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夏叶儿如此的听话,上官书雪眼里浮现了冷笑,视线落在夏叶儿并不算隆起的小腹,眼神里出现阴毒之色。

    “有劳淑贵妃费心了,本宫不过是戴罪之身,怎好劳烦梧桐宫的人呢。”夏叶儿淡淡的说着,望着上官书雪的眼眸里,带着清浅的笑意。

    “皇后娘娘虽然身处冷宫,但毕竟是一国之母,臣妾为皇后娘娘忧心也是正常的。”上官书雪轻轻的的笑着,摇曳着纤细的腰肢,朝夏叶儿走了过来,低柔的说道:“皇后姐姐这肚子,可是越来越明显了呢!若是臣妾没有记错,应该再有四个月便是生产的时候了吧。”

    “有劳淑贵妃挂怀了。”夏叶儿随口答道。

    “怎么能说是有劳呢!”上官书雪轻声说着,站定在夏叶儿身边,双目紧紧的锁在夏叶儿的肚子上,笑道:“本来,皇上是想要打掉皇后姐姐腹中的胎儿的,毕竟这野种的存在,于皇室而言,是莫大的侮辱。臣妾可是替皇后姐姐求了好一阵子的情,皇上才同意留下皇后姐姐腹中的孽种的呢!”

    上官书雪一口一个野种,一口一个孽种的说着,存心要激怒夏叶儿,想要看她难堪或者是难过的表情。

    然而,夏叶儿却仿若未曾听见一般,仅是淡淡的笑着,对上官书雪的话,丝毫没有反应。

    见自己所说的话,对夏叶儿起不到任何作用,可在轩辕狂笑坚持要夏叶儿生下孩子,再查明孩子的父亲是谁的前提下,纵然上官书雪有心要除去夏叶儿的孩子,却也不敢轻易动手,除非能确定自己不会有任何的连带责任。

    打不了夏叶儿的主意,上官书雪虽然有些不悦,但脸上还是挂着笑意,却是冷笑着望向跪在地上的李妃娘娘,问道:“好一个李妃娘娘,你身为后妃,竟敢擅自不遵守皇上给你的禁足令,还敢擅闯冷宫,你可知罪!?”

    听到上官书雪对自己的低喝声,李妃娘娘微微垂首,恭敬的说道:“臣妾知罪。”

    “好,既然你知罪,那便自行去领罪吧。”上官书雪的话是对着李妃娘娘所说,然而视线却是投注在夏叶儿身上,并且目光中带着审视,似是想看到夏叶儿不一样的表情来。

    但是,淡泊如夏叶儿,总是让上官书雪感到失望。

    “本宫念在你并无恶意,就赏你二十大板,李妃娘娘,你可领命?”上官书雪再度加大惩罚的筹码,凶狠的说道。

    “臣妾领旨。”李妃娘娘也是那般的淡然,对上官书雪有意的为难,全部领下。

    “很好,既然李妃娘娘认错态度如此之好,本宫便不为难你的宫女了,就让她在本宫的梧桐宫外跪上三天三夜,不准进食。”上官书雪得寸进尺的说道。

    “贵妃娘娘,一切都是臣妾的过错,青儿只是随臣妾前来,请责罚臣妾便好,不要牵连无辜之人。”听上官书雪要惩罚青儿,李妃娘娘立即求情的说道。

    “贵妃娘娘,奴婢认罚,是奴婢的错,奴婢认罚。”见上官书雪动怒,青儿忙跪在地上,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免得上官书雪迁怒了自家的主子。

    “好一个主仆同心,这倒是让本宫想起了皇后娘娘的几个丫头。只可惜,李妃娘娘你身边只有青儿丫头一个,不若皇后娘娘那般,有小翠肯代死,有小珍肯顶罪。哈哈!”上官书雪有意的提及夏叶儿的痛处,见夏叶儿的脸色微变,上官书雪这才露出些许的笑意。“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本宫也不惩罚你们太重了。各领二十个板子去吧。”

    “多些贵妃娘娘洪恩,臣妾/奴婢,这就去领旨。”见上官书雪总算是松了口,李妃娘娘和青儿忙齐声的领下责罚,免得上官书雪再行反悔。

    到时候,她们可能真的要送上性命了。

    由青儿搀扶着站起身来,李妃娘娘神色凝重的望向夏叶儿,心中有着无限的忧忡,似是想要对夏叶儿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又或者,李妃娘娘仅仅是对夏叶儿表示同情与怜惜。毕竟,惹上淑贵妃这样的女人,任谁都不会有好结果的。

    皱着眉头,李妃娘娘咬了下唇瓣,无声的叹息着离开了冷宫。此刻的她,连自身都难保,实在不能为夏叶儿做些什么。何况,她并非是后宫的主宰者,只有被宰割的份。

    看着李妃娘娘离去时的背影,虽然挺直,但消瘦的双肩,即便是厚重的秋衣,也遮盖不了那份单薄与落寞。

    垂首,夏叶儿抚着肚子,轻声的笑了下,知道李妃娘娘走了,上官书雪将会对她展开攻势,只怕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心中惟愿,上官书雪的玩心尚未收起,能够给她喘息的空间。

    “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妹妹好心来看皇后姐姐,怎么姐姐却如此不待见妹妹呢?”待冷宫的院子里,只剩下夏叶儿主仆和梧桐宫的人之后,上官书雪笑笑的朝夏叶儿走去,亲昵的以姐妹相称,并且挽着夏叶儿的手臂,仿若两人有着极深的交情,是真正的姐妹那般。

    “不敢劳烦贵妃娘娘,还是由奴婢搀扶主子便好。”一直未做声的小蝶走了过来,想要隔开上官书雪对夏叶儿的亲热,以免有危险。

    可是,上官书雪却偏生的不给小蝶机会,像是在逗弄老鼠的猫儿那般,冷笑着说道:“怎么,本宫堂堂贵妃之尊,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代皇后娘娘统御六宫,连搀扶皇后娘娘的资格都没有吗?”

    被上官书雪这么一喝,小蝶立即跪地叩首认错的说道:“奴婢只是不敢劳烦贵妃娘娘,贵妃娘娘矜贵之躯,只怕我家小姐长时间在冷宫生活,会给您沾染了晦气,奴婢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请贵妃娘娘明察!”

    小蝶低垂着螓首,将眼中的恨意敛去,伏在地上的双手深深的嵌入泥土之中。可是,为了不给夏叶儿惹麻烦,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来服侍夏叶儿,只得如此的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