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消片刻,俪妃款步走了进来,玲珑的身段,饶是秋衣加身,透过屏风仍是能看得清楚。

    俪妃装扮倒也算清丽,头上虽珠钗环翠的不少,却不见庸俗,而步摇更是随着她的步履而轻轻作响,霎时好听。

    想必,若是舞动起来,更添几分轻灵之感。

    “俪妃姐姐金安,请恕臣妾身子不方便,不能给姐姐请安。”不知来者何意,李妃娘娘在床上有礼的说着,但隔着窗幔和屏风,她实在是看不清俪妃脸上的表情,只能隐约的感觉到面前的人儿算是个美人。

    听到李妃娘娘淡漠的语气,俪妃掩口轻笑,笑声如黄鹂般悦耳,清脆动人,比之她身上的钗饰更夺人心脾。

    “李妃妹妹与本宫妃位相等,只不过是进宫的次序有所不同,李妃妹妹又小了本宫几岁,若是对本宫行礼,本宫可是担待不起呢!”俪妃说着,便对秀华宫的宫女说道:“这是上好的金创药,你们先行试了,看是有毒没毒,再给你家主子用,虽然是本宫练舞必备的佳品,是由皇上赏赐的,但后宫之中凡事小心,本宫可不想担个罪责。”

    “俪妃姐姐的好意,本宫心领了。既然是皇上所御赐之物,又怎是本宫这戴罪之身可以消受得起的。“李妃娘娘淡淡的一句话,将俪妃的好意转拒。

    听了李妃娘娘的话,俪妃倒也不恼,仅是掩口笑了笑,问道:“姐姐这里有几句话想要说给李妃娘娘听,不知道这屋子里的人,可否靠得住?”

    “既然俪妃姐姐放心不下,本宫打发了她们便是。”李妃娘娘也不对自己宫里的人是否靠得住做评价,但见俪妃娘娘是一个人进来的,想必是不想任何人知道她们谈话的内容,便直接命令秀华宫的宫女离去。

    对给自己擦药的宫女睇了个眼色,宫女立即起身下床,并带走了一干原本该服侍在侧的宫女。

    待秀华宫的宫女全部的离去之后,李妃娘娘轻轻开口说道:“俪妃姐姐若是有话要训导,大可直言。”

    “训导,本宫倒是不敢当。本宫今儿来,是有几句话想要说给李妃妹妹听,不过也是顺道罢了。主要还是转达皇上的圣意。”俪妃娘娘清润的开口,却是正儿八经的说道:“皇上知道李妃娘娘受伤,便特意吩咐本宫,不必以口谕的方式转达,只需以家常话的方式,说与李妃妹妹听了便是。”

    “是,臣妾洗耳恭听。”听到是轩辕狂啸要俪妃娘娘前来,李妃娘娘秀眉微皱,忙恭敬的回话道。

    “皇上知道李妃妹妹受伤,是因为去冷宫看望皇后娘娘一事,也知道宰相大人曾有恩于李妃娘娘的母族。但皇上让本宫提醒李妃娘娘,并非所有的事,心怀感恩便能做到尽如人意。李妃娘娘若是当真心怀感恩,便该做好自己本分之事,莫让人多****心,还不自知。”俪妃娘娘说着,便将药瓶放在身旁的桌子上,轻轻的说道:“这药,是皇上让本宫送与李妃娘娘的,希望能对李妃娘娘身上的伤有用。”

    “臣妾谢皇上恩典。”虽然是趴在床上的,但李妃娘娘仍是颔首,以表示自己对帝王的恭敬态度。

    “皇上的话,本宫已经转述完毕。这会子,本宫倒是有几句自己掏心窝子的话,想要说与李妃妹妹,不知李妃妹妹可愿听上一听呢?”慢悠悠的说着,俪妃娘娘妩媚的眸子飘过屏风,射向床上的人儿,带着些许的笑意。

    “俪妃姐姐有话,但请明示。”李妃娘娘仍是一副恭敬的态度,至始至终,不见她有过任何的不耐烦,亦或是其他的情绪来。

    听着李妃娘娘低柔的声音,以及那份淡然的仿若不曾受过半点委屈的声音,俪妃娘娘微微的点点头,似是对李妃娘娘有所赞赏。

    “本宫在后宫多年,虽无法得到皇上的心,但也总算得到皇上的宠爱,也在后宫有立足之地,更是知道后宫的生存法则。原本,这些话,本宫是不该对李妃妹妹说的,以免给自己招惹上麻烦。可见皇上对李妃妹妹还是有所关心的,便也不得不提醒李妃妹妹一声。来日方长,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否则将会惹来不是我们这些妃嫔所能承担的后果,李妃妹妹可要记住了。”俪妃娘娘语重心长的说道。

    “是,臣妾记下了。”李妃娘娘恭敬的颔首,仍旧是那边淡淡的语调,也不知她是否真的记下了俪妃娘娘所说的话,更不知她是否能听得懂俪妃娘娘的暗示。

    听李妃娘娘如此的语调,俪妃娘娘不由得低叹一声,说道:“本宫言尽于此,李妃妹妹好自为之吧。不耽误李妃妹妹休息,本宫已传达过皇上的圣旨,这便回宫去了,免得淑贵妃以为本宫前来是别有居心,只怕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臣妾恭送俪妃姐姐。”李妃娘娘低低的开口,微垂着的螓首,却叫人看不懂她在想些什么。

    待俪妃娘娘离开之后,李妃娘娘这才缓缓抬起眸子来,只是原本清澈的眸子里却带着一丝丝的冷意。

    果然,皇上对皇后娘娘是有情的!既然自己已经不能置身事外,那么……李妃娘娘缓缓的扯动了唇角,勾起了一抹淡然的微笑,轻声的说道:“上官书雪,是你逼我走上这条路的,以后的结局如何,你可千万不要怪我。谁让,你当初小瞧了本宫,看错了本宫呢!”

    待宫女为李妃娘娘上好了治伤的药,且为她处理完伤口之后,李妃娘娘收起眼中的冰冷之色,转而柔弱的问向身边的宫女,道:“青儿那边,你们可有给她上过药了?”

    “回主子,青儿姐姐那边,已经有人去伺候着了。”给李妃娘娘处理好伤口之后,宫女忙爬下床,恭敬的站在一旁。

    虽然说李妃娘娘的脾气很好,为人很是随和,但不知为何的,秀华宫的宫女们却都很敬畏这个主子。当然,在敬畏的同时,畏惧的成分也是占着很大比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