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但是,这种方式根本不能帮助小蝶什么,甚至让小蝶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不知道还能为小蝶做些什么,正在等待热水烧开的夏叶儿,便只身坐在凉亭里发起呆来,却不知不觉的泛起了困意,差点睡在凉亭里。

    纵身来到冷宫,原本以为夏叶儿已经休息了,想要远远的瞧上她一眼,哪怕只是个睡着的背影也好。

    却不想,看到的竟是夏叶儿挺着个肚子,单薄的身子往返于院落与厨房之间,还抱着那么多的树枝,几次差点摔倒!看的轩辕狂啸内心一阵的纠结,几欲冲过去,将夏叶儿抱在怀里,好好的怜惜。

    可是,轩辕狂啸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否则将会给夏叶儿带来更大的麻烦。

    待夏叶儿坐在凉亭里,快要睡着的时候,轩辕狂啸这才敢现身,却只是站在夏叶儿身侧,若是夏叶儿醒来的话,他也有时间闪开,而不被夏叶儿发觉。

    “夏叶儿,让你受了这么的苦和委屈,他日朕必当补偿给你!”轩辕狂啸轻声的说着,却不敢靠近夏叶儿,只能远远的抬起手来,隔着空气抚摸着夏叶儿的容颜,想要将她娇弱的模样印在心底。

    一阵冷风吹过,将夏叶儿松垮的系在身上的长衫吹开,露出里面的单薄的衣衫。许是困意太浓,夏叶儿并未因此而醒来,只是有些不安的动了下身子,许是太累了的缘故,竟然连拉拢衣衫的动作都懒得,而是继续沉睡着。

    看着夏叶儿如此的沉睡,轩辕狂啸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若是任由冷风如此的吹拂,怕是夏叶儿会受了风寒的!而她如今身处冷宫,没有御医诊治,岂不是会伤了身子!

    想到此处,担忧之情战胜了理智,轩辕狂啸走上前去,为夏叶儿整理着被风吹起的长衫,却不小心碰触到了夏叶儿隆起的肚子。

    像是被磁铁所吸附了一般,轩辕狂啸定格在那里,动弹不得,只是静静的感受着孩子的存在。

    或许是轩辕狂啸的温度让夏叶儿有所不适,渐渐转醒的夏叶儿睁开眼睛来,便是看到轩辕狂啸站在自己面前,大手放在自己腹部的一幕。

    “皇上终究还是不肯放过这孩子吗?”一瞬间的惊愕过后,夏叶儿冷冷的开口,眼中并无畏惧之色,只是沉寂的如一滩死水般,等待迎接着早已注定的命运。

    听到夏叶儿开口,轩辕狂啸猛地抬起头来,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

    蓦地收起手来,迎上夏叶儿冰凉的目光,轩辕狂啸心中一痛!曾经是最亲密无间的夫妻,如今去落得如此冰冷相对,究竟上天是要如何的戏耍他们!?

    “夏叶儿,若不是看在宰相大人是三朝元老,且有功于南国,你以为你和你腹中的贱种,还能活到今日嘛!?”忍着心中的怜惜与痛意,轩辕狂啸冷冷的开口,可眼神却怎地也冷不起来。

    但是,此刻的夏叶儿对轩辕狂啸早已没了期待,更无心去分晓他眼中所包涵的情意。

    嗤笑一声,夏叶儿定睛的望着轩辕狂啸,低声说道:“那么,皇上还在犹豫什么?莫不是想看看臣妾腹中的贱种出生后,他那孬种的父亲,是否有勇气来看他,是否来接走他?”

    听着夏叶儿不再声明孩子是自己的,反而承认这个孩子是贱种,轩辕狂啸的心像是被利刃穿心一般的疼痛着。

    他何尝不知这个孩子是他的血脉,可事到如今,想要保护夏叶儿母子,轩辕狂啸却无法承认这一事实,否则夏叶儿早已被上官书雪父女所残害!

    咬的牙关咯咯作响,轩辕狂啸忽然狂笑了起来,指着夏叶儿说道:“你这个有辱国风的废后,当真以为朕不敢动你吗?”

    “臣妾期待已久,还望皇上成全。”在听了轩辕狂啸的话之后,夏叶儿微微颔首,尽管心中痛意无限,可说起话来,还是那般的清淡寡然。

    看着夏叶儿丝毫不在乎生死的模样,轩辕狂啸知道是自己伤夏叶儿太深,可话已出口,却无从改过。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朕便成全了你!”说着,轩辕狂啸便抬起手来,随时准备一掌毙了夏叶儿母子的性命。

    可是,夏叶儿却只是抬起头来,嘴角漾起了浅笑,对生死没有半点的畏惧。

    见状,轩辕狂啸不知该如何是好,举起的手迟迟没有动作,却也无法放下。因为,冷宫的墙体上,不知何时多了个身影,叫轩辕狂啸如何做是好?

    就在这时,不知起来多久的小蝶忽然大喊了一声。“皇上,手下留情啊!”

    随着小蝶的一声求情声,轩辕狂啸转过身去,只见小蝶仅仅穿着单薄的衣衫,头发凌乱的垂着,一张因发烧而通红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连滚带爬的来到凉亭外,小蝶虚弱的跪在地上,连连叩首,说道:“皇上疑心我家xiao姐对皇上不忠,却也无证据。奴婢无从证实我家xiao姐的清白,但请皇上念在相爷为过尽忠的份儿上,给xiao姐一个生还的机会。若是xiao姐分娩之后,经御医滴血验亲证实我家xiao姐所生并非龙子,皇上再行处置我家xiao姐也不迟啊!”

    听着小蝶哭诉的话语,夏叶儿苦笑了一声,说道:“小蝶,你何必与这种人讲情面呢!若是今日来得痛快,也省得你我每日为是否能见到明日的太阳而忧忡,岂不是更好?”

    “xiao姐,就算你不为自己,不为小蝶考虑,也该为你腹中孩儿考虑啊!他还未来到人世,还未看过这个世界,xiao姐怎忍心让他没了生辰,便迎来死祭啊!”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既然是他的命运,我们又能为他做些什么呢!”夏叶儿苦涩的笑了一声,抬起头来,望着轩辕狂啸说道:“今日你若不杀我,总会有后悔的一天,皇上可要考虑清楚才是。”

    说着,夏叶儿站起身来,越过轩辕狂啸走向小蝶,将跪在地上的小蝶扶起,轻声的责备道:“你是忘记自己正在生病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