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显然,重视形象如上官书雪,定是因为伤势严重而不愿出门,更不愿让她这个情敌瞧见。

    “臣妾被禁足一年,所以只敢在深夜前来拜访,当然皇后娘娘休息了。”李妃娘娘轻柔的开口,见夏叶儿只是淡笑以对,便又说道:“臣妾的姑奶奶是当朝李太妃,当年李氏家族曾承蒙宰相大人恩惠,在臣妾进宫之际,父亲便交代臣妾,若是寻着机会,定要来看望皇后娘娘。”

    “你父亲有心了。”夏叶儿轻声的开口,并微微点头,算是对李妃娘娘父亲的致意。

    “是臣妾无能,才进宫的第二日,便惹上了祸事,直至今日,才敢出门,以免给皇后娘娘带来晦气。”李妃娘娘轻柔的嗓音,几乎与夏叶儿有近八成的相似,连小蝶也听着觉得奇怪。

    “能有什么晦气,会比冷宫更重呢?”夏叶儿哂笑一身,对李妃娘娘的多虑感到无奈。“冷宫是后宫最不详之地,而本宫与淑贵妃更是形同水火,李妃娘娘若是闲来无事,尽量少来本宫这边。毕竟,你也被禁足之中,不要给自己凭添事端才好。至于相府是否于李氏一族有恩,与本宫并无关系,本宫只不过是后宫之中,有名无实的皇后,李妃娘娘请回吧。”

    说着送客的话,夏叶儿朝李妃娘娘莞尔一笑,对小蝶吩咐道:“送李妃娘娘出去吧,本宫有些倦了,想要休息。”

    话落,夏叶儿便掩口打着呵欠,不再理会李妃娘娘。

    “臣妾不打扰皇后娘娘休息,先行告退,改日再来拜访。”似是没有感受到夏叶儿的不欢迎,李妃娘娘轻轻的开口说道。

    望着李妃娘娘诚挚的双眸,夏叶儿只是轻笑着,并不再言语,似是没有听到李妃娘娘刚才所说的再来拜访之话。

    送走了李妃娘娘,小蝶在宫门口站了一会,确定李妃娘娘确实只带着一个宫女前来,并且是偷偷的前来,这才稍微的放宽了心,并快步赶回夏叶儿的寝宫之内。

    “xiao姐,既然老爷曾对李氏一族有恩,李妃娘娘又深夜来访,你为什么还要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呢?”虽然小蝶不是很喜欢李妃娘娘,可在这冷宫之中,李妃娘娘是第一位来客,更是对夏叶儿恭敬有加,叫小蝶不由得有了一丝的希望。

    看着小蝶不解的神情,夏叶儿轻声笑了下,对小蝶说道:“人心最是难测,何况是在后宫之中,而我们又身处冷宫之内。莫说这李妃娘娘的行动有些怪异,就算她当真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我们也用不得她。”

    “小蝶不明白。”小蝶摇着头,更加迷惑的望向夏叶儿,求解的看着夏叶儿轻笑的容颜。

    “首先,不论李妃娘娘是否有心害的淑贵妃受伤,但淑贵妃受伤这么久,李妃娘娘才服刑,却只是伤了脸,你不觉得奇怪吗?”夏叶儿以反问的方式回答着小蝶。

    “是有些不寻常,以上官书雪的个性,凡是得罪了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更遑论是妃嫔了。”小蝶想了想,如是说道。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小蝶忽然跑向木桌,拿起桌上的食盒,对夏叶儿说道:“这李妃娘娘有古怪,她送来的东西也不会干净,我还是先把它扔了,免得有毒。”

    “呵呵。”见小蝶孩子气的做法,夏叶儿轻声的笑了起来,说道:“傻丫头,就算李妃娘娘有那个胆子下毒,也不至于放在屋子里都危险吧。”

    “那可说不定。”小蝶翘着唇,没好气的说道:“都说最毒妇人心,要我说最毒妃子心。后宫里的女人,没一个好人。”

    “也包括我吗?”夏叶儿轻声的问着,有意的逗弄着小蝶。

    “呃……”被夏叶儿问的尴尬了起来,小蝶搔了搔头,忽然眼中闪过一抹光芒,笑嘻嘻的说道:“xiao姐现在在冷宫,自然不算在后宫之内了。”

    “这么说来,我被打入冷宫,倒是被成全好人的身份喽?”夏叶儿继续逗弄着小蝶,看她如何应对。

    “xiao姐!”小蝶被逗弄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一个劲的跳脚。

    “好了,不逗你了。”夏叶儿掩口轻笑,朝小蝶招招手,说道:“把食盒放下,没准明儿又会送来馊食,就算这食盒有毒也无所谓。与其食物不干净而中毒,倒不如吃个痛快呢!”

    “xiao姐……”听夏叶儿如此说,小蝶忍不住又泛红了眼眶,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不是对我为何对李妃娘娘冷漠感兴趣吗,过来这边,我说给你听。”夏叶儿轻笑着说道,想要分散小蝶的注意力,不让她再度落泪。

    在冷宫的日子,她们流过的眼泪,已经有几盆那么多了,就算想要洗眼睛,也没必要一日洗上好几次。

    “嗯。”点点头,小蝶放下食盒,朝夏叶儿走了过去。

    “若说皇上有意偏袒李妃娘娘,倒也是情理之中,毕竟李妃娘娘的姑奶奶是李太妃,有恩与皇上和太后。但是,上官书雪却真的肯就此罢休,让李妃娘娘仅仅是毁了脸蛋,便不再追究,这说不过去。”待小蝶走近之后,夏叶儿轻声的说道。

    “嗯。”小蝶很是同意夏叶儿的说辞,轻轻的点了点头,问道:“xiao姐刚才说了首先,那么还有别的理由,让xiao姐要拒绝李妃娘娘的好意吗?”

    “这其二,李妃娘娘在刚刚接受完惩处之后,竟然有如此大的胆子,敢违背皇上的禁足令,更擅自来冷宫,此等胆量,若说她单纯是为了相府之于李家的恩惠,未免说不过去。毕竟,如此大的罪责,若是惹怒了帝王,可能会累及九族。而父亲在我们出事之后,却不曾有半丝的动作,李氏一族又怎肯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只为探视本宫近况如何呢!”夏叶儿说道此处,语气中难免的悲凉了起来。

    “xiao姐这么一说,小蝶也觉得李妃娘娘有些不寻常之处了。只是,却说不上是哪里来。”小蝶托着下巴,认真的回想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