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李太妃的凤架一到,秀华宫的宫女立即像是面临重大灾难一般,吓得各自忙碌起来,生怕李太妃会责罚于她们。尽管,李妃娘娘受伤是上官书雪所赐,是皇帝亲自下达的御旨。

    听见李太妃驾到,李妃娘娘低声的叹息着,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

    虽说李太妃十分宠爱于她,但毕竟是太妃娘娘,就算是潜心于佛学,可做起事来的手段,却是狠戾的连她这个内侄孙女也畏惧几分。

    否则,当年李太妃还是李妃的时候,也不会看准了那时还不是太子的轩辕狂笑,并且出手相助过轩辕狂笑母子,即便是没有子女的妃嫔身份,仍然能位居太妃之位,且无人敢对她不恭。

    “太妃娘娘,您怎么来了?”面上被厚厚的药布包裹着,李妃娘娘微微欠身,以内侄孙女的礼仪给李太妃行礼。

    “你这丫头,是忘记了自己的出身吗?明明是哀家的内侄孙女,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不让人通报一声。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哀家不把你当作自家孙女,被人欺负了去,也不会反击。”李太妃说着,抬手扶了李妃娘娘一把,当看见她脸上的要不之后,立即薄怒道:“好一个上官书雪,竟然不将哀家放在眼里,对你出手如此之重!”

    “都是侄孙女不好,伤了贵妃娘娘在前,还请姑奶奶不要动怒。”李妃娘娘安抚的说着,生怕李太妃的怒气难以压下,会惹出又一波的事端了,她实在是无力承受。

    “怪不得上官书雪敢如此欺凌你,就你这样的性格,被人家害死,还得替人家说好话。”李太妃气恼的说着,甩开了李妃娘娘的手,自行走到软椅前坐下。“侄孙女,哀家有几句话,在你进宫的时候,就该告诉你的。要想平安的在宫中生存,就必须要强大,要学会狠戾。学学上官书雪那丫头,虽然做起事来,不计后果,但也只有她这样敢除去对手的女人,才能在后宫中立于不败之地!”

    “姑奶奶,侄孙女……”并不想争斗。

    “你以为进了后宫中,还由得你想争或者不争吗?哀家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若是你想活着,想要你的九族也能活着,就必须得选对了可以依靠的人,成为皇帝身边不可或缺的人。”似是看穿了李妃娘娘的心中所想,李太妃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若非是李氏家族只有你一个适婚的女子,哀家绝不会同意你父亲将你送进宫来。”

    “是,侄孙女受教了。”李妃娘娘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只得颔首称是。

    “你若真是受教了,哀家倒也放心了。只怕,你只是嘴上说说而已。李家的荣辱指不上你也就算了,若是因你而受牵连,哀家第一个饶你不得!”李太妃说着,语气也逐渐的缓和下来,脸上的怒气渐渐消退。

    “是,侄孙女记下了。”李妃娘娘再度颔首称是,不敢有半分的推移。

    “对哀家交个实话吧,那上官书雪如此轻饶了你,究竟是逼你答应了她什么事?”李太妃看着李妃娘娘仅是右脸受伤,而低声的说道。

    “什么事都瞒不过姑奶奶您。”见李太妃的怒气消退,李妃娘娘轻声的说道:“贵妃娘娘确实是要侄孙女做一件事。”

    “哦?说来听听。”李太妃饶有兴趣的问道。

    “贵妃娘娘要侄孙女博得皇上的宠爱,想要侄孙女取代皇后娘娘在皇上心中的地位。”李妃娘娘如实的说道,只是没有说的那么详细。

    精明如李太妃,听了李妃娘娘如此说,只是笑了笑,视线始终停留在李妃娘娘的脸上,眼底的笑意十分深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是,宰相大人于李家有恩,侄孙女怎么能……”

    “你以为让你进宫,就只是因为你是李家的女儿吗?”李太妃冷笑一声,打断了李妃娘娘的话,呵笑着说道:“自打你第一次进宫,哀家便瞧出了你与夏叶儿有几分的神似,否则哀家宁愿后宫中没有李家的女子,也不会随意的选一个根本不懂得争斗的人进宫来的。”

    “姑奶奶!?”被李太妃的话,说的一惊,李妃娘娘抬起疑惑的眸子,不敢置信的望着李太妃,被李太妃的话说的心中一阵紊乱。

    “傻丫头,你是哀家的侄孙女,又有着上天赐予的机缘,哀家自当会全力为你铺路,让你成为这后宫的主子。你且放心,只要有哀家在,李家一定会在千圣国的历史上,至少出现一位皇后的。”李太妃说着,笑容也更加的邪魅起来。“至于夏叶儿,她的父亲毕竟救过李家,哀家会留下她的小命,算是报答宰相大人对李家的恩惠。”

    “姑奶奶的意思是,让侄孙女与贵妃娘娘为伍?”李妃娘娘皱起秀气的眉头,低声问道。

    “为达目的,有何不可?”李太妃轻笑一声,搭上李妃娘娘的手腕,轻轻的拍抚着,说道:“侄孙女啊,或许你现在还不能理解哀家为何要这样做。但是,等你在后宫待得久了,受多了委屈,承受了无尽的寂寞之后,便会明白哀家今日所对你说的话,皆是出于好心啊!”

    “是,侄孙女记下了。”李妃娘娘不敢有违的点点头,可心中对与上官书雪同盟,可能乎伤害夏叶儿的事,仍是心存芥蒂。

    她,真的可以那样做吗?

    李妃娘娘在心中问着自己,却不知今后该如何做,许多事情已经由不得她自己做主了。不仅仅是上官书雪容不得她,就连一向最宠爱她的李太妃,也逼着她去了她根本不想做的事。

    而女人,一旦嫁了人,相处久了,便会分不清是出自真心的爱着丈夫,还是因为丈夫是丈夫而去爱戴,便再也不能心如止水,恬淡如始了。

    得到上官书雪的指示,李妃娘娘在犹豫了许久之后,终是在一声叹息之下,连夜前往冷宫,虽然是带着精致的点心前去,但心中却难免不安。只因为,她自己很是确定自己去的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