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轻轻的笑了下,段承风纵身一跃,人已经消失于无踪,正如他来时的那般,让人扑捉不到半点痕迹来。

    清晨,当小蝶走进夏叶儿的房间,想要服侍夏叶儿起床的时候,却见夏叶儿正坐在床边发呆,而她的身上,还披着一件男人的衣服。

    走进夏叶儿身边,看着夏叶儿身上那件男装的款式以及料子,小蝶一眼就能确定这件衣服不是属于千圣国男子的。

    不必询问,小蝶已经知道夏叶儿见过谁了,而夏叶儿此刻如此失落的神情,又是从何而来。

    “小姐,若是西周太子于你当真有请,真的可以给你幸福,不如……”

    “昨晚,你也没睡,对吧。”打断小蝶的话,夏叶儿肯定式的问道。

    “小蝶听见院子里有说话的声音,担心小姐,便起身看了个究竟。”小蝶毫不掩饰自己昨晚看到夏叶儿与段承风的事,又说道:“若西周太子当真能做到对小姐的许诺,小姐何不考虑一下,或许这样对小姐更好呢?”

    “西周再如何的开放,但本宫毕竟是嫁过人的,而皇嗣关系到江山社稷,就算西周太子能接纳本宫,可本宫的孩子……”夏叶儿担忧的说着,随即苦笑了一下说道:“都道从小夫妻,恩爱情深。可本宫与皇上,却是彼此的伤害。若是嫁了西周太子,难免日后不会出现此等状况。”

    “小姐不能因为今日的不幸,而否掉了日后啊!何况,就算是再不济,也不会比现在的日子差的了多少。无论小姐去哪里,小蝶都会跟在小姐身边服侍,只要能看到小姐幸福,就算小蝶……”死了也没有遗憾!

    “不许胡言!”出手挡住小蝶的嘴,不让她说出不吉利的话来,夏叶儿说道:“一切,单凭天意吧。若是西周太子当真能为本宫做出这许多事来,本宫已击掌为盟,再无选择,不是吗?”

    苦笑的说着,夏叶儿感叹于自己身为女人,尤其是身为宫廷中的女人,这种我命由天不由我的悲催境地。

    不过,比起段承风会实现他的承诺,倒不如期待轩辕狂笑能查清事实,还自己一个清白更好些。

    毕竟,嫁给段承风,便注定要与腹中的孩子骨肉分离。若是如此,那么嫁给段承风又有何意义?这个孩子,之于夏叶儿而言,是有记忆以来的第一个亲人,血肉至亲啊!

    “小姐,小蝶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看着夏叶儿苦涩的笑容,小蝶犹疑的开口问道。

    “傻丫头,如今只剩下你我两个相依为命,有什么话,还要背着彼此不成?”夏叶儿轻笑一声,收起了愁绪,抚着小蝶的头顶说道。

    “昨儿个夜里,小蝶的确有听到小姐和西周太子的对话。但是,小蝶一直不能明白的事,小姐为何要让未出世的皇子留在千圣国做太子呢?要知道没有母族的支持,没有分位高的母亲在后宫里照拂着,只怕小皇子就算成为太子,也不见得有机会长大成人啊!”小蝶说出自己的担忧,即便这话会让夏叶儿心中染上有一层的忧虑。

    “如果段承风当真能做到这一点,我自然可以给孩子找一个比我亲自照顾,还能给他未来的母亲作为靠山。”夏叶儿说着,苦涩又恢复了笑容之中,淡淡的说着。

    “小姐是指……淑贵妃?!”霎时间明白了夏叶儿所指,小蝶脱口而出,旋即明白了自己在说些什么,立即捂住嘴巴,但还是忍不住低声的问道:“可淑贵妃与小姐一直有仇怨,小姐能放心的将大皇子交给淑贵妃抚养吗?”

    “除了她,这千圣国的后宫,还有谁能够担此重任?”夏叶儿无奈的问着,略显疲累的眼帘微微垂着。

    很显然,这个问题也困扰了夏叶儿许久。想来,对于段承风的提议,夏叶儿是动心的,至少能保证他们母子平安的条件,便足以让夏叶儿动心啊!

    看着夏叶儿如此神态,以及说话时根本不曾多加考虑的神情,小蝶轻轻的问道:“在小姐心中,怕是早已经决定了要如何的做,是吗?”

    “小蝶,正如你所说,我们若是能去了西周,最不好的后果,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不是吗?”夏叶儿清淡的口吻,仿若正在说的事与她本身毫无关系一般。

    “好吧,既然小姐已经决定了,小蝶一定支持你。”小蝶点点头,认真而郑重的说道。

    “呵呵,傻丫头,若是我们当真要进了西周的后宫,才能逃离这千圣国的皇宫,你我的日子也将会是未知数,只怕将来也不见得会有好的结果。”夏叶儿苦苦的笑了起来,拍拍小蝶的手,说道:“你也是一夜未曾睡吧,回去休息一会,我也倦了,想要睡了。”

    “那,小姐先睡一会,待小姐起身之后,小蝶再来服侍你。”说着,小蝶便扶着夏叶儿躺下,为她盖好被子后,才轻迈着步伐离去。

    待小蝶离去之后,夏叶儿缓缓的睁开双目,一夜未眠的她,免不了双目泛红,可却是一点困意也未曾有。

    段承风昨晚所说的话,让夏叶儿彻夜难免。但最让夏叶儿反复思量也找不到答案的话,却是段承风问她的那句‘他,值得你如此留恋?’。

    是啊,轩辕狂笑的不信任,早已摧毁了夏叶儿对他的信赖,甚至是摧毁了夏叶儿投入的感情。但是,毕竟是夫妻,毕竟他们已经有了共同的血脉,想要离开轩辕狂笑,却是夏叶儿从未曾想过的。

    尽管,夏叶儿也是想过要离开皇宫的,要过新生活。可是,这并不代表夏叶儿要另投他人怀抱,要改嫁啊!

    重点是,和孩子分开,她真的能舍得,能做到吗?

    可带走孩子……夏叶儿的心在矛盾着、犹豫着,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做,才能不违背自己的心,才是真的对腹中的孩儿好。

    今日的秀华宫,虽然被禁足,却不显冷静,只因为一直潜心礼佛的李太妃在听说自己的内侄孙女容颜尽毁之后,便放下对佛祖的虔诚,乘坐着轿撵,一路朝秀华宫而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