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正是因为说不上来,所以才怪异。或许,是李妃娘娘太过淡然,或许是她的彬彬有礼。总之,这样的女人,虽然淡雅,可在冷宫出现,又是在上官书雪与她为敌之后出现,便极有可能是危险人物。”夏叶儿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却是淡漠的说着。

    “嗯,xiao姐言之有理,是小蝶病急乱投医,以为李妃娘娘是可用之人,没有xiao姐考虑的周详。”听完夏叶儿的解说,小蝶只觉得浑身发冷。

    若换做是她,有人前来相助,定会乐得毫不犹豫便相信了对方。

    何况,宰相大人恩泽百官,救过李太妃母族的事,小蝶也曾听闻过一些。

    “xiao姐,其实除了以上这两点,xiao姐心中还有别的考量吧。”小蝶虽然是问着夏叶儿,可自己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这丫头。”夏叶儿浅浅的笑了下,说道:“若李妃娘娘当真是为了报恩前来,我们更不应该因为父亲曾对李氏一族的恩惠,而害了她。否则,李氏一族被救与否,又有何区别呢!”

    “xiao姐总是如此的宅心仁厚,可不见得别人也是这般的善良。”小蝶嘟囔着说道,对于夏叶儿的善意,略有为词。

    “傻丫头,我们现在能做的虽然只有保护自己。可是,若建立在无数人的生命之上,我们又能活的安心吗?”拉着小蝶的手,让她坐在床边,夏叶儿将头枕在小蝶的肩头上,柔声说道:“你知道的,在相继失去小翠和小珍之后,我最在乎的就只有你了。并非因为你待我忠心,而是我们自幼一起长大的情分。我们尚且如此,何况是李妃娘娘的亲族,又要李太妃如何承受的起这痛楚呢!”

    “xiao姐,你凡事都为他人着想在先,才会落得被人欺凌的地步。”小蝶抱怨的说着,却也无法不去赞同夏叶儿心中所想。

    “现在,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好好的活下去,希望小珍也能好好的活着。只要我们都能挨过最苦、最艰难的日子,终有相逢的一天,不是吗?”夏叶儿轻轻的开口,眼帘却止不住的合在一起。

    她真的是累了、倦了,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可是,被幽禁在冷宫之内,身心疲惫、又怀有身孕的她,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是如何的难啊!

    走在回秀华宫的路上,李妃娘娘面上的表情虽然一如既往的平静,可心里却已经乱作一团。

    冷宫里那落败的一幕,深深的刺动了李妃娘娘的心扉。若是生活在那种地方,她真的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安之若素,能像夏叶儿那般的淡然。

    而在看到夏叶儿之后,李妃娘娘更是惊为天人,尽管早便听说皇后娘娘美貌难以用言语描绘,可当李妃娘娘亲眼所见之后,才发觉,原来市井对夏叶儿的评价,还是不能足以形容夏叶儿的美,以及那种就连女人瞧了都不忍移目的美。

    而自己,容貌上最多算是清秀。至于在性格上,又哪里及得上夏叶儿的百分之一淡然与洒脱呢!

    “主子,梧桐宫的小环姑娘还在屋子里等着您呢。”回到秀华宫,青儿低声的提示着满腹心事的李妃娘娘,虽不明白为何一向淡然的主子,为何去了一趟冷宫之后,便沉默寡言,但也猜得出来,定是与皇后娘娘有关。

    不过,身为奴婢,青儿还是很尽责的提醒着李妃娘娘,屋子里还有人等她,以免主子忘记了这事,再无意间招惹了梧桐宫的人。

    “青儿,你在外面守着,待小环离开之后,再进来伺候本宫。”李妃娘娘轻声交代着青儿。

    “是,奴婢知道了。”青儿走上前一步,帮李妃娘娘打开了房门,便静立在一旁,等候主子的差遣。

    回手将门关好,李妃娘娘的视线扫了一眼坐在椅子上喝茶,见了自己却连礼都不行的小环,仅是皱了下眉头,没有说些什么。

    “李妃娘娘怎么才去了这么一会就回来了。奴婢还以为要等上好一会,特意请秀华宫的宫女为奴婢泡了壶茶。”见李妃娘娘沉默不语,小环主动开口说道,却不急着问关于冷宫所发生的事。

    抬头看了小环一眼,李妃娘娘并未落座,而是转身走向窗边,推开了窗子,迎着晚风立在窗下。

    晚风吹拂着李妃娘娘发髻上唯一的单嘴凤钗上的珍珠,在黑发间微微晃动着,借着月娘的光辉而绽放着如萤火虫般的光亮。

    “李妃娘娘宫里的茶叶,虽然比不上梧桐宫的上好,却也是入口甘甜。明儿,奴婢回了贵妃娘娘,给李妃娘娘带些上好的贡品来,以供李妃娘娘享用。”仍然决口不提冷宫之事,小环幽幽的说着茶叶品质的好坏,却是在借着茶叶的源头,暗示着李妃娘娘,在后宫中,梧桐宫的身份不同之处。

    “回去禀告贵妃娘娘,就说李妃见过皇后娘娘了。”李妃娘娘轻轻的开口,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李妃娘娘只有这么一句话要奴婢转达给贵妃娘娘吗?”小环挑眉问道。

    “……”微微垂首,李妃娘娘犹疑了一下,说道:“皇后娘娘的雍容姿态,并非是一朝夕可以学的来,臣妾不确定能模仿几分。”

    缓缓闭上眼睛,李妃娘娘说了句自己最不想说的话。

    因为,这句话一开口,就代表着她决定要与上官书雪合作,要置夏叶儿于危险境地。

    想着在冷宫中所见的夏叶儿,李妃娘娘不由得在心中暗叹:进宫之初,我又何尝不是想如你一般淡然,却发现自己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而你,饶是进了冷宫,身份有着天翻地覆的转变,却依然淡然处之,叫我如何忍心对你不利呢?

    听李妃娘娘如此说,小环轻轻的勾起了唇角,知道自己再也等不到其他的话,便放下茶杯,起身说道:“李妃娘娘的话,奴婢会转述于贵妃娘娘的,时候不早了,奴婢不打扰李妃娘娘休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