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毕竟,主子就是主子,无论多么的亲善,都是随时可以要了你命的人。

    而夏叶儿在后宫宫女中的口碑虽好,虽是个对待奴婢如姐妹般的主子,可却保不了奴婢的命,甚至连自身也保护不了,这样的好主子,即便是跟在她身边,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在回答李妃娘娘的话的空当,宫女不由得多想了点东西,暗叹着自己身边宫女,究竟该如何做,才能是真正的幸福。

    可是,想了许久之后,宫女都想不明白自己这样卑贱的身份,是否真的有活路。

    “可曾命人去通知过太妃姑奶奶?”趴在软枕上,****着后背的李妃娘娘轻声的开口问着,从语气里并未听出有何不寻常之处,大概是没有精力去关心宫女是否溜号,在想着什么。

    “回主子,上次主子出事后交代奴婢等,在不得主子您的指令前,不得打扰李太妃娘娘,奴婢等不敢冒然前去。”宫女恭谨的说道,不敢有半点怠慢。

    “今儿就算了,时辰这么晚了,若是惊动了姑奶奶的凤架,只怕会引来太多人的注目,皇上那边也不好交代。明儿一早,想办法让姑奶奶知道变成。”李妃娘娘淡淡的开口,螓首微侧的枕在软枕上,却像是忽然想起身边的宫女并非是青儿,不由得犹豫了下,又补充着说道:“本宫的意思是,不要明着去禀报姑奶奶,你可知该如何做?”

    “回主子的话,明儿是十五,主子每个月的十五都会去给李太妃娘娘请安,即便是在禁足期间,也是可以出门的,这是皇上特批的。明儿,主子不方便自己个儿去,奴婢会代主子给李太妃娘娘送去几件主子常带给李太妃用的李府小点心去的。”宫女半蹲着身子,一边清理着地上的赃物,一边恭谨的回答着。

    “嗯,姑奶奶最是喜欢本宫做的糕点了,说是有母族的味道。”李妃娘娘轻声的笑了下,似乎是对宫女的回话很是满意,又低声的吩咐道:“本宫倦了,这边歇息了,你去外面伺候着吧。”

    “是,奴婢这就告退。”听李妃娘娘这么说,宫女忙将手中的东西都堆放在一起,扯开了薄被,轻轻的为李妃娘娘盖在身上。

    “本宫入宫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闭着眼睛,感受着宫女的细心,李妃娘娘柔声的问道。

    “回主子的话,奴婢碧儿。”宫女低声回话间,已经退开了身子,不敢对着李妃娘娘喘气。

    直到李妃娘娘问自己名字的这会功夫,碧儿才明白,为何李妃娘娘是那么的柔和,可她却仍然是畏惧这个娇滴滴的主子的。

    原来,是因为自己近身伺候了主子近两个月,可主子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未曾问过。

    或许,在主子眼中,奴婢就是奴婢,没有属于她们自己的名字。可是,有时候主子记得奴婢的名字,是一种手段,是一种怜爱,更是一种建立相互信任的方式。

    试问,有谁敢让一个连自己都不记得名字的人,为自己办一件隐晦的事情呢?

    “碧儿,很好听的名字,与青儿倒是有些姐妹的缘分。”李妃娘娘说着,对碧儿轻轻的挥了挥手,道:“从明儿起,你便近身伺候本宫吧。本宫见你也是伶俐讨喜的,以后有什么事,你便与青儿一道分担着。”

    “是,奴婢记下了。”碧儿福身,恭声领命,并未因李妃娘娘的重用而千恩万谢,反而淡定的有些无所谓一般。

    听碧儿如此的音调,李妃娘娘抬起头来,首次认真的打量着面前不过十四五岁的碧儿。只见她生就一副小巧玲珑的身子,连五官也小巧而精致,虽算不得是美人胚子,但白皙的脸蛋,毛茸茸的羽婕,倒也是可爱至极,是个讨人喜欢的丫头。

    可是,这个看上去像个孩子的宫女,却生性如此的冷淡,仿若是经历过许多事情的老人家似的,竟有种难以言喻的沧桑感,这点倒是让李妃娘娘觉得有些异常。

    “你……”轻轻开口,李妃娘娘只说了一个你字,便对碧儿说道:“下去吧,本宫若有吩咐,会传召你的。”

    “是,奴婢就在外厅守着,主子若是有吩咐,奴婢马上便进来伺候着。”福了福身,碧儿在临走前,蹲下身子将为李妃娘娘处理伤口时所留下来的废弃物一并带走。

    看着碧儿井井有条,永远不见有慌乱的举动,李妃娘娘清澈的眸子微微的眯起。

    这个宫女,似乎不是表面上这般的简单,看来她需要彻查一下,方知此人该如何的利用!

    一个宫女,或许不足以成就多大的事情来。但是,在后宫这个鱼龙混杂之地,一个宫女却足可以让她的主子死无葬身之地!

    “夏叶儿,你是何等的幸运,尽管你身处冷宫,却仍然有那么忠心的宫女愿意留在你身边,甚至因你而死,为你顶罪!”不知为何,李妃娘娘忽然感叹起来,竟有些羡慕起身处冷宫的夏叶儿来。“若是本宫有朝一日进了冷宫,身边可还会有如此待本宫的人?是否也会有个男人,心里至始至终的都牵挂着本宫呢?”

    想到某个永远不可能再对自己有心,却一辈子都会住在自己心中的男人,李妃娘娘眼中浮现着热泪。

    终其一生,她与他是注定无缘的,就算放在心里也会渐渐的成为一种奢侈吧!

    千圣国的秋季,总是眨眼间便过去了,叫人尚未体验完硕果累累的丰收喜悦,也尚未感怀生命的枯竭,便已经迈入了冬季,冷的那叫一个彻骨的寒,就连冬眠也开始席卷而来。

    困坐在冷风习习的凉亭里,没有了成荫的绿树,好在冷宫的院子不大,虽然是坐在枯树之下,倒也不觉得多冷,只是风儿有些强硬,硬是将夏叶儿身上的秋衣给吹了个透心凉。

    因为小蝶发烧,最近几天都是在半昏睡的状态,没有药物可以为小蝶治病,夏叶儿也无可奈何,只能尽量的做些杂物,用最为原始的方式为小蝶降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