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很好。”夏叶儿笑笑的说着,看着小蝶愤恨的表情,以及脸上的泪痕,又笑道:“小蝶,你今天做的很好。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么怕你刚才会忍不住,怕你会与淑贵妃发生冲突。若是那样,只怕你我二人,想在冷宫里安生都是不可能了。”

    “xiao姐,小蝶不会再给自己受伤的机会,不会让自己布上小翠的后尘。小蝶还要活着照顾xiao姐,照顾小主子呢!”小蝶哭着说话,尽管脸上还漾着笑容,可泪珠儿的滚落却是泄漏了她心中的情绪。

    见小蝶如此,夏叶儿轻轻的叹息着,深感无奈。

    是啊,她们要活着,活着迎接新生命,迎接新的人生。

    “小蝶,今日淑贵妃前来挑衅,我们以后的日子将会更加难过。以后,不要再叫我xiao姐了。我们要相依为命,只要我们能勇敢,能相互扶持和信赖,一定可以熬过去的。”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劝服小蝶离开冷宫,夏叶儿只能如是的说道。

    “在小蝶的心里,xiao姐不仅是小蝶的xiao姐,是小蝶的主子,也早已把xiao姐当成是小蝶的姐姐了。但是,小蝶已经这么称呼xiao姐近十三年了,实在是改不了口,不过是个称谓而已,xiao姐不必计较的。”小蝶抬手,用袖子擦拭着眼泪,尽量在夏叶儿面前表现的很是坚强。

    “好,如果你把xiao姐两个当作是名字来看待,我也不勉强你。”夏叶儿浅笑着拉起小蝶的手,可刚含住小蝶的手却觉得湿湿黏黏的,定睛一看,竟然是小蝶的十指都磨出了血,上面还沾染着灰尘,跟本看不清伤口在哪里。“小蝶,你的手是何时受伤的?怎么受伤的?嗯?你怎么都不处理一下呢?”

    “不过是小伤而已,不碍事的。”小蝶说着,便要缩回手,却被夏叶儿紧紧的攥握住手腕,不让她抽离。

    不敢太过用力,生怕会弄伤夏叶儿,小蝶只能紧紧的攥握着双手,不让夏叶儿看清她双手上大大小小的疤痕。

    “小蝶,这些伤,已经好久了,对不对?”夏叶儿问着,眼中的泪花开始浮现。隔着氤氲的水雾,看着小蝶双手上不知何时生出来的茧子,想到小蝶最近几日总是称自己很忙,把饭菜给她放到一边,便离去,就连喝杯水,也从来不在她面前。

    想必,小蝶这一系列的举动,就是怕让自己看到她手上的伤。

    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的粗心大意,连小蝶受伤多时,竟都未曾发觉过,夏叶儿的泪水便更加汹涌,握着小蝶的双手也开始颤抖起来。

    “xiao姐,小蝶的伤真的不碍事的。”小蝶见夏叶儿哭泣,不知该如何规劝,急的泪水再度的飚了出来,根本就止不住,可双手被夏叶儿握着,又无法去安抚她。

    “小蝶,都怪我不好,太过粗心大意了,竟然没有发觉你受了伤,害你伤上加伤都不知道。如果我早些发现的话……”夏叶儿哽咽着,根本就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怎么是xiao姐的错呢!是小蝶自己太笨了,连做点活也做不好,才会受伤的,与xiao姐无关的。”小蝶也不知该如何说,才能让夏叶儿止住眼泪,才能让她不再伤心。

    “不行,这伤口要赶快处理一下才是。若是再拖下去,只怕会发炎,弄不好会留下疤痕,甚至是……”残废!夏叶儿把最后两个字咽下,没有说出来,怕小蝶的心里会留下阴影。

    “不过是一些小伤而已,没有xiao姐说的这么严重了,真的。”小蝶连声的说着,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没有错,还活动了一下手指。

    “小蝶,你是存心让我心疼,是吗?”抓着小蝶的手腕,不让她乱动,夏叶儿站起身来,拉着小蝶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边走边说道:“记得我受伤的时候,段承风曾经送过来药膏给我,应该还没有用完,咱们现在就去处理一下伤口,很快就会没事的。”

    一手拉着小蝶的手臂,一手擦拭着眼泪,夏叶儿快步的走着,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怀有身孕的女人,也没了那份淡定,只剩下浓浓的担忧之情。

    还好,冷宫虽然落败的很,但院子也还算平整,加之小蝶每日都打扫,夏叶儿的步伐虽是快了些,却没有任何的危险存在。

    跟着夏叶儿的脚步,小蝶心中即为夏叶儿的举动而感到窝心,又为自己的不小心而让夏叶儿担忧而责备着自己,可此刻的她却什么话也不能说,怕夏叶儿听了之后,会动脾气,伤身子。

    将小蝶拉进卧房,让小蝶坐下之后,夏叶儿开始翻找着屋内唯一的柜子,仔细的搜索着段承风所送来的药膏是否还有遗留。

    “xiao姐,小蝶的伤真的不碍事的,你不要再这找了,好吗?”小蝶不忍心见夏叶儿挺着个大肚子,在屋子里忙里忙外的翻找,,便低声的开口说道。

    “怎么会不碍事呢?马上就要入冬了,若你的手伤不治好的话,很容易生成冻疮的,将来更会落下病根,到时候可怎么办?”夏叶儿一边翻找,一边对小蝶说着利害关系。

    “冻疮?”听了夏叶儿的话,小蝶微微的皱了下眉头。虽然小蝶自幼便是孤儿,可她在很小的时候便被夏浩也收留,在夏叶儿身边长大,更是自小便受到很好的照顾,根本就不知道冻疮为何物。“xiao姐,你在说什么啊!”

    “就是会手脚发烂,然后每年都……”翻找东西的身子停了下来,发现自己说错话的夏叶儿,转过身看着小蝶,淡淡的说道:“小时候看过的民间医术,小蝶你都忘记了吗?若是受伤不加医治,在冬天的时候,就会冻烂,流脓,以后每年的冬天都要忍受这种痛楚。”

    “是吗?我们有看过这样的书籍吗?”小蝶秀眉皱起,似是在回忆着儿时的记忆,想要找出是否有这么一说。

    “都什么时候了,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怕小蝶想的太过认真,而怀疑起自己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