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了,总算是大功告成。”夏叶儿将最后一环系好,抬起纤细的皓腕,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对小蝶说道:“这几天,你就好好的歇息着,有什么事都交给我去做。不许与我争,除非你想看见我受伤。”

    “只要xiao姐不干那些粗重的,孕妇不宜的事,小蝶倒也乐得偷闲几天,让xiao姐伺候着,小蝶这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小蝶说着,便清了下嗓子,故意拿捏的说道:“呀,不知道是不是话说多了,这会子竟觉得口干了呢!”

    小蝶的话刚出口,便惹来夏叶儿的一声浅笑。“你这丫头,使唤人学得倒快,回头看我怎么罚你!”

    点了下小蝶的鼻尖,夏叶儿嘴上虽是说着饶不得小蝶的话,可脸上却是宠溺的笑容。

    两人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早已没了主仆之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谁在照顾着谁,又有何区别呢!

    起身,夏叶儿端着水盆朝外面走去,在为小蝶烧水之前,先清理了一下包扎伤口时所遗留的垃圾。

    这些污水,只怕不知有多少的细菌,虽然不能消灭,但也总好过要留下来啊!

    看着夏叶儿消瘦而忙碌的背影,小蝶缓缓的扬起了唇角,既是为夏叶儿照顾自己而感动的笑了,又是为夏叶儿可以独立而感到欣慰。

    如此一来,若是上官书雪真的再想对付她们,而她不得不追随小翠的步伐,离开夏叶儿,至少不必为夏叶儿是否能够自理而担忧了。

    如今的夏叶儿,虽然太过柔弱纤细,但是绝对能够面对困窘的生活。如此,即便是小蝶不安于人世,也能放心了。

    想到自己终究会先夏叶儿一步而行,不能陪她走到最后,甚至不能看着夏叶儿得到幸福,小蝶的笑容里渐渐的浮现了两道泪痕来。

    “xiao姐,若是小蝶不能陪你走下去,请记住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活出幸福来。无论遇到多少坎坷,只有活着,才能走到幸福的彼岸啊!”无声的说着,小蝶紧闭着双唇,不敢哭出声音来。

    冷宫,实在是不大,又没有什么人气,过大的声音会无法掩饰。

    尤其是啜泣的声音,不知为何的,在这冷宫里格外的明显,似乎还会伴有回音。或许,是这里住过了太多流泪至泪干的女人吧!

    今日的秀华宫,格外的阴凉。

    已经被皇上下令禁足并毁容的妃嫔,在后宫之中不受宠的名声自然是在外。可这并不影响李妃娘娘在后宫里安然度日,毕竟后宫中能居妃位者不过几人,李妃娘娘饶是再不受宠,也是众位妃嫔中位分较高的。

    但是,李妃娘娘屡次的违反圣谕,竟然一再的偷入冷宫,且与皇后娘娘姐妹想成,并被上官书雪发现,这样的事情传出来之后,后宫里的妃嫔便再也不能淡然以对了。

    趴在床上,李妃娘娘额头上还冒着汗珠,近身的宫婢小心的为她处理着身上的伤口,尽量不去弄疼她。

    但是,二十大板用力的打在李妃娘娘娇嫩的皮肉之上,且打的李妃娘娘血肉模糊不说,屁股上的血渍早已与亵裤粘在了一起。而这一路的步行回到秀华宫,更是让风吹干了亵裤上的血渍,与正在流淌着的新鲜血液混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割开来。

    “呃!”咬着锦帕,李妃娘娘痛楚的皱起眉头来,尽量不让自己叫的太大声,免得宫女不敢下手,只会增加痛楚的时间罢了。

    “奴婢该死!”见李妃娘娘痛楚的发出闷声,宫女吓得立即跪在地上,等待处罚。

    “不关你的事,尽管处理伤口便是,这点痛楚,本宫还是承受的来的。”李妃娘娘忍痛,浅笑着对自己的宫女说话,不想她太过紧张。

    “是,奴婢得罪了。”见李妃娘娘并不责怪自己,宫女忙站起身来,继续与李妃娘娘屁股上的伤做斗争。

    只是,随着宫女轻柔的动作,李妃娘娘的身体却不断的痉挛着,痛意深达肢骸。

    用力的攥着床头上的软枕,李妃娘娘紧闭着已经泛红的双目,随着身体上传来的痛意,心里却千思百转。

    难道,真的要走到巅峰的位置,得到独一无二的宠爱,才能保证自己和族人不再被要挟,不再受欺凌吗?

    虽然知道上官书雪打自己一事,是为了明着与自己划开界限,更是为了让轩辕狂啸知道自己去冷宫看望夏叶儿,并因为看望夏叶儿而受伤一事而心生怜惜,但当李妃娘娘承受了那二十大板的时候,心里还是无尽的恨意!

    是的,要她如何能不恨呢?

    身为棋子,若是没有利用价值便会被废弃!可即便是在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仍免不了承受各种痛苦,连保护自身安全都做不到,还要笑着谢恩!

    想到夏叶儿身为皇后娘娘,可在冷宫之中所过的生活,以及上官书雪对夏叶儿的不敬,李妃娘娘便更加觉得帝王的宠爱,对于后宫的女人而言是何等的重要!

    “娘娘,俪妃娘娘来看您。”宫女的一声奏报,打断了李妃娘娘的思绪。

    “俪妃?”虽然不曾与后宫的妃嫔们有多少的相处,更不曾与谁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往来,但是对于俪妃这号人物,李妃娘娘还是听说过的。

    俪妃与萧妃皆为轩辕狂啸所宠爱的妃嫔之一,虽其母族在前朝并算不得要员,而这两位妃子的姿色也并非是上乘之选,但却舞艺超绝,深得轩辕狂啸的喜爱。

    而这两人的出身不高,与姿色中等,或许正是她们受宠的原因之一吧。

    可是,自己与俪妃并无过往,今儿自己又刚刚的得罪了淑贵妃,俪妃却在此时来往秀华宫,未免有些怪异。

    “把屏风置于本宫床前,有请俪妃娘娘。”李妃娘娘犹疑了一会之后,吩咐着说道,并命令身边的宫女将窗幔放下,不让自己狼狈的模样被看到。

    见李妃娘娘如此,宫女犹豫的跪在了床边,为李妃娘娘擦拭伤口的动作也更轻柔了些,免得弄疼了主子,惹来笑话,自己会受到责罚,只怕没有这好命会有金创药可以用,还有人伺候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