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环姑娘慢走,本宫不送。”李妃娘娘对小环礼貌的说着,毕竟这个看似是奴婢的宫女,却是上官书雪身边的红人,吃罪不起。

    “对了,这瓶药,是贵妃娘娘要奴婢转送李妃娘娘的。待李妃娘娘可以拆下药布之后,记得使用。”小环说着,自怀中取出一个药瓶来,放置在桌面上。

    “臣妾谢过贵妃娘娘赏赐。”李妃娘娘淡淡的说着,紧闭着的双目却未曾睁开过。

    后宫,究竟是怎样的肮脏龌龊之地?明明是至高无上的权力集结地,是纯金打造的宫殿,却偏生的是杀人不见血的金色牢笼。

    待小环离开之后,李妃娘娘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清冷的望着桌面上的药瓶,淡漠的开口说道:“为何要逼我?上官书雪,我本是想安然度日,放下一切仇怨,为何你偏生的不肯放过我,非要逼我走上这条路?”

    李妃娘娘轻飘飘的话语,在寝殿中飘荡着,却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而回答她的,除了凄冷的晚风,再无其他。

    回到梧桐宫,小环如实的禀报着关于李妃娘娘的一切,虽然只有两句话可以转述,但这两句话在上官书雪听来,却是好笑的笑话一般。

    “李妃娘娘性子清冷,本宫是知道,只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与夏叶儿越发的相向了。看来,就算她不刻意的去学夏叶儿,这性子也早晚是夏叶儿第二。只不过……”凤眸微转,上官书雪品了一口热茶,淡淡的说道:“不知道,这李妃娘娘是否真的如外表所看到的这般,与世无争,只是因九族而被本宫控制。毕竟,她可是李太妃的内侄孙女呢!”

    “依奴婢看,这李妃娘娘是可以善用的。只不过,主子不能全然的信任她,免得有朝一日,又培养出个李太妃。”小环尽忠的说道。

    “这点,本宫自然是知道的。”上官书雪睨了小环一眼,冷漠的说道:“不过,李太妃再有手段又能如何?没有皇家子嗣傍身,也不过是空空的得了个名号而已,不足为惧。”

    “李太妃虽然只是个名号,但皇上对她的孝顺,仅次于太后之下。放眼后宫之中,皇上对主子您宠爱万千,自是无人能及。但是,太后和李太妃,却是无人敢碰触的禁地。奴婢是怕……”小环说着,秀眉微攒。

    “有话就直说,不要在本宫面前吞吞吐吐的。”上官书雪不耐烦的说着,她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在她面前说一半的话,让她去猜了。

    见上官书雪有些不悦,小环轻声说道:“奴婢只是怕李太妃借着皇上对她的孝顺,仰仗着自己曾帮助过皇上和太后,进而想要扶李妃娘娘登上正宫之位。”

    “那也要看本宫答应不答应。”上官书雪不以为的嗤笑一声,放下杯子,抬起素手,对小环说道:“冷宫那边,本宫暂时去不得了。这李妃娘娘暂时又成了自个儿人,实在是无趣的很。明儿,给本宫寻些乐子,本宫可受不了这样平淡的日子。”

    “是,奴婢知道了。”听上官书雪如此说,小环不由得头疼。

    上官书雪口中所谓的乐子,不过是为难妃嫔,甚至是拿宫婢的性命来玩弄,可她为了自保,除了依了上官书雪的意思,别无他法啊!

    在心中低低的叹息着,小环在心中思量着,有谁是能够让上官书雪玩的尽兴的主,又不会伤其性命呢?

    时间总是在闲散中很快的溜走,转眼间,秋叶飘飞,连秋娘也要与世人暂时告别。

    满地的落叶飘零,枯黄一片,几乎光秃的树杆早已看不到生机,到处都是一片凄凉。

    拿着扫帚,静默的扫着院落中的落叶,夏叶儿挺着微微凸起,实则已经五个多月的肚子,干着力所能及的活计,不想小蝶一个人太累。

    “xiao姐!”见夏叶儿又开始干活,小蝶忙放下手中砍着树枝的刀,跑了过来,便要夺夏叶儿手中的扫帚。“你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了,怎么能干这么粗重的活呢?”

    “不是对你说过,孕妇就是要多运动一下,才会更健康,对生产有力吗?”夏叶儿浅浅的笑着,拨开了小蝶的手,继续扫着落叶,并轻轻的开口说道:“何况,怀孕的前三个月是危险期,我已经度过,临盆之前的一个月不易干重活,那也还是几个月以后的事呢!再说,这冷宫之内,也没有重活可以做啊!”

    “冷宫的院子就这么大,xiao姐若是想要活动,散步便是。这些活,小蝶一个人做得来的。”小蝶不依的说着,还是要夺走夏叶儿手中的扫帚,心疼她做任何的小事。

    “散步久了,心会累的,倒不如做些事情来,也好分散注意力啊!”夏叶儿轻轻的说着,见小蝶不肯让步,便叹息的说道:“我又不是在帮你的忙,只是提前预习一下,该如何的自力更生,将来才能养大孩子,做个合格的母亲啊。”

    “有小蝶在,xiao姐什么都不需要做,只管照顾好自己和小主子便是。”听夏叶儿这么说,小蝶心中又气、又疼。

    气的是,夏叶儿明明是皇后,更是怀有龙子,却要靠自己的双手,才能活下去。疼的是,从小大到,夏叶儿十指未沾阳春水,如今却成了打扫院落的宫婢。

    “你这么说,我怎么觉得自己是个废人一般了呢?”夏叶儿微微挑眉,叹息着说道:“你知道是,我想做的事,便会做下去。而你若再不去砍柴,只怕入了冬,我们没有炭火可用,会冻死在这冷宫之内。”

    “好,小蝶不与xiao姐争辩。但是,xiao姐要答应小蝶,若是身子有不舒服,立即进屋休息去,不许勉强了自己,小蝶可没办法请来御医救xiao姐的。”见夏叶儿执意,小蝶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又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便如是说道。

    “知道了,我的小蝶变的好啰嗦呢!”夏叶儿逗弄着小蝶,可心里却因为小蝶的话而暖暖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