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想起李太妃对自己的忠告,李妃娘娘虽心中不愿对夏叶儿造成伤害,但比起一个无辜女人的后位,九族的性命更为重要。

    交代青儿在外面守门,李妃娘娘自己提着食盒走进了冷宫,独自去见夏叶儿。

    当看到冷宫内破败的一切,形同废弃的状元的情景之后,从未来过如此冷清之地的李妃娘娘怔住了,竟然忘记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连皇上心中所爱、且贵为宰相千金的皇后娘娘,尚且能落得如此凄凉的地步,那她这个没有靠山的妃嫔,若是得罪了皇上,或是后宫的主位之人,结局岂不是……

    看着冷宫中的杂草丛生,李妃娘娘心中却是想着上官书雪对她说话时,眼中的狠戾。连夏叶儿都能沦落至此,若是她不与上官书雪合作,自己入住冷宫倒是没什么,图个清静而已。但九族可当真是难以存活!

    思及至此,李妃娘娘只觉得背脊发麻,冷的发怵!

    “你是谁,为何在冷宫之中?”听到大门有开启的声音,小蝶忙出来查看。毕竟在入夜之后,敢前往冷宫的人,很可能都是她们的敌人,小蝶不得不妨。

    打量着李妃娘娘的服饰,小蝶很快认定对方是后宫的主子之一。只是,小蝶实在不能明白,这位从未见着过的主子,为何要来到冷宫之中,且手中还提着食盒。

    “臣妾李妃,特来拜见皇后娘娘。”李妃娘娘颔首说话,尽管问话的人只是个宫女,却仍然很守礼仪,以表明自己的到来并无恶意。

    “李妃娘娘?”小蝶挑起精细的眉头,不敢确认的重复了一遍。

    “小蝶,是谁来了?”慵懒的声音自夏叶儿的房间里传出来,可见主人已经休息。

    “臣妾李妃,来拜会皇后娘娘。”李妃娘娘放下食盒,在院中行跪拜礼,恭敬的说道。

    “小蝶,让李妃进屋来吧。”夏叶儿没有犹豫的便开口说道:“外面风寒,别让客人受了凉。”

    “是。”小蝶轻轻的福了福身,对李妃说道:“李妃娘娘,请吧。”

    “有劳姑娘带路了。”李妃娘娘轻轻的笑着,便提着裙摆,站起了身。小蝶见状,虽无心搀扶李妃娘娘,但还是接过了李妃娘娘欲提起的食盒,说道:“李妃娘娘,还是交给奴婢吧。”

    说着,提起食盒,小蝶便走在前面,为李妃娘娘带路,可心里却是想着:这李妃娘娘在后宫中名不见经传,却在深夜来冷宫拜访,是何居心?

    紧紧跟随着小蝶的步伐,李妃娘娘在进了夏叶儿的寝宫后,便要再度行礼,却听夏叶儿柔声说道:“本宫如今已入住冷宫,李妃娘娘不必行此大礼。”

    夏叶儿轻轻的抬手,示意李妃娘娘不必多礼,面上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半垂的眼眸,却是在打量着以药布遮挡着半边脸,却仍能看出其清秀的容颜,此女虽然在后宫中算不得是顶尖的美女,但也绝对是让男人会心生恻隐的女子。

    不知为何,在见到李妃娘娘的这一刻,夏叶儿竟有种看到了自己的感觉。或许是李妃娘娘身上那种淡然的气度,也或许是她的从容和不施脂粉吧。

    凭借着女人的第六感,夏叶儿仅是瞧了李妃娘娘一眼,便认定这个妃子,日后在千圣国的后宫,必当有所作为。

    “皇后娘娘封号仍在,臣妾理应行礼参拜。”李妃娘娘有礼的说着,便盈盈下拜。“臣妾李妃,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小蝶,扶李妃娘娘起身入座吧。”见李妃娘娘执意如此,夏叶儿倒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懒懒的靠在床边,也不曾起身的说道。

    “是。”小蝶领命,上前将李妃娘娘扶起,带她坐在屋子内简陋的木椅上。

    “冷宫里不比李妃娘娘宫中,李妃娘娘讲究一下便是。”夏叶儿淡笑着说道,视线垂落在李妃娘娘身上,困倦的神情却毫不掩饰。

    “是臣妾冒昧来打扰了,还望皇后娘娘不要怪罪臣妾。”李妃娘娘温文有礼的说道,并微微颔首,以示恭敬。

    “李妃娘娘脸上可是受了伤?”夏叶儿见李妃娘娘面上覆盖着药布,轻声的问着,以示关怀,实则是不知该与这个冒然前来的人说些什么。

    “臣妾月前不小心误伤了贵妃娘娘,皇上罚臣妾自毁容颜,以示赔罪。”李妃娘娘淡淡的说道,眼中没有丝毫的在意或者恨意。

    抬起头来,李妃娘娘望向夏叶儿。只见夏叶儿仅着着单薄的里衣,素颜略显苍白憔悴,可明亮的眼睛却连天上的星子也会黯然失色,娇艳欲滴的红唇更是晶亮动人。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不点而黛眉……

    如此不施脂粉,却美的惊人的女人,李妃娘娘自认为此生是第一次见到,以后怕是也见不到比夏叶儿更美的人了。

    但夏叶儿最吸引李妃娘娘注目的,却并非她的美貌,而是那份超凡的淡然。若不是周遭的环境在在提醒着李妃娘娘,这里的确是冷宫的话,她当真以为自己是在凤华宫觐见皇后娘娘。

    从夏叶儿身上所散发的柔和气息,以及那份与生育来的气度,都让李妃娘娘觉得这个女人,值得帝王的钟情。

    至于上官书雪与李太妃说她与夏叶儿神似一事,此刻的李妃娘娘却是觉得,是她们过于谬赞了。无论是容貌,还是气度上,她都自认为不及夏叶儿的十分之一!

    “原来如此。”夏叶儿也回以淡淡的一笑,并不追问事情的经过,对于李妃娘娘的审视也丝毫不介意,并不闪躲。

    但是,从李妃娘娘的话中,夏叶儿也可以得知,为何自己可以安然在冷宫中度过一个月之久,上官书雪才派了小环来送食盒羞辱于她,却并未有过其他举动。

    原来,是受了伤。看着李妃娘娘受伤的脸,夏叶儿也大约的猜到,上官书雪定是伤了容颜,所以才不肯出门。否则,以上官书雪的个性,就算是被人抬着过来,也决计不会让她好过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