守男女之间的礼仪分寸,本宫不想背负红杏出墙的骂名。”

    “好,只要是夏叶儿你要求的,本太子绝对会照做。”段承风说着,摊摊手,向后退了一步,表明自己并没有非分之想。

    “多谢西周太子成全。”夏叶儿轻轻的福身,木然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没了赏月的兴致。

    不论段承风对她是否真心,但他却已经骚扰到了她平静的生活。而且,若不是有段承风的存在,她也不会与轩辕狂笑落得今天的地步。

    至少,轩辕狂笑不会怀疑她的清白,不会否定她孩子的存在!

    静默的望着夏叶儿落寞的背影,段承风并没有急着离去。千圣国的后宫,之于他言,就是自家的后花园,来去自由的很,想要怎样便是怎样,无所畏惧。

    只是,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明弱不禁风,却偏生的坚韧倔强的很,叫段承风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不论夏叶儿刚才所提出的条件有几分的真假,只要她这么说了,段承风便自然而然的信以为真,也一定会说到做到。

    “夏叶儿,你一定会是本太子的太子妃,等我来娶你,光明正大的娶你,给你名正言顺!”待夏叶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段承风轻声的说着,语调轻柔的如今晚的月光,带着一层难以言喻的神秘之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